终极凶器

第三章 易容潜入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上来的家伙面容乐呵呵,非常自信地道:“教官,我叫黄家观,如果射击的话,我选择五十米射。§笔趣阁

    WWW.Biquke.Com§”

    雷贝壳摆摆手,道:“我没枪,没法比赛射击。”

    黄家观忙道:“我可以暂时借给教官。”

    雷贝壳眼一瞪,训斥道:“行动之时,你也把枪丢给战友,自己赤手空拳上!”

    黄家观无言以对。

    雷贝壳没好气地道:“我们比格斗,”说着站好,两手直招,道:“你来攻。”

    黄家观受过专业格斗训练,没有退缩。更明白教官敢提出,自不是庸手,遂谨慎的小碎步往前进。

    雷贝壳没有任何动作,就是非常自然地站在那里,连基本防守姿势都不摆。

    在那么多同僚面前被这样忽视,黄家观不能迟迟犹豫,两臂瞬息虚晃数下,右拳直冲雷贝壳面门击出。

    下面的人看着雷贝壳前面还懒洋洋,眨眼的功夫已如猎豹动起来。右手电闪抓住袭来的右拳,直接反拧住一个大回旋,bī迫黄家观不得不随着打跟头,最终后背朝下,重重地摔在地上,半个身子都麻掉。

    特工们听着沉厚的闷声,即使没有亲历这一摔,也能体味到疼痛,对可怜的黄家观无比的同情。枪打出头鸟,叫你再积极。

    雷贝壳给予足够的恢复时间,没有攻击。这一下对受过格斗训练的特工顶多是硬疼,不会受伤。适才没利用非人的度和力量,而是全凭眼里和技巧,后制人。今天只是教学,不是实战,所以黄家观受到教训后,还能幸福的爬起,自己走下去。

    再一次问谁想上时,没有人傻到再踊跃报名。到现在还不醒悟,就太傻了。师婕轻松过关,因为是大局长,而且明显跟魔鬼教头的关系不一般。在座的其他人没有这个资本。雷贝壳随手又点出一个适才很享受猪rou片的男特工,问道:“你想比什么?”

    这位特工犹疑地探问道:“枪法可以吗?”

    雷贝壳不客气地道:“你跟局长一起执行任务,她用枪指着敌人,你上不上。”

    特工毫不犹豫地道:“我上。”

    雷贝壳亮亮两手,道:“那就来啊。”

    这个可怜的特工被雷贝壳后先至的一脚直接踹飞,撞到墙上。唯一比那些赌场打手幸运的便是雷贝壳脚下留劲,仅把人踹飞,并没有重伤,但疼一阵是难免。

    这一脚彻底打破特工们的幻想,眼前的魔鬼教头果然是一个变态。只是训练就把人踹飞,实战时一脚还不要人命。同样,他们对雷贝壳的格斗水平也大为看高。头前两位倒霉蛋的战斗力都不差,尤其最踊跃的黄家观,空手的战斗力在局里排前三呢。在场的所有人没几个有自信能那样对待黄家观。

    奈何大Boss在旁边压阵,之前又定下规矩,不想上也得上,与其退缩,不如动动脑子想办法应对雷贝壳的反击。

    雷贝壳继续点人。有心甘情愿挑战的,有不服想领教一番的,更多的是聪明的找理由换项目。雷贝壳一概不客气地应对。

    比如有男特工还想比枪法,被反驳道:“如果你的子弹打光了,难道看着敌人逃跑吗。”

    待到男特工全捂着痛处下去,轮到女特工们。不得不说黄槟安全情报局里的美女质量都不错,不亏有师大美人领军,但雷贝壳毫不怜香惜yù,对第一名上来,诧异竟不比赛枪法的女特工道:“你跟局长在一起,需要动手时,难道你看着,让局长上?”

    女特工略有尴尬,赶紧放弃一切争辩,准备摆开架势徒手攻击。

    雷贝壳点点头,道:“本来想给你一次其他的机会,既然想比试格斗,就如你愿。”

    女特工郁闷的无处泄,大吼一声表演了一次高踢tuǐ,直踢雷贝壳的头部。

    雷贝壳探手抓住踢到高点,短暂停顿的右脚腕,往后一扯,把高踢tuǐ变成一字马。

    幸亏女特工练过,身体柔韧xìng很好,否则非重伤不可。饶是如此,没有提前热身,被猛得拖成一字马,两tuǐ之间也不太舒服,幸好雷贝壳没有再攻击,女特工只是脚步怪怪地下场。

    下一个女特工还期待雷贝壳有其他更好的比试项目,没曾想被回道:“她有机会就代表你有机会吗?”差点被噎死,恼怒攻击的结果可想而知。好在雷贝壳体惜是女xìng,仅用擒拿技巧制住。饶是如此,手臂被从后折的仍很痛。

    女特工的待遇总体稍好,但也吓退不少人。有一个上场时弱弱地道:“我是内勤人员。”

    雷贝壳毫不客气地吼道:“内勤不是人吗,你歧视自己从事的职位吗!”

    这位内勤特工乖乖的攻击再享受一番被制服的痛苦。

    还有女特工挥女xìng的特长,光试探就是不攻击,想用非暴力不合作计划应对。

    对于这样的傻子,雷贝壳直接朝她的小腹赏一拳,得到所有女特工里最好的待遇,之后再没有人敢学。

    只用半个小时,所有人都品尝了雷贝壳的拳头,除了师大美人。雷贝壳最后话道:“以后只要不达标,就等着享受与我比试吧。”

    众特工终于理解为何大Boss只请来一个教官。像这样的魔鬼教头,一个都承受不起,若多几个,没法活了。

    雷贝壳很满意学员们的反应,心中要有一股劲才能有行动力。甭管这劲是好是坏,只要有就不是一潭死水。就算这股劲是坏的,还可以纠正过来。

    师婕也非常满意,这堂课的效果很明显,连自己身边蹲办公室的文职小秘都咬牙切齿地暗下决心准备偷学几招,更别说被重点照顾的某些外勤特工。这下这些家伙们该有动力了。

    开胃菜上过,餐前甜点尝过,终于能开始正餐,还有一个小时,足够上一堂反恐课。自三百年前,恐怖主义就成为人类社会挥之不去的梦魇。即使动员整个国家的力量,恐怖组织也从未被彻底消灭过。就算一时毁灭,很快也能死灰复燃。所以反恐怖是永恒的战争,也是最重要的课程。

    这种课程,雷贝壳教的轻松,学员听的认真。一个小时很快飞过,今天的课程也顺利结束。

    师婕诚挚的邀请雷贝壳吃饭以作感谢。

    雷贝壳对于师大美人拳拳诚挚之心,不好拒绝。今天又代做了番恶人,也该捞回一点好处,遂挑了一家高档餐厅。

    师婕身为局长,挂二级警督衔,薪水丰厚,丝毫不在乎钱。为了回报雷贝壳,干脆点了满满一桌子好菜。

    雷贝壳只能虎吃猛喝一通报答大美人的大方。到结账时看到大美人刷掉数千元时连眉头都没皱,心中有点小郁闷。退休金和薪水的大部分被支援给需要钱的人,光靠兼职厨师的钱根本潇洒不起来,必须要开拓财源,不然都没法跟美人出去。七月马上就要来临,高中即将放假,整个暑假有小魔女在侧,用钱的地方太多了。不能再等,明天就去赌场试试手气,今天先去踩踩点!

    计划既定,雷贝壳回到爱家店取了东西就出。再次来到上回的观测点,监测到晚上,基本没有现异常。易容搞一辆车,干脆开到赌场楼下的汽车修理厂门口。此时汽修厂两扇大门紧闭,似已关门。

    雷贝壳按按喇叭,大声喊道:“还修车吗?”

    院子里没有反应。不放弃地连续按喇叭,喊人。三五分钟都没动静,干脆下车去砸门。这次终于有了动静。有人拖拉着拖鞋过来开开门,道:“叫什么,天晚了,不修了。”

    “师傅帮帮忙,我这车是借的,刚才不知怎么的,前面喀嚓喀嚓直响,我不知道有什么mao病,能不能帮忙给查一下。”说着不断赔好还上烟。

    来人烟瘾不小,顺手接过烟,闻了闻,道:“芙蓉王,好烟啊。”

    “那你拿着chou。”雷贝壳说着顺手把烟塞进来人手里。这是从车里现的意外收获,正好在这里起作用。

    来人扫了一眼烟盒,确认是钻石芙蓉王,一百多一盒。手里的还剩大半盒。拿人手短,对方又这么大方,似乎能好好宰一把,遂点着烟,深吸一口享受够,摆摆手道:“开进去吧,我看看。”

    雷贝壳松口气,看起来赌场把戏演得很好,真的找会修车的人常驻在此,并不拒绝生意。想想也是,若一个汽修厂常年拒绝客人,自然会被怀疑。待把车开进院内,下车后并没有现守门或警戒的闲人,看起来赌场采取外松内紧的政策,表面如正常的汽车修理厂,监视的人都藏在暗处,难以被现。

    修理员chou足一支烟后方开始检查汽车。

    雷贝壳在旁边攀谈。这辆汽车被车主开得好好的,哪能有问题。但不用担心,只需提点似是而非的mao病,装作完全不懂汽车的新手,修理员自然会配合。

    果然不出所料,修理员为了多捞钱,非常配合地把汽车前部大卸八块,准备多挑点问题。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