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二章 深刻教育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雷贝壳一动不动,待墨镜男靠近方骤然闪身,然后轻轻伸脚一勾。^笔趣阁

    www.biquke.com就见墨镜男双tuǐ被绊住,吧唧一声直tǐngtǐng地亲上水泥地,墨镜飞走,而两把菜刀被甩出老远。等再抬头,已是鼻血横流,染红了口罩。雷贝壳一脚踩住菜刀男的后背,扒下连帽夹克把手臂绑起,方给英丽打电话。

    大功告成,没有一丝成就感,只有荒谬。这么一个家伙,害得专业人士认真地监视一夜,真是泄气。不过看此人趴在地上无法起身,却犹自疯狂地叫嚷和挣扎的模样,或许真有一点精神问题。放任这样疯狂的家伙,英丽真可能遇上危险,此行算是值得。

    当英丽和英莉出现在车位旁边时,菜刀男立时呆住,傻了吧唧地问道:“谁是yingli?”

    英丽道:“我是。”英莉跟道:“我也是。”

    菜刀男无名火气,急着大声喊道:“我不管,yingli,我要杀了你,等我出来,决不让你好过。”

    雷贝壳无语,问道:“你想找英丽还是英莉?”

    菜刀男快疯掉了,嚷道:“都他·妈叫yingli,我知道是哪个!”

    雷贝壳突然出手,掐住墨镜男的脖子,单手提起来,冷森森地道:“再敢说一个脏字,我就把你塞进马桶里脏个够。”

    菜刀男想顶嘴,扭头瞧到雷贝壳充满杀机的双眼,立时被憋住,不敢再牛气,大喊的声音瞬间变低,但仍不满地道:“我找判我刑的。”

    好了,这下终于明白了,果然认错了人,真实目标是英**官。英莉绕到菜刀男眼前,扯去他的口罩,叫道:“睁大你的眼,看清楚,目标是我,不是我姐姐。”

    菜刀男来回比对两个yingli,实在找不出一丝差别,悲愤地叫道:“我不活了,你们杀了我吧。”

    雷贝壳心中有火,真想胖揍此人一顿,一个大男人连女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绝招都用上了,真是极品。

    英莉却仿佛得到提醒,猛然叫道:“我想起来了,你叫李坤安,三年前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了七年。”

    李坤安同样得到提醒,再次燃起滔天怒火,狂叫道:“臭……”

    雷贝壳反应不慢,在脏字出口之前,一拳打中李坤安的小腹,然后把痛得缩成虾米的菜刀男丢到地上,冷冷地道:“我说过,不能说脏字。”

    避免遭到辱骂,英莉感谢地冲雷贝壳点点头,转而说起李坤安的来历。

    菜刀男精神是有一点不正常,总体却没问题,日常生活也很好。但是婚姻成了一个大难题,直到跟一个姑娘很谈得来,到谈婚论嫁时却被发现精神方面的问题。姑娘有点害怕,后悔了。李坤安彻底被jī怒,精神变成很有问题。愣是说姑娘的父母阻扰他们,冲进姑娘家,砍伤了姑娘的父母。

    英莉负责审理的这个案子,依法判处七年有期徒刑。看来李坤安在狱中表现很好,没有服满一半刑期就出来了。最后又补充道:“他被警察抓住时,就是这样闹自杀。”

    事情总算明了。想来精神有点不正常的李坤安把入狱的责任推到宣判的法官身上,出狱后就来找麻烦。或许是出现在法院的时候,恰好英丽也在,又是一样的名字,便把姐姐错认为妹妹,跟踪回家。之后便是一连串瞄错目标的恐吓与做恶。

    对这样的小丑,没什么说的,还是送回监狱继续改造比较对社会有利。

    待一一零警车抵达,李坤安还想反咬一口,说雷贝壳无辜打人。英莉直接亮明身份,道:“我是中级法院的法官,这个人是刑满释放人员,图谋报复我,被我朋友逮到。他这几天多次恐吓我姐姐并破坏了我们的汽车,你们那儿肯定有记录。”

    出警的警察听到是法官被罪犯报复,直接不再理会李坤安的叫嚷,再听英莉提及有报案记录,干脆地把李坤安塞进警车。

    雷贝壳开车带英莉和英丽一起去警局做过记录,又送回家。

    这一次,姐妹俩盛情邀请,雷贝壳只能勉为其难地品尝一番美人的手艺。

    席间,英莉斟酒致谢,算是彻底了却对雷贝壳的恶感引起的心结。

    英丽为快速解决掉麻烦,同样斟酒致谢。

    面对娇yàn的孪生姐妹huā,这顿饭吃的很舒适,总算没有白熬一夜。酒足饭饱之后,雷贝壳没有停留,直接告辞。英丽和英莉考虑到高人昨天一夜没有休息,爽快地没有过度挽留。

    救火队长连请两天假,本来准备蛰伏几日,好好在女老板面前表现,未曾想师大局长又来电话提醒,距离上次会面已过四天,某人还没有一丝动静。雷贝壳无奈,本着择日不如撞日,干脆趁下午饭店空暇时,驱车前往安全局秘密基地。他可不想让师婕派车接,安全局的车少坐为妙。

    师婕很给面子,又在基地门口亲自迎接,带雷贝壳进入基地时,道:“所有没任务的人都集中在大会厅,恭请雷教官上课。”

    雷贝壳纳闷地道:“所有人都凑一起,我教什么?”

    师婕干脆地道:“本来教什么就教什么,我的手下没有内外之分,每一个人都应该具备最基本的技能。”跟着补充道:“当然对出外勤的特工,要求和标准要更高些。”

    雷贝壳理解了话中意思,道:“好吧,希望他们能受得住。”

    师婕道:“放心,我知道你魔鬼教头的传说,给他们交过底。”旋即又幸灾乐祸地道:“没有参加培训的人员,不分内外勤,考绩减一等,参加但培训不达标的减二等。其他情况,视培训成绩,最好的直接升职,最差的直接停职。”

    雷贝壳先是一愣,继而醒悟,这先用较低的惩罚骗上船,再用较高的惩罚圈住人。这下不用愁学生不听话。遂道:“你倒是对我tǐng有信心。”

    师婕笑道:“我对自己的眼光有信心。”

    两人对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雷贝壳走近大会厅,就见下面坐了一片,足有六七十人。但并不比预计的多,想来出任务的人员不少。而且还不包括下属分局的人员,否则都凑一起,大会厅肯定容不下。

    见到雷贝壳的身影,众特工总算对一直身份保密的教官有所了解。在座不少人见识过那日的血腥审问,立刻传递给不知道的人。话题一起,引起身边更多的人关注。大会厅很快响起嗡嗡声。

    师大局长很不满意手下们没有纪律的表现,忍不住清清嗓子,故意咳嗽一声。

    众特工立刻发现大Boss脸上乌云密布,正是怒火上头的表现,赶紧正襟危坐,装好学生。

    师婕对自己一嗓子如此有威慑力很满意,火气随之消散,转而请雷贝壳上台。在教官和学员互相认识后,道:“这次全面培训,我只请了雷教官一个,你们未来一段时间的考绩,将有一半出自他的手中,希望好自为之。”

    雷贝壳淡淡一笑,和蔼地道:“不用理会你们局长的话,我是一个好人,相信到最后不会有人为考绩差担忧。”

    听到这样明目张胆地大方和作假,众特工齐欢呼。

    师婕清楚雷贝壳话中背后的意思,所以没有制止,心中却为手下们祈祷。这些笨蛋实在不了解雷贝壳,否则就不会如此乐观。雷贝壳敢说出这样的话,意思就是培训完后不会有人不合格。这不是徇sī放过不合格的,而是要让每一个人都合格。如此培训的过程有多轻松,可以想象的出!

    雷贝壳很满意学员们的配合,清楚未来的课程肯定会很有趣。

    师婕出声压制住兴奋过度的手下,道:“遵照先前的诺言,我也会做为一名学员全程参与培训。”说完就走下台,与普通特工坐到一起。

    雷贝壳真是佩服师大美人,不是敢于参加培训,而是简单的一招,就让手下们心甘情愿地参加培训,即使以后受大苦也不会对她有丝毫怨言。不过即使有师大局长参加,他的课还是会如原样上。

    “今天第一课,我还没想好讲什么,你们有什么感兴趣的吗?”

    众特工面面相觑。不少人去瞧师大局长。师婕安坐如山,毫无高兴或不悦反应。顿时有人道:“雷教官,你能把人凌迟三千多刀,是真的吗?”

    雷贝壳并不回答,而是问道:“还有人对这感兴趣吗?”

    此话立时引起更多人的好奇,无数人出声表示赞同。

    雷贝壳遂道:“看来大家都感兴趣,能不能做到,光说没用。这样吧,拿一具尸体来,我表演给你们看。”

    众特工顿时目瞪口呆。第一课就表演这,有点太重口味了吧。这种话题谈着有趣,真要旁观,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有些内勤人员光听脸sè就变了。

    所有人都看向师婕,直让雷贝壳感叹师大局长的魅力,仅用不到一个月,就建立起绝对的威信。

    师婕此刻不能不出面,道:“我也很好奇,更想看看。”

    有些特工听到这话顿时面如土sè。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