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一章 守株待兔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二十三楼的家中,有吃有喝有玩有乐的英丽和英莉反而坐不住,有股说不出的烦躁。@笔.趣.阁

    www。biquke。com

    英莉突然问姐姐道:“高人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英丽被搞得莫名其妙,诧异地直望妹妹,怀疑是否听错。

    英莉解释道:“不对你有意思,怎么会这么能献殷勤,饭也不吃,尽心尽责着地守着。听他说,你们没见几次面啊,关系没好到这种程度吧。”

    英丽恼道:“瞎猜什么呢。”又解释道:“任志辉的案子是免费接的,事后他说过,有法律解决不了的问题去找他,绝对帮忙。”

    英莉不大相信,又挑不出máo病,遂感叹道:“那他真是太热心太够朋友了。”

    英丽道:“有多热心不好说,但绝对够朋友。任志辉似乎是他的战友,他就两肋chā刀地帮着去杀人报仇,之后更敢劫囚车。”

    英莉点点头,道:“你这样一样说,倒是可以理解。”

    英丽笑骂道:“当然能理解,就你胡luàn猜。”

    英莉道:“我是关心你。”

    英丽道:“净瞎关心。”又嘿嘿笑道:“你还不知道吧,高人工作的饭店老板是一个年轻寡fù,不但非常漂亮,而且xiōng大的跟车前灯似的。有这样的极品富婆,你就不用瞎cào心了。”

    英莉彻底无语,又追问寡fù老板的情况。

    姐妹俩八卦半天。英丽道:“你不提都忘了,该给高人做点宵夜,人家这么认干,咱们也不能亏待。”

    英莉点头赞同。姐妹俩又一起下厨房。半小时后,两菜一汤出炉。

    英莉偷尝了一点菜,笑着道:“今天姐的水平超发挥,真好吃,送去震震高人,也让他知道,天涯处处有芳草,远处还比近处妙。”

    英丽不由白了一眼,道:“别丢人现眼了,人家是专业大厨好不好,我们是关公门前耍大刀,不被训就不错了。”

    英莉这才醒悟,道:“我打个电话,看是上来吃,还是送下去。”

    电话接通,雷贝壳却不领情,而是道:“我不能离开,你们下来也可能会被发现,我备了粮食,”说着晃晃一兜面包和水,道:“你们自己享受夜宵吧,下次有机会,我再品尝。”

    英丽和英莉无语,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高人还不领情。英莉道:“高人,离开一会能有什么问题?”

    雷贝壳道:“谁知道,”又反问道:“你能保证这几分钟对方不出现吗。”

    英莉无言以对,片响又不甘心地道:“你今天不准备离开汽车了?”

    雷贝壳理所当然地道:“是啊,只要干坏事的不出现,肯定不出去。”

    英莉立刻问道:“你怎么解决人有三急的问题。”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我是专业人士,自然有专业的应对办法。”

    英莉见不说,也不好追问。本来就不熟,还男女有别,不能追着问这种问题。

    英丽想不出把饭菜变到雷贝壳身边的办法,唯有放弃示好的行为。

    姐妹俩本来满怀希望地去感谢,没曾想根本没机会去。生闷气之余,干脆大吃大喝,一起消灭掉宵夜。

    吃饱喝足之后,英莉又道:“我看这高人也不高,竟然想出守株待兔这样的笨办法。今夜要没动静,明天继续熬,明天没动静呢,什么时候是头。”

    英丽很不满意妹妹说风凉话,毫不客气地道:“你聪明,想个办法救救你老姐啊。”

    英莉无言以对,弱弱的道:“老姐别生气,我就是说说。”又补救道:“其实高人tǐng厉害的。警察蹲稍至少要二个人,一个人根本没法撑到天明。”

    英丽这才满意。人家不辞辛苦义务帮忙,总不能背后luàn说。

    两个美人第二天都有工作要做,不能跟雷贝壳比,干脆去休息。反正高人不需要帮忙,生怕她们这样的非专业人士坏事。

    雷贝壳尽职尽责地守护着英丽借来的沃尔沃,毫不知道头顶上的美人曾怀疑过他的居心。说起来,他真没有其他想法。英大律师虽漂亮,但并不能稳胜这些日子结识的数位美人。他来帮忙,一方面是欣赏英丽这个人,另一方面是耐不住寂寞。

    别看他现在tǐng享受退休生活,实际上内心并不甘于寂寞,否则不会每次折腾完都打坐才能抚平躁动的心。更别说还化身为随叫随到义不容辞雷大叔,明显是不怕有麻烦,就不怕麻烦不够大,玩得不够过瘾。

    毕竟渡过了二十年的高度紧张生活,尤其是后十五年经常处于生死一线,那种随时会丧命的刺jī深深渗入血液,让他难以忘怀。退休之前,这些并不觉得。退休之后,才会发现安逸的生活是多么的不协调。即使命令自己的身体配合,并时时自省,对刺jī的渴望仍无法在短时间抹去。

    有机会出来做好事,同时还能发泄一下,何乐而不为呢。就算是退休,也不必介意来点意外惊喜,过一过瘾。

    专业人士想过瘾,但有人不给机会。整夜里都毫无声息,干坏事的人没有出现。第二天早晨,雷贝壳再次降临二三零三室,丝毫未显lù丧气,而且还精神旺盛,不比睡了一夜的姐妹俩状态差。

    身为法官却总是怀疑人有罪的英莉差点怀疑高人是不是在车内睡了一夜,但看到英丽警告的眼神后,没敢吱声。孪生姐妹都会有一点心灵感应。英莉想什么,不用说,英丽就能领会。自然也明白妹妹虽不能指责夜光明王什么,但终归看不惯这种行为,才会不由自主地挑刺。

    她压制住妹妹,让雷贝壳早点回去休息。

    雷贝壳没有多说,只让英丽注意安全,最好把车停到公众地方,不给坏蛋实施破坏的机会,这样晚上的守株待兔更有机会成功。即使这一夜失败,即使对方可能有其他的报复方式,划车的可能性依旧极高,值得再守二夜。

    英丽表示理解,并绝对配合。

    雷贝壳把车开出地下车库,交给英莉之后回爱家店。当然,他没有按英丽所说休息,而是继续做一个勤劳的厨师。幸而饭店行业的特性,加上煲好汤就没事让他能抽时间休息三四个小时。这点时间对能够数日不眠不休的高人足矣。

    英丽上午还曾打来电话,做恶者还在继续行动,又寄来包裹,里面是一个刚斩下的jī头,鲜血还在流淌。

    雷贝壳让英丽一切如常,但不独自出门,不给使坏的人更直接报复的机会。

    临近下班时刻,雷贝壳在外面替回英莉,开着宝马进入监视位置。很快,英丽下班回家,停在一二三车位的还是昨天的沃尔沃。

    从七点开始,地下停车场逐渐变静,进出的汽车和车主渐少。这时候也是犯罪的最好时间。既不像下班时,停车场内不断有人出现,没法下手。也不像十点之后,基本无人出没,只要动手就很容易被外面的录像甄别出。

    雷贝壳开始专注观察。

    果然,八点一刻,一个人晃悠悠地走过来。雷贝壳立刻做好行动准备。来者穿着连帽夹克,还戴着大口罩和墨镜,符合嫌疑人的体型特征。

    此人没有停在沃尔沃前,而是慢慢地走过去。

    雷贝壳没有行动。抓人要抓脏,此人不动手,绝不能出动。

    嫌疑人过了一会又溜回来,想来确认了周围没有人,犯罪不会被发现,遂钻到沃尔沃与支撑柱间蹲了下去。

    雷贝壳看不清此人做什么,也不着急。既然来出气,肯定会好好招待这辆沃尔沃,不用担心不继续。

    果然,十数息后,那人突然站起,手似握着一根生锈的铁钉划过车门,又到车盖。

    雷贝壳用手机拍下这一切,眼看到车盖上面出现划痕,遂悄无声息地打开车门,不发出一点动静地绕向那人背后。

    那人沉浸在报复的快感中,兴致大发地挥毫拨墨,在车盖上涂鸦。

    结果,雷贝壳都站到身后,那人还未察觉。如此轻松,令高人大感没趣,干脆地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道:“嘿。”

    “啊!”那人惊恐地狂叫一声,哆嗦着转身瘫倒在车盖上,大口喘着气,被吓得不轻。

    人吓人吓死人,尤其这种做坏事的情况下,雷贝壳很理解,但也佩服这个家伙的胆子就这么点,还敢出来作恶,没好气地道:“划完了吗,我等你两天了。”

    这个家伙终于缓过劲,又为自己的大惊小怪羞愧,对方不过是一个人,虽比他高壮许多,但又如何,他也有准备!想及此,两手伸进腰间嗖的抽出两把菜刀,冲雷贝壳吼叫道:“老子没划完,怎么着!”

    这人个子不高,又精瘦,拎着两把菜刀做凶恶状,根本透不出杀气,反而像搞笑。雷贝壳想笑,但感觉到这人有股疯劲,似乎不能以正常人对待,边留心,边挑拨道:“没划完请接着划,反正保险公司全额赔,我不介意。”

    “**耍我!”墨镜男恶狠狠地道:“老子砍死你。”随即啊啊叫着挥舞起两把菜刀冲上来。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