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一章 守株待兔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饭店下午有悠闲期,雷贝壳打声招呼就走人,搭车抵达金太阳大厦。@笔.趣.阁

    www。biquke。com这是一栋二十八层的高楼,英丽和盈利住在二十三层,与赢家律师事务所一样。看起来,英大律师很喜欢二十三这个数字。

    之前约好,雷贝壳直接乘电梯上到二十三层,按响二三零三室的门铃。

    片响门开,一个家居着装的丽人出现在眼前。粉红的纯棉小背心搭配六分kù,还带着卡哇伊的图案,显得清新靓丽。衣服不暴lù,但小巧的式样遮掩不住成熟女人随处皆生的魅huò。

    yù遮还lù很吸引人,但对于天生丽人,就算完全包住,同样能让人产生无尽的想象。眼前的美人就是如此。湿漉漉的头发显示刚沐浴完毕,luǒlù在外的白皙手臂和光洁脖颈因此透着红嫩,散发着清香。这样纯天然的极品,正是男人在家中最想拥有的。

    看着俏丽的面容,真让人难以分辨眼前的到底是姐姐还是妹妹,同一般的乌黑长发,清洗之后更显亮泽。白皙的瘦脸和尖尖的下巴构成让女人嫉妒yù死的绝佳脸型,再搭配上精致的五官,让男人不敢亵玩焉的冷yànyù容呈现眼前。

    雷贝壳即便知道约好等待的人是妹妹英莉,仍不免试探着地招呼道:“你好,英法官?”

    英莉伸手示意道:“贝壳兄,请进。”跟着抱怨道:“我是英律师,莉莉又说没空,我便提前回来了。”

    雷贝壳走进屋里,道:“没什么,你多跑一趟,或许更能引动做坏事的家伙。”说着习惯性地扫视一遍屋内,记住身处的环境和周围的物品,以保证有任何事情发生都能做出最佳应对。

    今天的记忆比以往来得都快和轻松。客厅显然刚打扫过,除chā瓶的鲜huā和整齐摞在一起的杂志,几乎没有值得注意的东西。唯一的例外算是沙发边上的公文包。记忆中每次见到英丽都背着,不对!

    雷贝壳心中微动,转而欣赏地瞧了瞧英莉,没有任何表示。

    英莉被这种目不斜视看得心里发máo,以为哪里zǒu光,赶紧低头检查。这套衣服虽是居家所穿,但毫不暴lù,根本没有zǒu光啊。再抬头看到雷贝壳笑谑的表情,顿时醒悟,莞尔一笑,道:“怎么看出来的?”

    雷贝壳不答反问道:“你觉得呢?”

    英莉道:“应该没有破绽啊,我姐在家也这么穿,连老爸有时候都能把我们搞错。”

    雷贝壳无语,道:“那是你们故意打扮和行为都往一起凑。”

    英莉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看出破绽的?”

    雷贝壳道:“我跟英丽总共没见过几次面,根本不熟悉,怎么可能辨别出你们细微之处的异同。按你说的,这种状态下你们几乎没有差别,我当然也分辨不出。问题在于你们的职业不一样。”

    英莉更疑huò地道:“衣服都收在卧室,鞋子也在鞋柜里,你又没去看,其他没什么东西啊。”这些是最明显的差别,一个法官和一个律师,衣服不一样,对应搭配的鞋也不一样。英丽爱穿长高跟,英莉想穿没法穿,总不能法官去开庭,脚踩十二寸高跟上,太不搭调,更不严肃。

    雷贝壳见美人没有醒悟,度步来到沙发前,点点公文包,道:“就因这个。”

    英莉过来拿起包,翻来覆去地看了两遍,道:“没什么异样啊,这是跟我姐一起买的,难道她的有地方坏了?”

    雷贝壳心中佩服这对姐妹,真是唯恐天下不luàn,什么都一定要买一样的。若非从事了不同的职业,真会让身边的人没法过。而且她们的职业就算看着不同,实际上仍大同小异——全是法律行业,只不过一个主审,一个辩护。无奈摇摇头,去除感叹,道:“她的没有坏,你的也好好的,问题在于新旧。”

    英莉莫名其妙地瞪大眼仔细检查一番,道:“有吗?”

    雷贝壳笑道:“你天天背着这个,所以看不出来。”又解释道:“别忘了你们的职业区别,虽然同是天天拿公文包,但是你大部分时间坐办公室,较少拿着公文包办事。你姐就不一样,律师绝不会像法官一样整天坐办公室就能搞定案子。她不仅天天提着包跑,有时还得去又脏又差的地方。这样两种情形,同时买的包状态能一样吗!”

    英莉不由点头,认同此道理,跟着佩服地道:“真是高人啊,”转而又道:“不,是神人,观察力也太强了。”

    雷贝壳淡淡笑笑,谦虚地道:“过奖过奖,不算神,有点高,算是专业人士。”

    英莉好奇地问道:“什么专业?”又自语道:“你这本事不干警察真可惜,那些笨蛋要有你这样的观察力,也不用每年囤积那么多破不了的案子。”

    雷贝壳避而不回前面的问题,而是道:“别小看警察,或许他们的观察力不够,但有技术设备啊。现在的监控和录像无处不在,一次没发现多观察就行。而且还有犯罪实验室的支援,那里面的人才真是技术警察。”

    听着雷贝壳这样说警察的好,同是执法部门的英莉心中感觉稍好,但想及眼前的人所干过的事,又兴致全无,道:“真正的犯罪实验室,全国也没几个。不说这了,讲讲怎么对付算计我姐的hún蛋吧,需要我配合吗。”

    雷贝壳道:“不用,我先去看看停车位的环境。”

    英莉立刻道:“我带你去。”

    雷贝壳忙道:“不用,你也你姐太像,你去跟你姐去没区别,我自己去,告诉我车位号就行。”

    英莉对帮不上忙tǐng失望,但知道这样最好,遂道:“那我们电话随时联系。”

    雷贝壳道:“没问题。”

    高层电梯直通地下停车场。雷贝壳乘电梯下到地下二层,入目便是略显灰暗的超级大厅,似乎为了省电和省钱,很多灯没有打开。不过现有光度足以照明,想来业主也不会有意见。这种光亮掩盖不了犯罪,而且对监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一层有二百余个车位。英丽的车位是一二三,又是一个二十三。美人儿律师似乎想跟二十三过。

    雷贝壳找到一二三号车位,并不过去,只是远远地扫视四周。这个车位紧靠着一根支撑柱,能挡住小半个车身,算是勉强能隐藏不怀好意的人。再探查一遍周围,选出合适的盯梢处,方想及一个疏漏。

    现在的身份是平民,执行任务时再无法无条件要求公民们配合,也不能随意征用汽车或停车位,想要在盯梢处监视,还得另想办法。

    先打电话给英莉,问一二三号周围停车位的主人里有无熟人,能否暂借车位一晚。

    英莉回电道:“太熟悉的人没有,不过有认识的。虽然没法借车位,但是可以用我的车位暂时换着用。”

    雷贝壳直拍额头,道:“你也有车位!”

    英莉对雷贝壳的惊奇莫名其妙,道:“我有车,当然也有车位。当时车位紧张,我后买的别人的,是三十六号。”

    雷贝壳看看车位排号,三十六号距离很远,根本不适合监视,遂道:“那你赶紧联系换吧,我再去租辆车。”

    英莉道:“不用租车,我调一辆就行。”

    雷贝壳无奈地道:“你调来的不是警车,也会喷上法院标志吧。”

    英莉抿抿嘴,道:“那我去借一辆,很多同事都有车,很容易借。”

    雷贝壳心说就知道你这样的部门不差钱,又问道:“麻烦吗?干坏事的人今晚不一定会来,说不定要盯二三天。”

    英莉道:“没关系,单位里不缺车,让她先开警车。”

    事情就这样定下。一个小时候后,雷贝壳开着一辆崭新的红sè宝马520停到一四一号车位,开始漫长的监视任务。

    半个小时后,一辆银灰sè沃尔沃停在一二三号车位,车门打开,又是熟悉的高跟鞋。果然是英丽回家了。遵照雷贝壳的指示,英丽不敢过去搭话,直接回家。待上了楼再从电话里交流。

    现在天sè尚早,英丽想让雷贝壳上楼歇着,晚上再监视不迟。

    雷贝壳坚决拒绝,并道:“既然开始做,就不能打折扣,否则万一此时来,准备就白瞎了。”

    英丽只能作罢。挂断电话之后,姐妹俩发现往日喜欢的事情今天毫无兴趣。昨天还追着看的电视,今天再无法沉浸进去。脑中所关心的全是地下停车场和汽车。频繁地打了三五个电话后,雷贝壳发飙,训姐妹俩一顿,最后道:“没重要事不要打电话,手机快没电了!”

    英丽和英莉对视无语,无趣地瞎忙活。

    五点钟之后,多数人开始下班,汽车进出变得频繁,地下车库几乎不断人。这种繁忙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车声和人影逐渐变少,晚上十点之后,半个小时都可能没有一丝其他动静,除了有规律定时下来巡逻的保安。

    雷贝壳把车座倾斜,半躺着盯住窗外,毫不烦躁,非常安宁。这点耐心,对他完全不是问题。比起在烂泥地或冰天雪地蹲七八天,躺在舒服的轿车内,根本就是天堂。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