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六章 思维发散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八副未开封的扑克牌摆到桌上。★笔趣阁

    www.97parse.com★wap.贾洪刚道:“大哥想玩什么,诈金hua,梭哈,德州扑克?”

    雷贝壳忙道:“那样的我玩不了,水平不够,斗地主或跑得快,怎么样?”

    贾洪刚微微错愕,又立刻笑容满面地道:“当然可以,只不过这两种至少要三人,不然玩不起来。”

    雷贝壳直拍脑袋,道:“瞧我这记xìng,那还是诈金hua吧。”

    贾洪刚直接拆开一副牌,挑走大xiao王,再抹成一排,挑起过了一遍明牌,道:“请大哥验牌。”

    “不用验,”雷贝壳直接合起牌抓到一边,道:“我们就不用动手了,让我xiao妹和你的xiao弟各洗一下,再自己抓牌吧。”

    贾洪刚笑呵呵地道:“好,听大哥的。”就在之前mo牌验牌的极短时间,他已经记住所有的牌并做下暗记。谁洗牌都不要紧,一切尽在掌握。不过既然能自己mo牌,只要愿意,能让对方一局不得。虽然不知道对方有何绝招,但是这副牌绝对立于不败之地。就算再开新牌,还有其他招式对付。对方只有十万筹码,他却有二百万,想要撑过半幅牌,除非把把不跟。

    雷贝壳随手指了指把门的一个xiao弟,道:“就他吧。”

    贾洪刚立刻对那xiao弟道:“你过来,”又对雷贝壳道:“让他先洗,xiao妹后洗如何?”

    雷贝壳满口笑道:“很好很好。”

    贾洪刚想窥探对方的招数,未曾想等到朱萱瑾洗牌时傻眼了。瞧瞧那笨拙的手法,根本就是没打过牌的生手。这绝对不是老千能装出来的。

    朱萱瑾有点xiao窘迫。之前的xiao弟洗牌手法熟练,让人看着赏心悦目。轮到她,把牌洗的零落不堪不说,还往桌上地上掉,真是糗大。没办法,谁让她从来都在网上玩牌呀。

    牌洗好放好,朱萱瑾松口气,众人也不用跟着受罪。贾洪刚道:“大哥想玩多大?”

    雷贝壳捏出一枚筹码,欣赏一番道:“这里最xiao的筹码是一千,就玩这些吧。”说完丢到桌上。

    贾洪刚同样拿出一枚做锅底,又请雷贝壳切牌。雷贝壳随意切一下。之后便是各自mo三张暗牌。这个时候,雷贝壳万分注意对方是否在牌桌上出千。贾洪刚也做同样的事情,但因到现在仍未看透雷贝壳,所以规矩的mo牌。

    雷贝壳用最快的手法瞄了一眼底牌,保证对方除非用透视,否则任何监控都无用。当然,贾洪刚不需要那些就已知道雷贝壳的底牌是一对二和一条三,而自己是三张组不起来的散hua牌,下二张牌也配不成任何对。这局没得赢。

    果然,这边还没放弃,那边雷贝壳下注时直接把所有筹码推了出来,还乐呵呵地道:“这把运气好,要拼一拼。”

    贾洪刚见此心中有点气恼,早知这人如此,mo暗牌时就该做点手脚,那样现在就已结束赌局。赌场之上最忌心态失衡。贾洪刚很快把妄想抛开,直接盖牌放弃。

    雷贝壳得意地捞回所有筹码。

    第二局,贾洪刚依旧老实mo牌,运气不错,直接成了顺子,但是雷贝壳却干脆地盖牌放弃。

    第三局,雷贝壳盖牌。第四局第五局,雷贝壳又盖牌。

    贾洪刚留意到盖掉的牌里不乏一对十这样不仅能跟注,而且比第一局还大的牌。显然对方似在采用新手的无风险玩法,即只玩最大的牌,极少诈牌。这种战术怕遇上运气桑苏,同时不适合在两人牌局上使用。如此看来,第一局的全压意图是先声夺人,不求实利。

    有了这种认知,不免再度轻看对手。恰好第六局就有了机会。对方手里的暗牌居然是同hua顺,跟注时却没有直接全压,显然想引you一番再全压。贾洪刚手里的牌是三六Q,完全不敌。但下二张牌都是六,只要mo来就是必胜。对方的暗牌那么好,最后必然会全压。只要伸伸手,就能结束战斗,没有理由不出千。贾洪刚对自己的手法无比的自信。毕竟曾多次在赌术高手眼皮底下偷牌。高级赌徒追求的就是刺jī,尤其这种堂而皇之的作弊。眼前有最大的刺jīyouhuo着贾洪刚,使他没有犹豫地出千。

    只需把手轻轻拂过牌,就可以轻松mo走两张牌,练过无数次,根本无人能现。可惜今天遇上不会千术的变态。不知别人会否留意,但雷贝壳现牌减少的厚度过多。这种细xiao的改变对很多人没有区别,但对执行任务时掉下一根头丝都可能损命的雷贝壳来讲,足以去现。尤其是在他专注之时,记忆力变得非常可怕。只需扫视一眼,任何东西再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会被现。这不仅是天赋,还有后天残酷的训练。

    就在贾洪刚mo到两张牌,得意收手时,一只铁钳夹住他的手腕,接着右手被扭起,1ù出手心里的扑克牌。贾洪刚的手被轻轻一抖,牌掉到桌上,变成了两张!

    雷贝壳心中其实松口气。虽自认牌技不错,但对方是职业赌徒,且赌场十赌十骗,无数千术令人匪夷所思,所以赢是不可能的,也根本没想正经玩,只准备现场抓千,抓到就是胜利,剩下的有暴力解决。现在功成,遂冷笑地道:“原来两百万是这么输的。”

    贾洪刚被抓了现行,不好反驳。

    威哥惊讶贾千王失手,闻言反应过来,叫道:“怎么,来找事啊,兄弟们,都进来!”话音未落,就听外面楼道传出凌1uan的脚步声,跟着一群气势汹汹的青年闯了进来,塞满此屋。

    贾洪刚立时tǐng直了腰杆,讽刺地瞧着雷贝壳,手也不再试图挣脱。

    雷贝壳对形势急转直下没有显1ù丝毫慌张,松开贾洪刚的手,好整以暇地道:“我不是找事的人,但作弊被抓不认账,真想凭人多啊。”

    贾洪刚拱拱手,道:“在下技不如人,不想不认。这局筹码有十万,我赔双倍,二十万如何?”

    雷贝壳听到这种无耻的话,不由笑出声,道:“真是好生意,抓到赔双倍,抓不到认倒霉。”

    贾洪刚道:“兄弟想要多少,划下道来。”

    雷贝壳伸出两根手指,道:“二百万。”说完用手指去点那堆筹码,道:“我不需要你赔双倍,只要把骗去的还回来就行。”

    贾洪刚捏起一枚筹码,吹了吹,展示给屋中一二十个húnhún,道:“就算我给,你能拿走吗?”

    这些húnhún顿时默契地笑了起来,瞧向雷贝壳的目光包含鄙夷。

    雷贝壳平静地道:“这是我要愁的问题,不劳你费心。”

    贾洪刚冷笑道:“看来朋友敬酒不吃想吃罚……”

    话未完,雷贝壳不耐烦磨叽下去悍然出手,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闪电出手抓住贾洪刚,又单臂拎起直接砸向húnhún。三四个人慌不迭地接住大哥级人物,但被传来的强大力量撞倒,结果跟贾洪刚一起滚向墙根。这些傻叉若以为雷贝壳只是单纯把人扔出来,那就太愚蠢了。灌注强大的力量后,谁接贾洪刚谁倒霉。现在有人伸手,贾洪刚倒是走运,免去臂折推断的结局。

    威哥看到对方嚣张,狂叫道:“给我上!”说着不甘落后,亲自向上冲。

    雷贝壳好整以暇地提提kùtuǐ,开始练习踢沙袋。最先冲上来的最先倒霉,手臂刚击出就被后而先至的一脚踹飞。不仅如此,倒飞的人还把身后的húnhún砸倒三四个。

    威哥和三个húnhún一起冲上去,第三个挨脚。他也算练家子,但刚抬起tuǐ就觉得支撑tuǐ受重创,跟着撞倒身后三人,一起撞上厅中的圆桌。圆桌用木架撑起,干脆的散架。

    最先冲上来的四个人几乎瞬间同时倒飞回去,还连带捎上十四个跟着倒霉的家伙,再加贾洪刚带走的三人,进来的二十余húnhún在半秒之内全部倒地。

    雷贝壳对付敌人从不走软,不待轻伤的húnhún们爬起,已如一阵风般刮过,所到之处就见tuǐ影频现,跟着地上的húnhún飞起砸到墙上。仅仅一呼一吸之间,所有húnhún彻底爬不起来。即使有些没有真正失去战斗力,也坚决不爬起来,而且还叫得比任何人都惨。现在谁起来谁是傻子,面对这样的变态,有胆站起来还不如直接从窗户跳下去干脆。

    威哥挨了头先一圈的重脚,痛得哼不出声。贾洪刚最先中招,反而最幸运,仅是摔了一下。千王也聪明,见情形不对,老实躺在墙角装死。可惜,雷贝壳记着这个家伙呢。

    对于这样的赌场老手,绝对能少一个是一个,能灭掉一个就是为全人类做贡献。雷贝壳没有随意取人xìng命,但做出比那更残忍的事——用脚把腕骨踩碎。这样就算以后能治好,手也再难恢复往日的灵活。千王的地位有九成在这双手上。没有这双手,本事再大也施展不出来。贾洪刚没有机会心痛未来,手腕直透骨髓的疼痛令其晕了过去。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