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九章 家族遗传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这正是雷贝壳的计划,只要把任志辉送出地球,此事就算完美解决。$笔趣阁

    WWW.Biquke.Com除九大适宜居住星球,许多矿产和资源星球都是无序húnluàn的。一个逃犯在其中不过沧海一粟,再无迹可寻。

    “看来他已经离开地球了。”叶浩伦感叹中加着试探。

    雷贝壳并不在意,估算时间,任志辉应该踏上了另一个星球,遂道:“谁知道呢,不过地球恐怕永远不会有他存在。”

    事已至此,叶浩伦不再多问。

    雷贝壳见叶浩伦识趣,笑着问起上次抓到美盟间谍,立下大功,捞到什么奖励。

    提到这,叶浩伦又无奈。虽然实话实说,讲明没有一点功劳,但是最后论功,擒获美盟间谍的大功还是归他和重案队,个人一等功和集体二等功是跑不了的。天降横福,队员们tǐng高兴,叶队长高兴不起来。让功劳的那个人是他看着不爽,很像抓获的。多么令人纠结。

    至今他还存有疑问,上面为何如此安排。今天终于有机会道:“你怎么预料到的?”

    雷贝壳笑道:“我退休了,领导总要照顾老同志的意愿。还有,为了不触动某些人的神经,我还是低调点好。”

    又神神秘秘,叶浩伦还是选择明智的不继续追问,免得自寻烦恼。

    送走百味杂陈的重案队队长,又接到英大律师的电话,想过来吃饭,尝尝大厨师的手艺,雷贝壳只能进入厨房忙活。其他厨师对雷贝壳chā手自家领域,表情特别。只不过听到雷贝壳报怨“朋友挑这时候来吃饭,真是闲他不够忙”后,没有吱声。

    律师楼距离爱家店很近,英丽赶到时,叶浩伦离去的包厢桌上已经摆上四菜一汤,sè香味俱全。英大律师美滋滋地道:“真是丰盛,做的太多了,làng费啊。”

    雷贝壳不是小气的人,直接道:“没关系,我请你,随便吃。”

    英丽摇头道:“那可不行,又不是你的饭店,你只是厨师。”

    “要么不吃,要么别掏钱。”雷贝壳毫不犹豫地用上英大律师曾经的招数。

    英丽不由失笑,道:“好吧,这次算了,下一次不行,不然我就不来了。”

    “放心,我又不是大富翁,”雷贝壳笑道:“不想掏钱,你下次也不用来。这是第一次,例外。”

    “好好好,让我尝尝。”英丽说着动筷子。接下来,自然是考验美人怕马匹的水平。不,应该说是赞赏人的水平。雷贝壳的手艺非凡,不能算拍马屁。

    雷贝壳知道自家的水平如何,坦然承受夸赞。

    英大律师吃得高兴,中途道:“以前亏死了,以后有时间,还是上这里吃饭。”

    雷贝壳自然道:“万分欢迎。”

    闲谈间,包厢的门打开,女老板冒出来,还端着一瓶酒,进来打量一眼英丽,道:“听说雷师傅的朋友光临,我赞助一瓶酒,希望能吃得尽兴。”

    “太客气了。”英丽自然站起,礼貌的应对。

    两女寒暄片刻,艾姬以不打扰,主动告辞。

    突然冒出这么一个chā曲,包厢内气氛有点改变。英丽瞧着雷贝壳,道:“你们老板真漂亮啊。”

    雷贝壳干脆地道:“谢谢夸奖,你也很漂亮。”

    英丽直摇头,道:“我可比不上,人家有无敌神器啊。”

    雷贝壳忽视尴尬,微笑着道:“各擅胜场,不能比。”

    英丽很满意,又玩味地看着雷贝壳,道:“看她好像tǐng在乎你啊。”

    雷贝壳明白隐含意思,故意装傻道:“当然,我做的汤现在是爱家店的招牌,肯定会被看重。”

    英丽听此不好继续。两人的关系没近到随意谈这种事情的地步。遂转移话题,开始闲聊。她忽然想起给雷贝壳打电话,皆因刚知道有人劫囚车,救走任志辉。与叶浩伦一样,英大律师完全认定此事是雷贝壳所为,只是根由不一样。

    她曾听过雷贝壳的话,直到此时方明白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商量的事情居然是越狱,真是胆大包天。她根本料不到雷贝壳会如此牛叉,完全没朝此处想。怪不得雷贝壳会说好人有好报,朋友不会受委屈,原来早就有计划。

    连劫囚车都敢做,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真怀疑何景豪的死跟他有没有关系。当然,英大律师明白什么该想,什么不该想。反正从情理角度,何景豪该死,任志辉不该蹲监狱,雷贝壳做的没错。所以她非但不害怕继续与雷贝壳接触,而且还主动保持住关系。身为律师,明白现实的黑暗和残酷,有些人总会出现,有些朋友还是要有的。当吃完饭,离去时,她故意笑着道:“以前的承诺我还记着,要永久免费啊。”

    雷贝壳微笑着应诺,道:“助人为乐是快乐之本,别忘了找我就行。”

    艾姬待在一楼招待顾客,却不时探头望向二楼。没办法,前天来了一个火红的性感女王,今天又来一个黑sè的冷yàn女王,一个赛一个漂亮,一个赛一个勾人,不能不让人心里直嘀咕。而且上一个来后,雷贝壳直接跟着走。谁知道一男一女搞什么去了,那么长时间没有回来,女老板无端luàn想:不知道这一个又如何。

    幸好未到一个小时,黑装女就告辞离开。女老板也安稳下来。当然,她聪明的不会luàn问,直到晚上关门,方忍不住主动邀请雷贝壳道:“我刚买了新茶,去品尝一下吧。”

    雷贝壳毫不犹豫地答应。待随艾姬走进家门,又有点小失望。今晚钟慧珺不在家。这个时候不在,按艾姬所言,肯定是住在学校宿舍。这下没有偷香窃yù的机会,满腔兴奋被浇头泼灭。

    不过郁闷没有留住,一闪而逝。小的不在,正好方便陪大的啊。注意,不是雷贝壳有坏想法,或觉着不方便,而是女老板方便。

    不知是女儿不在,失去顾忌,还是其他事情刺jī,今天女老板明显有所不同。以前几次都是不换衣服,安稳地正装待客。今天一反常态,进门就抱怨热的难受,浑身是汗,非常不舒服。

    雷贝壳又不是木头,善解人意地道:“那你先去洗个澡吧。”

    艾姬顺水推舟,道:“真不好意思,你先坐着歇会,我很快就好。”

    没有小魔女的惊喜shì候,雷贝壳呆的无聊。女老板比上次出来的都快,但在雷贝壳感觉中,却漫长无数倍。

    艾姬这次没有直接穿着浴袍待客,而是走进卧室换了一身白sè睡袍出来。

    当她走到近处时,雷贝壳很快看直了眼。无他,女老板真的大胆,居然真空上阵。要说她穿的睡袍,不算性感,普通半袖长衫,内有吊带睡裙。寻常女子就算真空穿上,还真没有事。问题是女老板资本超异于他人,睡袍的面料又是高档真丝,又细又薄,就算有两层庇护,一旦被高鼓撑起,也掩饰不住峰尖的轮廓。

    yù遮还lù的小半深沟配上轮廓清晰的圆豆,加上浴后的少fù丰满红嫩,娇yànyù滴,直让心怀不轨而来的雷贝壳yù望勃发,下体控制不住地出丑!

    艾姬看到雷贝壳别扭的翘起二郎tuǐ,立刻发现问题所在,顿时心中偷笑。这种情况早有预见。眼前的男人若没有反应,她恐怕就得考虑改变想法了。

    真空上阵之前,也曾担心过这样大胆的做法是否会让人觉得有点放làng。思忖片刻后否决这种可能。眼下在家里,睡袍又很保守,甚至不如外衣暴lù,算不上卖sāo。再瞧瞧xiōng部的情形,生来就是sè狼的男人恐怕光想着饱眼福,绝对不会介意暴lù。

    对雷贝壳有反应之后的正襟危坐,女老板很满意。真要显lù急sè之态,她肯定一脚踹出家门。仅仅lù出这么一点点就忍不住,肯定自进屋就没安好心。女老板完全忽视若像雷贝壳这般战斗力非凡的人,如果不安好心,她想反抗都反抗不了。这是她的家,房门紧闭,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用。

    幸而雷贝壳不仅是获颁好人卡的好人,还是女老板女儿的男人,所以表现很完美,既不会无理窥视,又在合适的时候,免不了瞧那么一眼。这很正常,男人的通病嘛。

    艾姬非常理解,也tǐng高兴。身体的yòuhuò力显然足够勾住眼前的男人,而男人高尚的品质又保证不会做出失礼的举动。

    和和美美的气氛中,泡茶品尝缓慢进行。今天有yòuhuò在旁,上茶时又能获得各种合理的欣赏角度,雷贝壳心神调节的再好,也不免赶不上往昔。

    若是平时,女老板或许会不爽,或许会遮掩自身。今天目的不纯,想试探,自然就不同了。她的这种放开也让宁静的茶道掺入一丝暧昧和chūn光,使得雷贝壳到后期也放开xiōng怀,回敬女老板赞叹的目光,似在说,你很好,比茶还好。

    这种欣赏,幻听在艾姬耳中,比对茶道的夸赞舒服百倍。品茶到后来,在水气和热茶的作用下,浑身冒汗。她居然脱去睡袍,只穿着吊带睡裙面对雷贝壳。这下又大又白的神器显lù近半,凸起的圆点清晰可见。女老板完全忘记一个寡fù真空穿吊带睡裙,深夜在家中接待唯一的男客,其性感暴lù程度绝对会让男人产生异样的想法。她要真做出决定,做好准备还好,偏偏根本没有。若雷贝壳有啥不良举动,说不定就是火山大爆发。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