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三章 完美三日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还要多久啊?”

    雷贝壳瞧着俏女王幽怨的yù容,安慰地道:“快了快了。☆笔趣阁www.biquke.com☆”

    美人的小臂轮番高频率摆动,自由的大白兔跟着跳跃颤动,美丽的情景让人不容打断。

    “好累啊!”小嘴轻吐,凤眼微张。

    雷贝壳依旧重复安慰地话:“快了快了。”

    张淘淘心中埋怨:这话都念叨一刻钟了。两臂真的撑不住,手指撸到要抽筋,但大兄弟依旧不给面子,总不能放弃人权,那样谁知道得不到满足的大哥会提出何等条件。想起爱情文艺动作教育片的镜头,不由心中一横,干脆低下脑袋,张开小嘴,含了进去。

    ……

    刺jī!雷贝壳立时受不了。这是何等的惊喜,高傲的淘淘女王竟主动低头去吃。而小兄弟骤然享受湿热宝地,完全承受不了。

    爆发!雷贝壳一秒都没有耽误。等张淘淘喉腔被击中,yù逃时,脑袋却被一双大手按住,不得不尽数接纳,全部含住。

    剧烈的抖动之后,美人的眼神无比幽怨。

    雷贝壳心中抱歉,嘿嘿一笑。

    张淘淘见大哥耍赖皮,唯有白了一眼,准备吐掉多余的东西。

    雷贝壳心中一动,想起某个著名的谎言,低声道:“好东西,吃了能美容。”

    张淘淘非常怀疑地望着雷贝壳,根本没听说过啊。

    雷贝壳是什么心理素质,那是能当着世界所有人的面硬敢说地球是方的,还能面不改sè的人物。

    象牙塔内的美人看不出端倪。

    雷贝壳继续找理由曲解道:“很多女人有了男人就容光焕发,说是爱情滋润,这东西就有一份功劳。”

    张淘淘半信半疑间被忽悠,鬼使神差地尝试咽下意外之物。

    宝贝吃了可就吐不出来!雷贝壳暗中得意,还想更进一步蛊huò。

    张淘淘却不给机会,轻wěn了一下夺走自己初wěn的小弟弟,又深深警告一眼得了便宜的男人不要进尺,转身走回帐篷。

    雷贝壳瞧着那扭动的翘tún,真想把这曼妙的身躯róu进肚里。可惜大美人不是小魔女,不准备玩一玩。

    熄火睡觉。帐篷中又开始写“嫐”字。

    张淘淘累惨了,不顾寒冷陷入熟睡。

    雷贝壳习惯性地进入半梦半醒,却被耳边的低语惊醒。

    “能美容哦!”

    雷贝壳确认没有听错,扭头看到麦小杏鄙视的神情,顿时大为尴尬。

    麦小杏满脸不爽地道:“也就淘淘那样啥都想试试的人会上当。”听这话,似乎清楚似的。

    雷贝壳干笑着低声道:“你醒啦。”

    麦小杏完全不给好脸sè,道:“能不醒吗,那么冷。”

    雷贝壳恍然大悟。原来是失去温暖之源被冻醒,恰看到一切。瞧麦小妹跟深宫怨fù似的,唯有拿出杀手锏,道:“妹妹想美容吗?”

    麦小杏脸蛋瞬间红透,娇嗔道:“大哥,你变坏啦!”

    雷贝壳辩解道:“不是我,是淘淘,我只是满足她的愿望而已。”

    麦小杏没有看开头,不了解原委,又清楚张淘淘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不敢妄自否认。当然也不会相信此话,遂道:“谁爱管你们!”说完便低头闭眼睡觉。

    雷贝壳清楚生性害羞的麦小妹当不成淘淘女王,计策功成,遂低语道:“小顺风耳,大哥抱抱就不冷啦。”

    麦小杏挣扎几下没有用。没过多久,反而往雷贝壳怀里钻。

    雷贝壳见麦小妹如此,放下心。虽没有真办坏事,但若麦小杏很生气,明天就难捱了。

    当然,第二天不可能如原样,最起码两位大美人不会。昔日压制麦小杏的淘淘女王现在气焰全无,而往昔事事相让的麦小妹盛气凌人地指使张淘淘干这干那。偏偏高傲的俏公主非常听话,低眉顺眼地没有丝毫违逆。

    很明显,张淘淘心虚,觉得对不起闺密同学,如此补偿。

    对这等奇景,雷贝壳视若不见,绝不参与,免得被殃及池鱼。正如张淘淘面对麦小杏心虚,他也没法抬头面对俏女王啊。

    有人聪明,有人也不傻。张淘淘很快醒悟,麦小妹的大部分指示开始传达给雷贝壳。雷贝壳只能老老实实地去做俏女王最忠实的亲卫队队长。

    降临无名荒岛的第三天,麦小杏成功上位为岛主。本着不能让手下闲着的领导技巧,雷贝壳被命令一次次入海,搬运大批海鲜上岸。而张淘淘没幸灾乐祸多久就获得同样命运,开始一次次往岸上送漂亮的海螺和贝壳。

    当豪华游艇破làng号出现在视野内时,三位被遗弃者正坐在凉棚之下享受海鲜大餐。锋利贝壳割出的鲜美的鲈鱼刺身,烤的外焦里嫩的石鲢,尚活蹦luàn跳的鱿鱼烧,牡蛎、螃蟹和海螺等无数鲜香的贝类。

    真是享受啊。

    麦小杏和张淘淘非常鄙视游艇的到来,才过了三天,还没有玩够呢。两位大美人没有嚣张太久就发现最严重的问题——上身赤luǒ,怎么见人!

    雷贝壳丝毫不急,依旧悠闲地享用大餐。

    麦小杏和张淘淘想不出办法,见他如此,气得过来一个扯耳朵,一个扭腰ròu。

    雷贝壳立马配合地喊痛,大叫道:“两位姑nǎinǎi,别急,我有办法。”

    麦小杏和张淘淘没有松手,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办法?”

    雷贝壳忙道:“先松手,我做给你们看。”

    麦小杏和张淘淘对视一眼,默契地放弃必杀技。

    “看我的。”雷贝壳说着拾起贝壳刀走到帐篷跟前动手。转瞬之间,完整的帐篷变成两块布料。递给过来的两位美人,道:“裹上就是最新cháo的裙子。”

    麦小杏和张淘淘依言缠在腰间。打个转瞄瞄,还真不错。麦小杏顿时高兴,对一副大功在手,期待表扬的雷贝壳道:“算你聪明。”

    张淘淘却没有拿出好脸sè,而是恶狠狠地又扯住雷贝壳的耳朵,吼道:“有这办法怎么不早拿出来!”

    麦小杏醒悟,立刻笑脸转yīn,同样紧盯雷贝壳。这个家伙早有办法,竟害她们luǒlù三天,丢大了人。

    雷贝壳赶忙道:“这是为你们好,没xiōng衣一样过三天,没有帐篷,肯定会生病。”

    这个解释非常有道理,麦小杏和张淘淘都不是不讲理的人。当然袒xiōnglùrǔ三天,还搂搂抱抱睡三夜,单从肌肤相亲的角度,关系已经不一般。尤其最后一夜的大胆意外更使关系别有不同。不同的关系面对同样的事情有不同的结果。若是三天前,麦小杏和张淘淘都不会善罢甘休。到了今天,她们仅用美目横雷贝壳一眼,算是接受解释,就没了。

    当五艘橡皮艇划到海滩上时,上面的乘客全傻眼。有人还róuróu眼珠,确认没有出现幻觉。眼前的情景实在令人难以相信。这真的是三天前被放逐的三个食物和装备都没有的可怜人吗。鬼才信,瞧吃的东西,瞧笑看huā的脸,根本比他们这三天玩得还好。

    肯定是装的,有没有!

    张淘淘牛叉地冲组织者甄志浩道:“你们先歇会,等我们吃完。”

    满怀期望地看三人惨样的众人大感没趣,又深受打击。在船上还各自猜想岛上的情景,谁也没有想到是如此幸福的场面。这下完了,真正傻帽的是他们。绝户计非但没有让情敌显lù真面目,恐怕还助推一步。

    瞧,俏女王居然捏着鱼ròu喂给男人吃。那男人竟然tiǎn女王的手指。女王啊女王,你怎么能一副享受的模样!伟大的独一无二的举世无双的舞蹈编导班长公主张淘淘女王陛下,我不活了。

    看,麦小妹也不甘示弱,不仅递食物,还故意把手指伸进男人嘴里,让他吸shǔn!太过分了,真该天打雷劈。

    瞅,他们还玩!淘淘公主居然在吸在shǔn……男人的手指。这才不是***手指呢,鬼知道公主心里想着吃男人的什么呢。

    三个人确实在作秀,以达成此行的目的。当然以他们此刻的关系,这种亲昵不算作秀。亲密无间三天早已打破世俗的界限。至于张淘淘,确实别有心思。再含男人的东西,当然会想起小兄弟。故意做出的甘之如饴、妩媚讨好的神情堪称大师级表演。让麦小杏接受同等待遇时,悄悄狠咬了一口。

    不管如何,表演非常成功,三人收拾行装上船。三天荒岛求生,带走的只有一包美丽的贝壳。

    有人留意到帐篷不见了,而麦小杏和张淘淘xiōng间缠着疑似帐篷布,遂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张淘淘立刻冷着脸道:“我们冷啊。”又对组织者甄志浩怒目而视,道:“你这个hún蛋,光给帐篷,想冻死我们。”

    甄志浩自觉理亏,不敢回应。

    张淘淘没有再发难,令游艇众颇觉意外。来时早有心理准备,不管淘淘女王过得如何,一场暴风骤雨再所难免啊。这让他们颇有点无所适从,频频留意张淘淘的动静。

    雷贝壳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休说张淘淘不会善罢甘休,他也不会轻易结果此事。正所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斗米之仇,杀你全家。此事当然没到杀人般夸张,尤其有张淘淘犯事在先,但不让这些家伙吃点苦绝说不过去。

    张淘淘很好地控制住脾气,直到爬上游艇,并把所有橡皮艇收拾起来。

    这时不用忍,雷贝壳爆发了。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