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八章 绝对专业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数息之后,烟雾笼罩住囚车。^笔趣阁

    www.biquke.com雷贝壳冲上公路,直接来到囚车后门。先砸开玻璃丢进去一个催泪弹,里面严阵以待的警察立刻捂鼻闭眼。再连续点燃四个小鞭炮,造出四声脆响。司机和押车的警察无法对付外面的催泪弹,又听到疑似枪声的动静,更不敢下去,只是拿枪守住关紧的车窗。

    雷贝壳有充足的时间解决非常牢固的电子锁。不过特地带来的大号钳子非常给力,轻松砸烂扭断。拉开车门,找到任志辉。扭断手铐脚铐,带人走。监视囚犯的警察不知道有多少人来劫囚车,萎缩在角落不敢luàn动。就这样,雷贝壳带着任志辉冲上路边的摩托,扬长而去。

    囚车上的警察没有出现。收费站里的交警和周围的司机更是藏起的藏起,赶路的赶路。那边是在劫囚车,离远点比较好。正所谓珍惜生命,不要围观。

    雷贝壳骑出有三里地,拐进小路,进入一片树林中停下。拿出特制仪器解开任志辉脚腕上的电子追踪器,丢到远处的沟渠里。此时松一口气,算是完成第一步。接下来的更不能松懈,只有离开这座城市才是胜利。

    掏出旧衣服扔给任志辉,任志辉立刻脱掉囚服。直到这时,雷贝壳才发现,可怜的家伙身上伤痕累累,显然看守所里的生活不好过,尤其是面对有权有势的家属报复。遂关心地问道:“没事吧。”

    任志辉见对方注意自己身上的伤痕,不在意地道:“小意思,那点手段整不死我。”

    当兵的岂会不受点伤。雷贝壳没有太在意,把任志辉的囚服和自己用的旧衣服和头罩之类扔进备好的坑,倒进汽油烧掉。又mō出一个人皮头套,给任志辉戴上,道:“这张脸是真有其人,也有公民卡,保证二十四小时不会出问题。待会直接上飞船,票已经买好。到地方就打打我给你的那个号码,对方会安排。”

    任志辉心中jī动,认真地道:“教官,谢谢你。”

    “别婆婆妈妈,”雷贝壳道:“以后别再给我添麻烦就行。”

    任志辉没有矫情,男子汉大丈夫,以后有的是报恩机会。而且这也不是用嘴说说就行的。

    雷贝壳又做完最后的补妆,端详片刻后确定外人看不出一丝破绽,道:“好了。”

    任志辉从摩托后视镜中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同样惊奇万分。不得不说教官的技术太好了。他都觉得自己的本来面目就是这样。

    又搅拌火堆,确认衣服之类能燃尽后。两人骑上摩托,抄小路跑了有五里,驶上一条大路。雷贝壳让任志辉下来,把公民卡和一卷钱交给他,道:“我们在这里分开,前面路口有一辆租来的车等着,会直接载你去机场,钱不多,我也只有这些。”

    任志辉忙道:“足够了,教官,谢谢你。”

    雷贝壳道:“一切小心,有盘查的不用怕,公民卡没有一点问题,不过二十四小时后最好放弃。”

    “明白。”任志辉又关心地道:“教官,你也小心。”

    雷贝壳送走任志辉,朝相反的方向驶出数里,抵达黄槟城边的远河,把大钳子之类的作案工具打包丢进河中,沉入河底。再驾驶摩托拐上河堤,把车停进路边丛林中。回到大路,等了十多分钟,搭上一辆入城的顺风车。

    囚车被劫六分钟后,距离最近的警局特警支援抵达。十三分钟后,身为救火队员的重案队队长叶浩伦率部赶到。此案动了枪和催泪弹,还有持枪挟持人质的重刑犯潜逃,接案警员直接汇报市局。

    待到勘察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弹壳,囚车也没有一个弹孔,地上却检获一些明显是鞭炮的碎屑,叶大队长yīn沉着脸,瞧向押车警员的目光无比的愤怒。他恨不得撕碎他们,再三控制依旧压不住怒火,终于爆发道:“你们干什么吃的,连枪声和鞭炮声都分辨不出来。三个人,带着五把枪,竟然被几个鞭炮吓住,别说劫匪有几个不知道,你们恐怕连人影都没看到吧。就这样让人把囚犯救走,你们还想不想干!”

    押车警察几乎把头垂到地上,不敢分辨。今天实在太丢人,未来恐怕会是一片灰暗。他们也有一点委屈。车外有催泪弹,没有防毒面具根本出不去,而且视线内什么都看不清,有枪也是烧火棍啊。

    在这种情况下,谁会想到对方竟然拿出老祖宗的招数,用鞭炮滥竽充数。这伙贼寇太胆大包天。尤其是行动的地方竟然选在高速路口收费站,附近目击者无数。再说,现在不是以前,政fǔ不提倡牺牲,即使警察面对歹徒,首先要求的是保护住自己,其次才是擒拿罪犯。任谁面临他们的窘境,也不敢冒险啊。谁都不会拿自家的小命开玩笑。

    腹诽再多,不敢说出。看看叶队长那张脸,气得都扭曲了,还是忍忍吧。

    瞧着猪一般的手下,叶浩伦岂能不生气。真要是来了三五个持枪劫匪,又是催泪弹,又是砰砰砰枪声大响,他还得庆幸仅仅是逃了一个囚犯,三个警察毫发无伤。可惜屁都没有一个,从对方用鞭炮造假来看,劫匪人多不了,不然不会用这野路子。等到后来确定只有一辆摩托逃逸时,更无疑问——此次劫车的肯定只有一个人!

    想想看,一个人单枪匹马,连枪都没有,生生劫了三个警察,而警察还拥有三把手枪,两把霰弹枪。那是整整五支枪啊!这要传出去,整个黄槟市警察的脸都被丢尽。穿着警皮走在大街上都会被人指指点点。幸亏出问题的不是他的手下,只是狱警,否则杀了他们的心都有。

    还有让人郁闷的就是,据押车警察所言,逃跑的犯人名叫任志辉,是那个曾挟持后来被残杀的何景豪的退伍兵。想起此人,就不能不提及令他气得牙痒痒的hún蛋家伙,雷贝壳。三狮堂连环杀人案没有破,凶手肯定是雷贝壳。何景豪被虐杀案没有破,凶手十有**也是雷贝壳。如今跟何景豪案息息相关的任志辉被劫,罪魁祸首还能跑得了此人吗!

    这个身份神秘,没有lù出过马脚,让人根本mō不着,无法去碰的家伙偏偏总是冒出影子,真是让人厌啊。

    叶大队长开了口,火也骂出来,总算消了气,再没有难为三个小狱警。毕竟难为也没用,都不是一个部门。反正三个笨蛋没有未来了。转而带队追踪,看看能不能找到逃犯的蛛丝马迹。小破饭店的厨子惹不起,也抓不到痛脚。另外一个或许不一样,而且此人脱逃,市里某些领导肯定会闹腾。他听说最近某些人没少使劲想nòng死任志辉。只不过有何景豪被虐杀在前,看守所里的人了解情况,没有真敢不要命的。至于那些突然冒出的一批新羁押犯,逃走的那个退伍特种兵不是吃素的。

    有电子追踪器,很快找到沟渠和摩托车轮印,循着小路最终来到小树林。坑里的东西都化成灰烬,没有一点价值。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逃犯已经恢复正常人衣着。顺着车轮印,走上大路,踪迹彻底消失。

    就知道冷血厨子不会留下破绽,剩下的只能尽人事,知天命。除了组织大批警力拉网搜索和在交通要道设卡检查,就是严密监视机场和车站,再无其他良法。

    最后折腾一天一夜,没有一点收获,逃犯任志辉就像人间蒸发,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劫车的摩托倒是被发现,但那是一个陌生人租的。车主提供不了有价值信息。从监控系统获得的人脸照片没能在数据库比对出。这一点叶队长早有准备。那个“终极凶器”是易容高手,惯于千变万化。

    高强度大范围搜捕无法无限制持续,尤其在没有一点线索的情况下。专案组继续调查,大部分警力回归原位。第二天中午,心怀不畅的叶大队长再次造访爱家店用餐。

    被召唤而来的雷大厨亲自送上秘制老鸭汤。

    这回,叶队长沉住气,吃饱喝足方闲谈道:“昨天有人劫囚车,任志辉跑了,听说了吗?”

    雷贝壳道:“听说了,”又毫不隐瞒态度道:“好事啊。”

    叶浩伦又问:“怎么好?”

    雷贝壳一本正经地道:“不论法律还是人情,他都不应该被判那么重。这回脱离冤狱,当然是好事。”

    叶浩伦道:“但是代价是一辈子隐姓埋名,被通缉。”

    雷贝壳道:“不逃的代价是一辈子活在巴掌大的天空下。”

    叶浩伦无语,没有再说减刑之类无用的,转而道:“现在科技发达,监控无所不在,没有谁能真的逃掉。”

    雷贝壳lù出讽刺的笑容,道:“在人类聚集的城市没有错,但之外呢。”又望着窗外的天空,无限感慨地道:“现在的世界不像从前,外面的星空无限大。有多少探险家埋葬在人类可能成百甚至上千年不会再去一次的地方呢。”

    叶浩伦这下听出味道。现在是星际大航海时代,有无数探险家从九大星球出发,探索无尽的星空。这些人有的希冀一夜暴富,有的想了解无穷的宇宙。这些人有政fǔ资助,有sī人赞助,更有砸锅卖铁,赌上全部身家的。这些探险飞船数年不归是正常,数十年,乃至永远不回来的多得是。如果有人乘上这样的飞船,神仙也追不回来。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