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八章 绝对专业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待阿莱娜把整块牛排吃掉,红酒也下去半瓶。@笔.趣.阁

    www。biquke。com雷贝壳还不忘问道:“吃饱了吗,吃好了吗?”见她没反应,又喋喋不休地道:“要吃饱,下去才不会做饿死鬼。”

    肚里有充足的食物,本来能让人的精神更加振奋,意志更加坚定,但随牛ròu下肚的半瓶红酒却可以使人意志松懈。阿莱娜的情况没有变好,但也没有变得更差,对死亡的恐惧,最起码表面显得镇定许多。至于内里,从把她再次吊起时无声拼命挣扎看,没有好太多。

    雷贝壳让人把袁亦坚送进来。间谍和叛逃者再次相见,间谍不知所以,叛逃者无话可说。雷贝壳用胶带把袁亦坚的双手双脚缠死在椅子上,推到阿莱娜跟前,道:“我要把他的嘴堵死,免得他受不了疼,luàn咬。那样至少会让我少割好几刀。”说着扯下一块kùtuǐ,把袁亦坚的嘴塞死,又用胶带封上。

    看到此幕,阿莱娜不禁抿抿嘴。

    雷贝壳笑道:“不用担心,我这人最恨汉jiān卖国贼。你我之间是各为其主,生死各安天命。他这样的,死都便宜。所以处置你之前,我要先解决他。”

    阿莱娜眼见要玩真的,岂能不担心。

    雷贝壳打开桌上的一个小箱子,亮出一套简单的手术用具,道:“你熟悉中国文化,应该知道中国古代对付jiān臣最让人痛快的刑罚就是凌迟,也就是通常意义的千刀万剐。历史上很多人享受过此刑,最有名的大太监刘瑾被凌迟三千多刀才死。我现在的目标就是让这个卖国贼达到此记录。”

    阿莱娜还好点,只是心寒。袁亦坚干脆地吓昏过去。雷贝壳没有叫醒他,待会动刀时自然会醒。这是卖国贼应得的下场,没人会同情。

    雷贝壳挑了一把极小的手术刀,从袁亦坚的大tuǐ上快速地削出一层皮,展示给阿莱娜,道:“怎么样,手艺不错吧。轮到你时不用担心我削的不好看。你知道的,我是真正的厨师,绝对专业对口,刀功一流。等削完,把你的皮凑一起,绝对不影响美丽。”

    阿莱娜看着袁亦坚痛得直哆嗦,想叫又发不出声,心中都能感到痛,再看雷贝壳专注的模样,听着让人发麻的话,脊髓直冒寒气。

    雷贝壳连割十余刀,把一片片薄如蝉翼的ròu片一一展示给阿莱娜,道:“说起来,我赶不上古代的手艺人。人家用的刀完全比不上现在的手术刀。我若在刀数上落后,岂不是太丢人。”

    一条tuǐ割出大块伤口,转而又对付另一条tuǐ。雷贝壳直起身,捶捶腰道:“弯着身子真难受,我先歇歇,你好好欣赏,等轮到你时,可以提提建议,怎么既能多割几刀,又能保证之后不影响美丽。”

    阿莱娜真想闭眼不看,死亡的压力又让她闭不上眼。

    雷贝壳端着酒杯,伏到她耳边,低声道:“得先说明一下,他们请我来,是想让你招供,想获得情报,不想让你死。毕竟死掉的你价值赶不上活着的。不过我跟他们不一样。他们是政fǔ特工,求的是功绩。我其实已经退休,功劳与我无关。与你招供相比,我更希望世上少一个敌人,这样还能睡的更舒心一些,所以你不要怪我狠,也不能怪他们笨,没审出结果,是你太厉害了,他们不得不请我来。”又压住声音,补充道:“还有啊,如果半途你想招,我却失手了,死了别怪我,谁让我有sī心呢。”

    阿莱娜寂然无语。

    雷贝壳又开始干活,却不专心对付两条tuǐ,转而处置袁亦坚的两臂,把整个人搞的血淋漓的。当目标移到脸部,手术刀直接削下一块鼻尖时,阿莱娜终于忍不住,狂吐起来。

    或许直到这时,可怜的间谍妞都不明白雷贝壳的险恶用心。若没有饱餐一顿,一天一夜未吃喝的人能吐出什么。尤其这顿好饭还是仅有三成熟的带血牛排!

    雷贝壳此刻幸灾乐祸地道:“这就受不了,真差劲,你们是怎么训练的,负责训练的主管可以去死了。”又huā哨的耍着手术刀,道:“刚刚只是开胃菜,还没有解剖内脏呢。”

    阿莱娜忍受着呕吐的难受,无心搭理眼前的变态。

    雷贝壳道:“既然你承受力这么差,我得先跟你讲讲。”说完手术刀直接割开阿莱娜的囚服并扯去,使她浑身一丝不挂。

    绝对正宗的E杯大xiōng完全显lù,两个ròu·球雪白·粉嫩,轮廓极圆,又坚tǐng耸立,不需支撑束缚就已如完美的半球。若粉红珍珠般的鲜yàn峰尖下是如铜钱般大小的红晕,令人称奇的是这里sè泽很淡,鲜嫩粉红,显示出不符合年龄和国情的青稚。谁不知道现今美盟成年美眉无处啊。看上去成熟性感的美女特工,实际经验并不如想像的多,很像未经几次风雨的雏儿。

    雷贝壳摇头叹道:“真是完美,可惜了啊。”

    阿莱娜没有赤身luǒ体的羞怒,现在根本顾不上这些。

    雷贝壳也明白,探手抓住半球,又捏又mō。看其表情,明显不是挑逗或爱抚,更像厨师在摆nòng一块ròu,琢磨怎么下刀。事实也是如此,只听说道:“知道我来动刀,这宝贝能削出多少片吗,发挥想象力想想吧。”跟着补充道:“你可以选择平着一层一层削,也可以竖着一片一片切,”说时不忘做出形象的动作,道:“就像切土豆,绝对都能搞出上百片。”

    言语的恐怖不可怕,可怕的是眼前的人不仅会做,而且正在做。阿莱娜瞧着沾满鲜血的手术刀在xiōng口比划,能想象得到待会会是什么景象,再想想此刀划破脸颊,还有……

    “不!”间谍妞终于发出崩溃的吼声:“我不要!”

    雷贝壳lù出满意的微笑。毕竟不是三百多年前,对国家的忠诚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对理想的忠诚。为了国家,付出或许会有基本的限度。为了理想,很多人没有一点限度。某些党人用生命和鲜血证明了此事。

    阿莱娜终究没能顶住,彻底投降。后面的事,雷贝壳准备交给其他人去做,转身离开血腥的审讯室。

    特工们再看雷贝壳,不由显lù畏惧。甚至有些人的目光似在看变态。

    雷贝壳毫不在意。刚才的手段看上去很血腥,事实或许也如此,但袁亦坚受的伤并不重,仅仅掉点ròu而已。千刀万剐确实残忍,但更残忍的是旁观者的精神压力。甚至不会受到这种待遇的特工们也深受影响。

    此刻显出师婕乃非常人,在雷贝壳跟前依旧如先前般谈笑自如。变态和Boss远离审讯室,让特工们松一口气。师婕送雷贝壳离开,临到门口道:“今天又欠你一次啊。”

    雷贝壳连忙摆手,道:“别,我可不想被安全局的人惦记,这儿的茶并不好喝。”

    师婕呵呵一笑,道:“果然是名不虚传,等有空,我去爱家店尝尝你的手艺,不,应该说是厨艺。”

    大美人就是非同一般,丝毫未受刚才的血腥影响。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你可以带点回来请手下吃,就说是我亲手做的,肯定会很有趣。”

    提到手下,师婕顿时没有好脸sè,道:“这群笨蛋,真是活该。”

    雷贝壳道:“国内安稳日久,没什么好奇怪的。”

    师婕依旧不消气,道:“等以后再收拾他们。”

    雷贝壳道:“我先走了,若去爱家店吃饭,提前联系我,给你加小灶。”

    “谢谢。”

    ……

    晚上,雷贝壳又一次跑到屋顶打坐修炼。身有非人般能力,更要时时警醒。现在的人生所求为何,退休后的hún吃等死生活。斗志可以被消磨,头脑不行。为了熬到自然死,为了幸福生活,谨慎自守和主动出击不能少。这个世界,承平太久,并不安分。幸好他的能力足以保护身边人惬意生活。

    又一番自省,两天沾染的血腥和戾气通通消散。他又变回喜欢钻进小爱被窝的触手怪大叔!

    清新明丽的一天,却是不得安生的日子。雷贝壳直到收到消息,方才想及今天距离任志辉案一审宣判已有十天,上诉期截止,判决执行,任志辉将被送到秦城监狱服刑。他自然不会让此事发生。事情早该解决,预定的计划开始实施。

    取出早就备好的东西,易容化妆顺了一辆摩托,换上假牌照,抵达远河路上高速公路的路口。这里是看守所前往秦城监狱方向的最佳路线。以前囚车都是走此路,这次也不应例外。八天前就探查过这里,今天又过了一遍,没有发现异样,在早就选定的地方隐藏好。

    上午十点,囚车姗姗来迟。前方是收费站,囚车开始减速。此刻收费站前有三辆汽车缓慢地挪动。时机非常好,不必实施备用计划。雷贝壳穿上破旧外衣,戴上反恐头罩和防毒面具,待囚车停稳,嗖嗖地丢出两个催泪弹,砸在囚车前后地上。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