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章 双强相会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这个时候,出发前的备用路线派上用场。&笔趣阁

    wWw。biquke。COM为了让特使安全抵达黄槟进行交易,中央情报局设计出巧妙的办法,就是筛选身在美欧的年轻华人,找到来自黄槟的,再从中进一步挑选合适目标。宫达明只是备选之一,但派人稍稍接触,就轻易套出背景。这样一个好sè的huāhuā公子,真是完美的对象。他的家庭背景关键时候还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于是乎,在陈培明不接受贿赂后,绑架案发生,阿莱娜的终极一招却变成寻死之路。

    破绽不止此一处。助理研究员准备潜逃时,经验不足,lù出马脚,被安全局盯上。没有立刻抓人,自然是想钓鱼。内jiān被圈着,美盟特使可没有。本来计划很不错,可惜部下不给力。跟踪助理研究员时,被阿莱娜耍了一个huā招,失去目标。为了这,师婕很没面子,对外勤特工的素质很恼火。失去目标,她只能联合警察局,在所有出境渠道全面设卡检查。

    助理研究员不算太傻,亲眼见到被绑架的嘉嘉,亲耳听到陈培伟屈服之后才和阿莱娜完成交易,钻进特制的集装箱,踏上叛逃之路。正因交易拖到最后,阿莱娜才来不及早早潜逃,只能利用宫达明驾车离开,结果给了雷贝壳发威的机会。

    宫秋嘉的舅舅陈培伟的小huā招也很有效。集装箱船抵达公海之前被追上。当集装箱被打开时,助理研究员袁亦坚束手就擒。这个家伙心理素质差,不用费功夫,直接供出一切。利用他的供述,安全局内jiān被甄别出来。

    当然,还没到庆功的时候,最关键的失窃的机密文件还没找到,阿莱娜身上并没有携带。

    雷贝壳明白此话意思,道:“我没有搜她的身,她也没有机会丢弃或重新藏起。”

    师婕毫不怀疑雷贝壳的话,道:“那她肯定把东西藏起来了,等待另外的人去取。”

    “这样才不怕被抓,被查。”雷贝壳道:“她应该没有把所藏位置或物品传递出去。”

    师婕接道:“不错,时间不允许,也没有安全的通道。不过谁都不能保证,万一传出去就麻烦了,只需一组暗语就能搞定的事,必须要尽快确定。”

    雷贝壳又问道:“她说了吗?”

    师婕无奈地道:“说了很多,但都不重要。”

    雷贝壳惊奇地道:“你们居然没拿下?”

    师婕道:“她很专业。”

    雷贝壳回思擒住阿莱娜·泽玛诺娃的前后,真没发现此妞有何优秀,尤其还被一个小女生成功调戏,真是丢特工这个职业的脸。距离被抓已过去一日一夜,倒是远未到人体承受的极限。

    “你能帮忙吗?”师婕干脆地说出来此的另一个目的,毫不扭捏。对她来说,一切以工作为先,sī人情感或好恶绝不能影响。

    雷贝壳很干脆地道:“没问题。”虽不想涉足秘密战线,但此事关系身边的人,不能不解决。又补充道:“你们解决不了,我也不一定能解决。”

    师婕信心满满地道:“我听说过,你很厉害的。”

    雷贝壳异样地瞧着大美人,道:“好像我在审问方面没有厉害的名头吧。”

    师婕并不解释,干脆地道:“我相信盛名之下无虚士。”

    雷贝壳赶紧道:“得,别给我戴高帽。免得我失了手,没脸见人。”

    师婕噗嗤一笑,百媚丛生,直让雷贝壳感叹,女人的笑容才是无敌的杀手。他还真佩服这个女人,事情到最棘手的阶段,依旧能定下心来打扮自己,还能安稳地坐在这里喝茶,并能笑得出来,心理素质真是不错。

    情况紧急,事不宜迟。雷贝壳直接跟着师婕赶去安全局城郊的一处基地。

    透过审讯室的单向玻璃,再次看到阿莱娜·泽玛诺娃。她两手被吊起,表情疲惫不堪,但身上没有严重的伤痕,看上去并没有用最严酷的ròu刑。不过据身边特工所言,通常的手段都用上了,除了ròu刑和疲劳战法,像自白剂之类的东西不能轻动。她受过专业训练,用药剂极可能失败,而失败的结果通常是变成白痴。没人知道她是否把地址送出,也不知道绝密文件藏在哪里,没有人能负担这个风险。

    让人做一些准备之后,雷贝壳独自走进审讯室。

    阿莱娜自来到这里,还没有得到一点休息,经过一日一夜的折腾,已经疲惫不堪,对新来的人毫无兴趣。

    雷贝壳故意玩味地打量一番,方坐到桌子上,啧啧感叹道:“嗨,你好。”

    阿莱娜听到这个声音,惊讶地抬起头,莫名地望着雷贝壳,不知心中所想。

    雷贝壳满怀抱歉地道:“真对不起,我们又见面了,这对你真不是一个好消息啊。”

    阿莱娜立刻回想起昨天无情的话,顿时身上一冷。

    雷贝壳察觉这点细微变化,心中大定:还是怕死,这就好办了。遂道:“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现在依然有效,不过你可别期望我会人道,因为你肯定不会痛快地讲。”

    阿莱娜知道对抗审讯的招数,依旧一句话不说,并调整情绪,驱除恐惧,积蓄体力。

    雷贝壳不在乎,继续道:“我审讯时无情,但现在还不算开始,所以你很幸运。我们之前毕竟认识一场,在我展示无情之前,先让你最后享受一番吧。”又从桌上起身,道:“你熟悉中国文化,应该清楚,中国的死刑犯人临死前都会有一顿非常丰盛的大餐,意味着黄泉路上做个饱死鬼。我给你订了一份最上等的牛排,还有红酒,好好吃吧,以后没机会品尝了。这之前,你还可以洗个热水澡,干净一点,也方便我干活。”

    听到这般如老友叙家常的话,阿莱娜没有感动,而是止不住的浑身僵硬。勇敢的应对死亡是一回事,真正面对死亡降临,又有几人能不害怕。当雷贝壳把她从绳上解下来时,或许是吊的太久,脚麻了,或许是心理原因,美人几乎站立不住。不过瞧她雪白的脸更加煞白,恐怕心理恐惧是主因。

    有女特工贴身跟着,阿莱娜被带去洗澡。不是怕她逃跑,最主要是防止自杀。雷贝壳也离开审讯室,问师婕准备好没有。

    师婕为难地道:“正想跟你说,工具去取了,但暂时没有能处置的犯人,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雷贝壳道:“你们已经审了一天一夜,让她产生适应心理,不用jī烈的手段,很难扭转。我倒是有其他办法,但时间不允许。”

    师婕想了想,道:“如果这样,我只能从普通监狱去找。”

    雷贝壳忽然问道:“袁亦坚是不是还押在这里?”

    师婕道:“当然。”又诧异地道:“你不会想用他吧。”

    雷贝壳理所当然地道:“怎么不能。”

    师婕道:“他已经都招了,而且。”话讲到这里却说不下去。不管是不是已招供,不管是不是会判死刑,真死在这里,也不算大事。

    雷贝壳道:“放心吧,据我观察,阿莱娜不是看上去那么坚强,袁亦坚死不了,顶多受点小伤,还有大苦。这也是他活该。之后只需说明是情况紧急,审讯所需就行,不会有一点问题。”

    师婕被说服,立刻去安排。

    一名特工很快送来外卖的牛排和一瓶红酒。雷贝壳拿进审讯室,静静地等待。不知过了多久,女特工把人犯押送进来。阿莱娜不仅洗了澡,还换了一身新囚服。雷贝壳看看手表,道:“正好三十分钟,看来你洗的很仔细,不错,洗干净好上路。”

    本来很好的话,被最后一句破坏掉。阿莱娜热水洗浴后放松的心立刻再度绷起。

    雷贝壳很满意她的反应。都到最后的关头,此妞还这么爱惜自己的身体,显然是不想死。拉开凳子请她坐下,打开食盒,道:“马克西姆餐厅做的顶级小牛排,世界闻名。”又倒上红酒,道:“这是我家老板娘的sī藏,九八年产的百年马提尼赤霞珠红葡萄酒,好东西。”

    阿莱娜面对最丰盛的佳肴,却下不去手。没办法,最后的晚餐啊。

    雷贝壳拿起刀叉,切下一小块牛ròu,道:“吃吧,以后没机会享受了。”

    阿莱娜踌躇良久,终于下定决心,也不理会那块小牛排,直接下手抓起整块,抱着啃。看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像足一天一夜没吃东西的人。

    雷贝壳心中明白,此妞还没有崩溃,待会的大戏得继续上演。嘴里又道:“慢慢来,我不急,你也不用急,可以慢慢吃,来,喝点酒。”

    阿莱娜没有吱声,但放慢了速度。

    雷贝壳又道:“对,小口小口的吃,这样才健康,不伤胃。”

    面对即将来临的死亡,极度紧张的阿莱娜本能地听从了建议,抱着大块牛排,慢慢地吃。

    单向玻璃外监视的特工们,心中冒汗。马上要杀了人家,还劝要健康,不要伤胃,好冷啊。

    雷贝壳拿起餐巾,擦掉阿莱娜嘴角的污迹,道:“这样才淑女嘛。咱就算死也不能丢掉风度。不然澡不是白洗了。”

    阿莱娜没有言语,却任他擦拭,之后吃起牛排不仅小心许多,也缓慢起来,似乎在细细品尝最后的美味。

    雷贝壳在旁边shì候,不时递上红酒。在他的劝慰下,一餐饭吃了超过半个小时。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