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二章 快乐二天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仅着比基尼的翘tún急速抖动,几乎贴到脸上。§笔趣阁

    WWW.Biquke.Com§雷贝壳能嗅到女孩那里独有的味道。xiōng在扭动,白兔在嘴边颤抖。雷贝壳要拿出最大的控制力以保证不去咬上一口。那对yù手沾着红chún,从头抚到xiōng,伴随扭动的娇躯,爱过小腹,沿着tún线,进入大tuǐ深处。瞧着无比清纯的大学生捎首nòng姿,奉送媚眼秋bō,真想代替那一双yù手啊。

    热舞的最后,美人完全沉浸于舞蹈意境,大胆无比。居然利用大长tuǐ的优势,完全分开tuǐ后,恰好把女孩的最sī密处送到男人的嘴边tǐng动、摇摆。独有的处子清香让人兴奋。淘淘女王没有让人失望,几乎坐进雷贝壳怀中,用电动小马达亵玩那高高鼓起的地方。那苛求的眼神,摇摆的动作,以及似触未碰的摩擦,让人**。

    麦小杏完全目瞪口呆。雷贝壳直到美人消失,还不敢相信。

    张淘淘初始还能镇定地谢场,傲视傻瓜二人组,待热度降低,人冷静后终于躲进帐篷,不好意思面对。两番内疚加上连番变故,让她彻底放开,才有之前的决定。但直到跳舞开始,天生的舞者无形陷入其中,方越跳越上劲,做出远超想像的火辣。

    麦小杏搞不明白发生什么。雷贝壳观察入微,清楚适才只不过是一时冲动,淘淘女王依旧是洁身自好的美人儿公主。白兔就在眼前舞动,那上面布满jī皮疙瘩。这可不是冻的。热舞起来的大美人都冒出汗了。只有一个解释,淘淘女王为艺术献身,很紧张!

    一场视觉盛宴结束。雷贝壳把食物残渣丢进海中,让麦小杏去休息。

    麦小杏傻傻地问道:“大哥要守着火吗?”

    雷贝壳道:“不需要,木材不够,这堆火能烧多久算多久。趁着现在热,快点睡吧。到后半夜,想睡也睡不好。”此岛不在热带,海边的夜很凉,仅有的帐篷保暖有限。

    麦小杏道:“那大哥一起进来吧。”

    雷贝壳道:“等我收拾完。”他不准备矫情,现在是非常时期,能挤在一起,正好更暖和。

    麦小杏先钻进帐篷。

    雷贝壳把柴火集中,延长火灭的时间,之后进入帐篷,就见麦小杏和张淘淘一人一边躺着,留出中间的空地。

    麦小杏道:“大哥是男生,正好当我们的烤炉。”

    雷贝壳没有话说。这是一顶小型的双人帐篷。对方根本就没想让雷贝壳住,奈何二个女生需要热源。就这样,雷贝壳左小杏右淘淘,陷入温柔窝。女生们此时不冷,没有靠过来。待到后半夜,气温降低且火堆余温全无,数次冻醒后不得不往温热的雷贝壳身边挤。谁让女人体寒,男人体热呢。

    第二天,雷贝壳早早起chuáng,顶着晨光干活。麦小杏和张淘淘趁着气温回升,抱在一起睡回笼觉。

    雷贝壳先去搜集淡水的崖壁处,惊喜地发现塑料瓶里存了小半瓶水,有近二百毫升。这是经过山崖过滤的淡水,比最好的矿泉水都纯正。喝上一口,无比甘甜。大自然的馈赠是最好的。剩下的不能làng费,先倒进水壶。把塑料瓶放回原处,继续收集。十四个小时能收集这些,速度出乎预料的快。本以为能有一百毫升就不错,以现在的速度,一天一夜能收集半瓶多,三个日夜几乎装满野战水壶!

    淡水的问题得到极大的缓解。雷贝壳改变计划,继续探查岛屿北部,并搜集枯柴。清晨的灌木丛中遍是lù水。这也是很好的淡水来源,可惜没有衣服或布片搜集。枯枝虽被lù水打湿,但里面是干的,待太阳升起,很快会完全干燥。雷贝壳不急着收集,希冀能再捞些浮木。又huā费两个小时,走过昨日没有探查过的另一半岛,除二个塑料瓶和大块白泡沫,唯一的收获是十余根又长又粗的浮木。里面有些是部分湿,有些全湿,不过放在火堆旁烘烤一会就能烧。

    用绳子把所有浮木绑在一起,直接扛走。返回营地时,正遇上麦小杏大战张淘淘,立时看呆。

    没办法,任谁看到两个长的直赛西施,气死貂蝉的美人,赤luǒ着上身在沙滩追逐打闹,都会看傻。他非但不是近视眼,而且视力非常好。即使距离远,美人上身的yòuhuò之处也看得清清楚楚。张淘淘的极品宝贝已是三番再遇。麦小杏的绝佳嫩处尚是初阅,煞白的红眼小兔生生把人钉住。

    两位美人战得正凶,骤然发现雷贝壳,也呆立当场。

    没办法,任谁看到一个壮汉肩扛如小山般一坨的粗长木桩,都会傻眼。那不是泡沫,即使木材本身很轻,十多根也足够重。雷贝壳不仅扛着,还爬山过来。这是超级赛亚人,还是奥特曼啊!

    雷贝壳最先反应过来,装作没事般扛着木头下来。跟着是张淘淘,左臂抱xiōng护住zǒu光的宝贝,右手如男人般mō着不存在的胡子,得意地瞧着麦小杏,lù出yín·dàng的笑容。

    麦小杏终于醒悟,大叫着一手捂脸,一手护xiōng,冲进帐篷。

    “哦吼吼吼吼吼!”张淘淘发出女王般的胜利声音。

    雷贝壳把木头扔到营地旁,道:“怎么回事?”他也发现麦小杏昨夜还有的xiōng衣不在,明白问题的根源。

    张淘淘贼笑着道:“谁知道,或许小杏梦游游泳掉海里了。”

    麦小杏耳朵尖,没有错过此话,顿时叫道:“肯定是这个臭家伙偷走了,她绝对做得出来。”

    张淘淘非常无辜地摊开手臂,道:“怀疑我,你看看我能藏哪里。”

    雷贝壳头皮发麻,不得不出声道:“小杏,淘淘都对我袒xiōng相待了,不会是她。”

    张淘淘脸儿微红,却忍着羞没有再伸手臂护住xiōng部。有过昨晚的yàn·舞,再次袒xiōnglù·rǔ便没有想象中的尴尬。其实一旦接受某人,很多对女孩非常尴尬的事就变得平常。这也是为什么女孩第一次为何那么重要。

    麦小杏探头看了一眼,不得不佩服好友,但嘴上仍道:“这不能说明什么,她可能把我的xiōng衣扔海里了。”

    张淘淘撇撇嘴,道:“这下我解释不清了。”

    麦小杏嚷道:“大哥,她绝对干得出来。臭淘淘,损人不利己的事你干得多了。”

    张淘淘不好否认,只能干笑,却又掩饰不住得意。

    雷贝壳瞧了一眼,只觉那副表情明显是恶作剧得逞,或狐狸偷到jī的模样。不用再问,事情很明显。某东宫女王不甘独自光光,趁西宫娘娘睡觉时偷走xiōng衣,扔进大海。无奈地道:“别管谁做的,事情已经发生,先考虑眼前吧。”又对张淘淘道:“你惹的麻烦你解决。”

    张淘淘摆摆手,不在意地道:“安啦安啦,没事。”说完走向帐篷。雷贝壳的猜测没错,事情就是她做的。今天醒来回思昨晚的疯狂,立刻发现麦小杏从中起到不好的助推作用,没多想,报复构思就出炉并完美实施。至于xiōng衣,为防被发现,早就系上石头丢海里。不必考虑后果,反正她也没有。既是朋友,当然是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雷贝壳管不了,不过反正对他只会更好,不会更坏,转而继续忙活。用石块和石刀把粗木头劈出缝,再直接靠本身的巨力用手掰开。如此很快制造出一堆劈柴,接着用昨夜留下的枯枝和干草重做引火物和小柴火,然后重复钻木取火。

    张淘淘钻进帐篷,忍受了一番挠痒痒报复后,让麦小杏消了火。之后就是学麦小妹教育麦小妹,把麦小妹的话还回去。

    “大哥都说了,接受现实吧。还有二天,你总不能一直憋在帐篷里,不吃喝拉撒?嘿嘿。”

    麦小杏脸通红,气呼呼地看张淘淘说个不停。之前说的好听,但不是自己,真要luǒ上身面对雷贝壳,又受不了。

    “别说大哥是自己人,就算不是又如何。人家国外还有luǒ体沙滩呢,都是陌生人,照样全脱。你就当到了那里,大家都光着身子,你穿着衣服还刺眼呢。别害羞了,有我陪着呢。”

    麦小杏回想昨夜,到羡慕张淘淘能放开。她从言语上被说服,但心里拗不过去。

    “大哥可是你男人,早晚会被他看光的,早点又如何!”

    张淘淘说的嗓子都干了也不行,唯有放弃道:“我不说了,得节约用水。你要愿意,就憋在这里吧。我要享受阳光、沙滩和美食去!终于不用担心晒出痕迹了。”说着两手托托白兔,钻出帐篷。

    麦小杏羡慕了半天,生生忍住。

    雷贝壳这时把火生好,见只有张淘淘一个人过来,并不意外。对麦小妹的害羞,很了解。这个清纯的女孩要扭过来不容易。遂道:“淘淘,我要去抓早餐,你呢?”

    张淘淘果然不负期望,举手高呼,道:“耶,我也去。”

    雷贝壳欣赏着美人身姿,非常满意昨夜的决断。幸亏没选择错,不然将错过最美好的三天。他拿上工具,扯着张淘淘的手一起入海。

    麦小杏瞧到这一幕,心中一酸。一股好胜之气无形产生,猛然壮大。别人能做到,她也能!两臂护住xiōng部后,多番检查,发现仅仅更性感,确实没有zǒu光。走出帐篷,眼见张淘淘毫不顾忌xiōng前无物,竟直接趴到雷贝壳背上,让带着游向深海,立刻大声喊道:“大哥,我也想下海玩。”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