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十章 悲催到底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两个小美人却不清楚。*笔.趣.阁

    WWW.BiquKe.CoM从表面看,雷贝壳是美sè面前不动如山。实际上,一切美丽都在瞬间欣赏够,并印入脑海。这是早年训练的结果,奇遇之后效果越发变态。休说一个美人,就是惊鸿一瞥数十个大美人,事后也能把每一个人的影像在脑海里清晰地展现。只不过平时不需要,也不必苛求,能欣赏一会美人亦是乐事。

    雷贝壳又看了一下受伤的脚,发现只是略微肿大一些,没有继续恶化,遂道:“行,就这样绑着,别luàn动。”

    “谢谢贝壳大哥。”张淘淘的话非常真诚。毕竟若因崴脚而无法考试,假期就别想好过了。

    麦小杏放下心来,坐回自个的地方道:“这下该老实了吧,看看,叫你跟踪我,立马遭报应。”

    提到这,张淘淘又感到不好意思,干脆道:“天晚了,是不是该回去了。”

    雷贝壳忙道:“别急,我去给你熬碗汤。”

    “不啦,”张淘淘忙道:“我不饿,别麻烦了。”

    雷贝壳故作疑huò,道:“你不是说想吃点夜宵吗?”

    张淘淘大羞,没想到扭头就被调戏,心中无比哀怨,咬牙想:以后别落到老娘手里!嘴里勉强道:“吃点也好。”

    麦小杏嘿嘿偷笑,chā话道:“淘淘别急,贝壳大哥厨艺很好,做的金莺羹能美容养颜,很有效果。”

    张淘淘顿时找到救星,道:“噢,怪不得小杏最近变漂亮了,原来是贝壳大哥的功劳,那我也要喝。”

    麦小杏道:“你不是要走吗?”

    “有汤喝,当然不走。”张淘淘道:“都是喊大哥,贝壳大哥自然要公平,公平,还是公平。”

    “那等着,很快的。”雷贝壳说着去了厨房。

    大厅里,张淘淘恶狠狠地瞪着麦小杏。神情看似凶蛮,若落在雷贝壳眼中,只会觉得无比的娇yàn,直让人萌翻天。

    往日还有其他顾虑,今天碰上不良于行的伤者,麦小杏毫无后顾之忧,得意地装可爱,边喝汤,边挑逗张淘淘。

    张淘淘想张牙舞爪,却发现拿麦小杏没辙,转而继续用眼睛谋杀对方。

    麦小杏各种招式反击。两人无声地闹腾。十分钟后,雷贝壳端上一碗新汤。张淘淘尝过后发现确实美味,预备好的赞美之词随之成倍的冒出,直令麦小杏在旁边小声地嘀咕道:“马屁精。”

    张淘淘虽有听到,但没时间反击,专心讨好雷贝壳,直让对方拍xiōng脯保证,明晚一定会做好药酒,去宿舍推拿。

    三人边喝边聊。半小时后踏上返程。再入男人的怀抱,张淘淘不再像刚才极为不好意思,一句话都不说。适才熏得发晕的男人汗味,此刻闻起来也别有感觉——有点异样,但让人振奋,使得情不自禁地想去吸。

    这等huā痴的举动自不会去做,但躺在雷贝壳怀里的感觉变得非常舒服,两臂自然而然地揽住雷贝壳的头,既减轻男人的负担,又能让脑袋贴到宽厚的肩膀上,更方便地索取男人的气息。

    尚未有入眼男人的张淘淘,今番第一次体味到男人的吸引力。异性相吸果然没有骗人。第一次见雷贝壳,当然不可能立刻爱上或喜欢,就是好感也仅一点点,还是因帮助治疗扭伤。这样一个相当于陌生人的男子,被其抱着非但没有一丝不适,反而产生依恋的感觉。真是奇怪,没发现大个子让她来电啊。她一直等待的所谓懂得欣赏的男人,其实就是能让她感受到爱情火huā,即来电的人。大个子不是,没那种致命的感觉。难到今天是发chūn的日子。张淘淘心中撇嘴,把胡思luàn想抛开。瞧小杏的举动,以后不愁再接触大个子,还是慢慢观察,看看他到底哪儿勾人。

    闲聊几句,三人就已抵达十二号宿舍楼。这次不能只送到楼下,雷贝壳抱着张淘淘,直上四楼。此时已过十一点,宿舍里拉闸断电,只剩楼梯和走廊里的灯光。大部分学生就寝,也有不少夜猫子穷折腾,或聊天,或瞎忙活。

    张淘淘此时醒悟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的状态太尴尬,若让人看到这样被男人抱着回宿舍,明天没脸见人了。她的心揪起。楼梯内很静,没有人。但四楼走廊,偶有人影显现。她心中不由哀叹:这下舞蹈编导班公主的名声算毁了。

    事已至此,又不能怪雷贝壳,谁让她闲着没事玩偷窥呢。舞蹈编导班公主认命地被抱进四零五室。

    屋中没电,麦小杏有备用的手电筒。雷贝壳把张淘淘放到chuáng上,道:“睡觉时小心点,别luàn动受伤的脚。”

    张淘淘乖乖受教。屋中漆黑一片,既没法参观,也不适合待客。雷贝壳直接告辞。麦小杏送走雷贝壳,直接躺倒在chuáng。张淘淘突然哀怨地道:“小杏,我不活了,你杀了我吧。”

    麦小杏纳闷地坐起来,道:“咋了,被煮了。”

    张淘淘幽怨地道:“刚才被人看到了,不知道明天会传成什么样。”

    麦小杏顿时宽心,道:“没事,就二三个人,不会有人相信的。”

    张淘淘不大确定,问道:“真的?”

    麦小杏肯定地道:“当然,这不符合你平日的作风,看到的又不多,传不起来。”

    张淘淘有点迟疑,又觉得此话在理。

    麦小杏道:“别多想了,睡觉吧。”

    张淘淘不再言语。过了许久,没能睡着,又道:“小杏,眼光不错哦。”

    麦小杏果然也醒着,道:“说什么呢。”

    张淘淘有点兴奋地道:“你的贝壳大哥啊,年纪虽不小,但我还是给九十六分,绝对S级,非常优秀。”

    麦小杏对好友的转变很莫名其妙,质疑道:“你不是说他是老男人吗?”

    张淘淘长出口气,无比感叹地道:“男人越老越有味啊。”又补充道:“当然太老也不行,若不然,万一憋得我家小杏变红出墙就是罪过了。”

    麦小杏就知道她说不出好话,咬牙到:“作死捏!”

    张淘淘嘎嘎直笑,道:“这个世界,身份阻止不了爱!年龄阻止不了爱!种族阻止不了爱!性别阻止不了爱!唯一能阻止爱的是——体型!你俩这点虽差距明显,但不仅不会阻止,反而能得到更好的享受哦!”

    这下麦小杏再忍不住,跳下chuáng,跑过来道:“我还是如你所愿,杀了你这小蹄子吧!”

    张淘淘赶紧道:“别别,贝壳大哥说了,不能luàn动。”

    麦小杏本想挠痒,但那样明显会让张淘淘伤上加伤,只能不甘心地道:“给我记着,等好了再收拾你。”

    张淘淘心中得意,有护身符在,不怕喽。再撩拨时,麦小杏聪明的丝毫不理,使她没多久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果然如麦小杏所料,没大动静。晚上十点半,雷贝壳提着药酒上门。

    张淘淘躺在chuáng上未动,但非常热情,先是请坐,又让麦小杏倒茶,再让麦小杏拿东西出来款待。瞧其模样,显然当了一天的大小姐。

    雷贝壳把药酒放到桌上,道:“先别忙,治伤要紧,”又对张淘淘道:“推拿时肯定有点疼,你得忍着。”

    张淘淘有点害怕,道:“多疼?”

    雷贝壳见她lù怯的模样,笑道:“不好说,得看人,有的人无所谓,有的人受不了一点疼。”

    张淘淘立时叫道:“贝壳大哥,我就是受不了一点疼的人啊,有其他办法吗?”

    雷贝壳摇头道:“没有,除非你不想快点好。”

    张淘淘蹙眉道:“我真的不能受一点疼啊。”

    麦小杏chā话道:“行啦,淘淘,就一会,忍忍就好啦。”又对雷贝壳道:“贝壳大哥,别理她,她就是能咋呼。”又见张淘淘yù反驳,抢先道:“别不承认,当初去玩,你说很怕冷,结果呢,下雪穿裙子,tuǐ上只一件弹力kù,谁都没你抗冻。”

    张淘淘无法反驳。

    雷贝壳见此不再犹豫,直接道:“坐到chuáng边来。”

    张淘淘苦着脸道:“昨天睡觉不敢动,背抻着了,起不来。”

    雷贝壳彻底无语,无奈地道:“你是不是看我什么都会治,特意一一伤着来。”

    张淘淘郁闷之心无人能述,委屈地道:“难道不是贝壳大哥与我相克,遇上你后,我厄运不断。”转而又道:“贝壳大哥能治?”

    “这还用问,”雷贝壳道:“有个朋友出自中医世家,被我把本领全挖过来了。以后有头疼脑热,若不愿意吃西药,可以找我。朋友有一套家传的独门按摩推拿手法,要不是被我救过命,根本不会传。像你这背抻着,脚扭伤之类,说是小病,但治不好,容易留下后遗症。不过因是小病,后遗症不明显,不严重,所以不引人注意。”

    “这么厉害,贝壳大哥快给我按摩一下,”张淘淘兴奋地道:“躺了一天,快难受死了。”

    雷贝壳见女孩并不避讳,顿时放下心,道:“先翻过来趴着,小杏帮帮忙。”

    两人一个翻身体,一个护住受伤的脚,把张淘淘翻过身。雷贝壳道:“这个也有点疼,不能luàn动。”

    张淘淘顿时抱怨道:“怎么都有点疼啊,贝壳大哥。”

    雷贝壳呵呵一笑,道:“不疼证明没效果,不疼证明按摩的地方很健康,明白吗。”

    张淘淘苦着脸地道:“好吧,我忍着。”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