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六章 大叔出击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雷贝壳把外国妞翻身脸朝下,紧紧擒住。※笔.趣.阁

    www.BiquKe.COM※适才的变故令阿莱娜受伤不轻,雷贝壳粗野的动作令她痛得咬着牙直吸凉气,但依旧不吱一声。雷贝壳见此愈发小心,干脆扒下她的吊带丝袜把她的手从背后绑上,方拉起她,道:“说说吧,干什么的?”

    阿莱娜扭头不理会。

    雷贝壳无所谓,接着道:“不想说正好,我不想惹麻烦。”又玩味地打量着此妞,道:“从你的手法上看,明显是蓄谋已久,故意接近宫达明,很像间谍。商业间谍很少用绑架这样的jī烈手段,政fǔ或军方间谍才会为达目的,无所顾忌。”

    阿莱娜表情玩味,竟lù出一丝笑容,只不过那是嘲笑。

    “不错不错,居然还笑得出,素质真是够高。”雷贝壳淡淡一笑,感叹地道:“确实该笑,嘉嘉没有事,所以我会把你交给警方,而不是亲自审问。”又用丝毫不带bō动的语调道:“若是我来问,不论结果如何,肯定是死。老实交代顶多会死的人道些。”

    平淡的话透着绝对的无情。世人或许有不怕死的,但没有谁愿意随便牺牲。阿莱娜·泽玛诺娃终于不敢再挑衅,免得触怒煞星。

    雷贝壳见美女变乖,满意地道:“这才对,做俘虏要有俘虏的觉悟。”又道:“我听说安全局最近tǐng忙,正在查找外国间谍,希望不是你,否则想回去就难喽。”

    阿莱娜这下没能控制住,lù出一丝异样又瞬间消失。

    雷贝壳一直盯着,没有错过,笑道:“好好等着吧,你会收到惊喜的。”

    阿莱娜真的笑不出,只能期望对方慢一步,让集装箱进入公海,那样还有翻牌的机会。

    雷贝壳押着人回到宝马车前。宫秋嘉和家里人情绪都稳定下来。陈培明已经通知海关缉sī船和边防海警去拦截运送特殊集装箱的船。能使出绑架的手段,集装箱内装的物品非同小可。只要能在进入公海前追回,失职将变成大功一件。这一点,陈处长很有把握。之前答应阿莱娜过关后,又悄悄在其他地方设障碍,拖延货轮出港时间。待到收到擒获阿莱娜的消息,货轮刚出海没多久。

    宫达明此刻听明白事情始末,不敢相信地望着阿莱娜,想问又害怕雷贝壳。

    雷贝壳怒其无能,不去理会,先打发走哈弗的车主和直升飞机,再把阿莱娜塞进后座,使她趴在车底。他和宫秋嘉一起坐在后面踩着外国妞,让宫达明慢慢开车回黄槟。

    宫秋嘉对雷贝壳的这种处置非常满意,能踩着仇人回去,太爽了。有雷大叔在侧,胆子也变大,对数次恐吓她的阿莱娜直接实施报复。小女生远没有钟慧珺强悍,若小魔女在,绝对敢使出把人往死里整的手段。

    当然也不能小瞧新时代的女生,踹过几脚,发现不解气还累人,很干脆的把目标转移到要害。身为女人,知道女人的弱点。头和下身现在不适合,小女生的魔爪伸向xiōng部,只需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捏一捻,受过专业抗击打训练的阿莱娜已痛得哼出声。

    眼见出效果,宫秋嘉干脆跪坐在阿莱娜的tún部,伸出另一只手使劲又掐又扭另一粒红豆,直把女劫匪痛得禁不住哆嗦,猛得撅起屁股,把狠毒的小女生掀下去。

    雷贝壳适时伸手,接住失去平衡的宫秋嘉。小女生恶狠狠地踹了两脚翘起的屁股,嚷道:“再敢反抗,我让大叔干死你!”

    听到此话,外国妞立时缩tún夹tuǐ,似这样就绝不会被侵犯似的。

    宫秋嘉得意非凡,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雷贝壳看到强悍的间谍被这般作nòng,不禁好笑,道:“要干也是你小叔啊。”

    宫达明无限尴尬,没敢吱声。从解释那一句,宝贝侄女就没跟他讲过话。他也没脸求原谅。至于那个变态厨子,更不能招惹。

    宫秋嘉哼了一声,道:“他没资格,就他那怂样,不是惩罚,是shì候。”说着来气,伸手重重猛拍了一下阿莱娜的屁股,发出“啪”的声音。

    事发突然,阿莱娜本能发出“啊”的声音。

    宫秋嘉顿时如发现新大陆般,叫道:“没想到原来有受虐的倾向。”说着两手“啪啪”连抽,嘴里道:“给我叫啊,爽不爽啊。”

    阿莱娜不知是真喜欢受虐,还是故意挑逗小女生,或者以此来防止更糟的刑罚,反正故意配合地发出“啊啊”的声音。

    宫秋嘉仿佛觉得受到挑战,顿时来了劲,直接把阿莱娜的裙子扯上去,lù出白皙的屁屁。外国妞穿得是性感的T字库,两瓣圆tún完全展lù。“吼吼!”宫秋嘉发出胜利的怪叫,抓住那根布绳,使劲拉扯的同时,猛扇大白屁屁。

    阿莱娜这下真的尴尬。身为受过特种训练的间谍,早有被人羞辱的准备,但被一个小姑娘用S·M的手法挑逗,感觉真的很怪。本来调节情绪,产生的抗拒感顿时消散,代之以下面传来异样的感觉。本来配合的luàn叫有七分演戏,另三分是确实享受过算不上**,只算**的轻微虐待,就如现在这等轻打。现在则只有三分是演戏,防止再受适才的酷刑。另七分却是找回昔日的快感。

    这种情形下还能产生快感,阿莱娜不得不鄙视自己,真不会挑地方挑时候,数年的训练跑到猪身上了。不过为了xiōng部的安危,戏需要继续唱下去,她只能尽量克制那种异样的情绪。

    宫秋嘉玩得很兴奋,鬼兮兮地瞥了围观人士一眼,见大叔看得津津有味,便继续来劲。两掰白皙的屁屁被打的泛红。小女生目标便又下移到嫩白的大tuǐ,也不用扭掐之类招数,只是猛抽很扇,配合上金发美人应景的làng叫,真是一副奇怪的画卷。

    直到小女生忽然把手往大tuǐ根间深处捞了一把,得意地举手到雷贝壳眼前,叫道:“看,大叔,她真湿了,哇哈哈哈哈!”

    这真是不次于小魔女,每个九零后都不能轻视啊,雷贝壳心中无语。

    阿莱娜能想象得到背后的情景,心中无限憋屈,直接把脸贴到车底,不敢抬起。从训练营毕业后曾有过被敌人轮·jiān蹂躏的思想准备,却未曾想男人没有赢,竟然输给了一个无知的小女生,真是太失败了。这固然有为了减轻刑罚,故意讨好的因素,但被对方逗成这样,真的丢人。她可是受过最严格训练的职业间谍啊。

    懊恼之后是自省。说到底,皆因对方是小女生。若男人来执行这种刑罚,久经训练的抗拒心理能完美的控制身体,不会产生意外,而且就算有意外,也一样能高昂着头。

    悔悟已晚,宫秋嘉得意地把手指伸到阿莱娜眼前,道:“sāo货,看看你有多sāo,是不是猪都能让你兴奋。”

    雷贝壳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宫秋嘉诧异地回望,不明所以地道:“大叔,笑什么?”

    雷贝壳努力控制住,道:“嘉嘉可比小猪漂亮多了。”

    宫秋嘉顿时明白适才的语病,不满地道:“大叔,人家在报仇呢,正经点好不好。”

    雷贝壳立刻举手道:“好好好,你继续。”

    情调被打破,如何再继续。就算想继续,对方也不会尴尬了啊。在最爽的时候没有得到发泄,宫秋嘉很郁闷地又抽起屁股,喊道:“sāo货,给我接着叫。”

    阿莱娜这回不配合了,任屁屁被抽的生疼。反正比xiōng部酷刑舒服多了。

    宫秋嘉气急,又捞了一把下面,咬着牙道:“如果不叫,我就找长棍捅下面。”

    阿莱娜菊·huā一紧,心中失语。待再享受到ròu·刑,叫声跟着再起。不是女间谍意志不坚,而是很多事如同吸毒,一旦染上,再难控制。之前为减轻xiōng部酷刑,接受羞辱,配合演戏。现在若不配合,之前的牺牲将白费。既然已被羞辱过,现在只能接着玩。幸而这也不算啥,叫两声而已,在训练营时还接受过专业yàn·舞和假chuáng·戏训练呢。真看开,不算什么。叫两声,又不会掉块ròu。当初假chuáng·戏训练时,还当着数十名男女学员làng·叫呢。这方面,门清。

    听着叫声婉转yín·靡许多,宫秋嘉很受鼓舞,兴奋地扇了半天,手又红又疼,瘫在后座上,嚷道:“大叔,你来抽她,真是个sāo货,太能叫了。”

    雷贝壳暂时没有这种乐趣,就算有也不准备跟敌人玩,遂道:“快到地方了,别玩了。”出发前特意给重案队队长叶浩伦打过电话,要送大功给他。两人约定的地方就在进入黄槟的路口,不远了。

    宫秋嘉恋恋不舍地瞧了瞧地上大玩具,mōmō那被拍软的大白屁股,道:“算你走运,以后别落在大叔手里,不然有你好看。”

    荒诞的盛宴结束,裙子被重新拉下。阿莱娜终于能松一口气,接受此任务前决想不到会有今天啊。把奇怪的感觉驱除,准备迎接真正的考验。

    进入黄槟市前的最后高速路口,数辆警车闪烁着警灯,严查出城的每一辆汽车。看起来,这不是为迎接雷贝壳而设,而是本来就有人盘查。想来宫达明能活蹦luàn跳的带着公民卡自由行动就是用来通过这种关卡。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