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十章 悲催到底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麦小杏当然不相信此话,就凭先天的劣势,脸蛋再美也不会比张淘淘招人。%笔趣阁www.97parse.com%毕竟身高是评判魅力的一大因素。即便如此,她仍喜滋滋地看了雷贝壳一眼,方娇声道:“怎么可能嘛。”

    “怎么不可能,”雷贝壳自信地道:“全艺院也找不到像小杏妹妹这样的好人,勤劳的女孩最美丽!”说着握起拳头有力的晃晃,似在坚定所说。

    这种变着法的夸奖,令麦小杏很受用,眉开眼笑地道:“贝壳大哥才是好人呢。”

    雷贝壳状似jī动地道:“谢谢,非常感谢,终于收到人生第一张好人卡。”

    麦小杏被nòng得错愕,旋即反应过来,嘟嘴道:“贝壳大哥好坏啊,占人家便宜。”

    雷贝壳感觉跟这样的女孩在一起,年轻许多,似又回到年少轻狂,调笑的话自然而然的冒出,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啦。”旋即又接道:“男人真敢学坏,女人立马离开。”

    麦小杏顿时忍不住,抓着汤勺大笑,良久方止住道:“贝壳大哥,别说了,还让不让人家喝汤啊。”

    “那好,你慢点喝,我去外面呼吸新鲜空气。”

    “等一下,”麦小杏抓起装衣服的包,掏出一个小礼盒,递给雷贝壳,道:“和我同屋住的同学兼好友送你的礼物。”

    雷贝壳纳闷地看着麦小杏,很莫名其妙。

    麦小杏拼命忍着爆笑的冲动,道:“打开看看吧。”

    雷贝壳心知有问题,但还是照做。撕开包装,打开一个袋子,顿时傻眼:这是……二条新内kù。是他眼huā,还是世界翻转,异或八零后准备全面超越九零后。哪有未见面就送男人内kù的女孩!

    麦小杏满意此反应,看够戏后方解释道:“贝壳大哥的内kù被我同学不小心整掉,脏了不能要,就买了二条新的赔偿。”

    雷贝壳这才释然,道:“你同学来了吗?”

    麦小杏不知雷贝壳为何有此问,不假思索地道:“没有啊。”

    “那是谁在外面大喘气了半天,也不怕憋坏。”雷贝壳说着往门口走。爱家店的大门两边是整面墙的玻璃,夜里有窗帘挡着,但仍有缝隙。从外面偷窥,轻松看到大厅。麦小杏坐下没多久,雷贝壳就发现有人立在窗户外,一直留心,没有轻举妄动。直到麦小杏提及同学,外面的人反应异样,才有所怀疑,出声试探。

    麦小杏诧异地起身,未及跟上,就听外面传来噔噔的脚步声。她加快速度,待到门口只看到似有若无的黑影消失。

    雷贝壳转头对她道:“你的同学是不是又瘦又高,还有一对大长tuǐ。”

    “是的。”

    “那应该是她没错。”雷贝壳非常肯定地道。他的视力非比寻常,即使外面很黑,也能清楚地看到来客的背影。

    麦小杏立时不满地嘟囔道:“淘淘搞什么鬼嘛。”

    “等你回去问吧,”雷贝壳淡然地道:“我们回去喝汤。”

    人已没影,自不能去追,麦小杏只好作罢。回到桌前尚未坐下,包里手机铃声响起:“当你见到天上星星,可有想起我,可有记得当年我的脸,曾为你更比星星笑得多……”

    麦小杏看了雷贝壳一眼,道:“是淘淘的电话。”电话接通,里面传来极低的声音。麦小杏听了几句,便不得不忍住笑,直到挂断电话方止不住地大笑。过了好久,又róu着肚子道:“笑死我了,刚才的就是淘淘,逃跑的时候不小心,崴脚了,打电话求救呢。”

    雷贝壳摇头失笑,完全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贝壳大哥,还得你出手,”麦小杏道:“我这小身板可背不动淘淘的大高个。”雷贝壳自无不可。

    事实上,张淘淘正是因有他这个大个子在,才会厚着脸皮向麦小杏打电话求助。这是真的没办法的选择,为此犹豫半天,方下定决心。没办法,这种情况下见面,真真要羞煞人。若有一丝其他办法,也不会采取如此下策。适才确实是她在偷窥,目的是想看看何方妖孽收到了她第一次送出的男人内kù。于是便在麦小杏出门后悄然跟上。没曾想被人家发现,一时之间不好意思lù脸,遂慌不择路地逃跑,结果遭了报应。

    麦小杏引路,走了几十米,在路边一排车的后面人行道上,找到坐在路缘石上的张淘淘。舞蹈编导班公主瞧到后面的高大身影,不好意思主动搭话。麦小杏吃吃笑道:“淘淘,这下见到贝壳大哥了吧,让他走近点,好能看清楚。”

    张淘淘听到这,真是悲愤yù死,心中咬牙切齿地大恨死党落井下石,表面强作冷静,道:“我是偶然路过,想吃点夜宵,谁知道这里没路灯,脚踩空路缘石,才崴的。”

    麦小杏听她嘴硬,也不揭穿,又看她提着的鞋,不由气道:“大晚上穿高跟鞋疯跑,练什么技术呢。”

    张淘淘硬撑道:“练盲走呗。”

    雷贝壳见她们斗嘴不停,不再理会,过来蹲下道:“我来看看,”又见张淘淘紧张,忙道:“别luàn动。”

    张淘淘僵着身子不动。雷贝壳仔细看了看,用手轻轻微捏受伤处周围,在张淘淘轻声呼痛中做出判断,道:“不是很严重,肿的也不大,能站起来吗?”张淘淘皱眉摇头,道:“不行,试过了,好痛的。”

    雷贝壳道:“应该没伤到骨头,抹点药,歇段时间能好。”

    张淘淘可怜巴巴地道:“要歇多长时间,不会一百天吧,快考试了。”

    雷贝壳皱眉道:“不好说,伤筋动骨是一百天,你这个轻点,二三十天也正常。”

    “啊!”张淘淘惨叫一声,哀嚎道:“不会吧。”

    “怎么不会,”雷贝壳道:“病看着小,恢复起来麻烦,恢复不好,伤到气血筋络,会有后遗症。”

    张淘淘听说的严重,顿时后悔的想死。没事学人家玩“后窗”干什么,这下好了,跟主角一样待遇了。

    麦小杏注意到雷贝壳表情似有笑意,心有所悟地道:“贝壳大哥,你这么有本事,肯定有办法帮淘淘快点恢复。求求你帮帮忙啦。”

    张淘淘顿时满怀希冀地望着雷贝壳。

    雷贝壳似在踌躇。

    舞蹈编导班公主却心有灵犀,奉献出mí死人不偿命的俏脸,娇滴滴地哀求道:“贝壳大哥,求求你啦。”

    被这样二个大美人软语请求,心无法不软。雷贝壳立刻道:“等我明天配点药酒,给你推拿一番,应该只需一个星期就能养好。”

    张淘淘此时如拨开云雾见着太阳,脸都笑开了,连忙道:“谢谢贝壳大哥。”

    雷贝壳道:“没什么,总不能白收你的礼物。”

    张淘淘的厚脸皮难得泛出红晕。麦小杏见此,嘿嘿直笑。

    雷贝壳道:“你先别动,我去找东西做夹板,免得伤上加伤。”

    麦小杏留在陪身处漆黑路边的张淘淘。雷贝壳从厨房寻到一块薄木板,劈成两掰,拿上绳子回来。用两块木板夹住小脚,无法luàn动就舒服多了。接下来,编导班公主首次被男人当xiōng抱起,难得lù出羞赧的模样。麦小杏提着高跟鞋跟在后面,到羡慕好友不必用脚走路了。

    张淘淘个子很高,但不重。凭感觉大概百斤有余。以她的身高,算是偏瘦。但不论目视,还是抱着,都颇有ròu感,显然美人的身材非常完美,该瘦的地方瘦,不该瘦的地方,分量足够。嗅着少女自然散发的清香,两臂愈发轻松。

    雷贝壳爽着。张淘淘万分别扭。偷窥被逮不说,还被偷窥对象抱着,尤其此人之前并不认识,自己却提前送了一对内kù。真是让人尴尬啊。幸而距离够近,不用煎熬太久。

    回到爱家店,把人放到椅子上,算是真正窥到真貌。

    那对长有一米一的双tuǐ无比完美,白皙的大小tuǐ近乎同一般粗细,宛若两截亭亭yù立的嫩藕。tuǐ根部是超短的牛仔热kù,俏tún以一个惊人的弧度凸出。上身穿着一件瘦小的白sè衬衫,下摆打成结,直系到山峰之下,显lù出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双峰不像钟慧珺那般伟岸,却胜在大小合适。衬衫的布料半透明,让玲珑凹凸的身材愈发yòu人。

    与独秀的身材相比,脸庞亦非常出众,细长的柳眉弯弯如月,明澈的双瞳漆黑有神,秀直的鼻梁tǐng立傲然,娇润的樱chún馋涎yù滴,粉嫩的香腮吹弹可破,所有这些恰到好处的糅合进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产生出让人无法抗拒的mí人气质。还有那头流光闪动的略带bōlàng的披肩长发,越发的衬托出美人的婀娜妩媚。

    如此一个如huā似yù的小美人儿,令人怦然心动,而时不时展现的少女的青chūn活力,更使yòuhuò力愈发的强烈。

    仅是瞬间,雷贝壳就回过神,没再luàn瞄。

    张淘淘为没能mí住大个子有些小失望,随之不由敬佩雷贝壳的自制力,对其也高看一眼。这很自然,她对自己的美貌很清楚,对方表现如此好,只能证明其不凡,由此也对麦小杏的话相信了十分。

    麦小杏也在留心,见到此景明白不是自个魅力差,是某人太牛。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