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九章 三大业务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雷贝壳没料到会如此说,电梯里的小chā曲似乎只代表英大律师的一面。^笔趣阁

    www.biquke.com若要形容她,有句名言最合适:对待同志像chūn天般温暖,对待敌人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对敌人的态度,在电梯里看得清清楚楚。对友人的态度,今天是最好的体现。他很乐意认识这样的女人,遂笑道:“看你这架势,我难道要有永远的免费律师。”

    英丽微微错愕,公事般的冷yàn再无法保持,随着噗嗤的笑声,绽开的容颜如chūn天的huā朵般娇yàn。

    雷贝壳没有错过美景,把这幅醉人的容颜深深藏入脑海。

    英丽似知道自个的魅力,无视眼前男人的略为失神,道:“别做梦了,免费只有一次,下回不管发生什么都算数。”

    雷贝壳道:“没关系,我个人没有解决不了的麻烦,想要用,很难的。”

    英丽闻声挑眉,道:“都像你这样自信,我就要失业了。”

    “不清楚别人,但我自己有自知之明,”雷贝壳道:“你若有法律解决不了的问题,我可以免费帮忙,只有一次哦。”又跟着笑道:“还是永远免费吧,男人该大方一点。”

    英丽本想嘲讽,又反应过来,听出话里的味道。重点是法律解决不了的问题!任志辉案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适才两人显然有别的想法,反应更不像是要乖乖地接受无期。雷贝壳还说过“法律之外的事还是在外面解决”。他们有yīn谋,大yīn谋!

    做为律师,职业需要保守客户的秘密。英丽没做无谓地猜想,反而应承道:“你说的,别找上门的时候狮子大开口。”律师要接触各种各样的当事人。正所谓人生百态,千奇百怪。或者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英丽从业八年,啥鸟都见识过,明白有时候真的需要助力。这种时候算起来极少,但都是危急时刻。雷贝壳若有真本事,留作一道保险未尝不可。

    雷贝壳笑道:“找谁也不能找律师大开口啊。”

    两人又闲聊一番后,英大律师踏着性感的步伐远去。

    此时在前卫艺院十二号宿舍楼,四零五室内正爆发一场大战。

    “小làng蹄子,就知道整日卖sāo,一天换三身衣服都不够,有本事自己洗啊。洗衣机就在眼皮子底下,动动手指头就行,你就是不干,要不要shì候你穿衣啊。告诉你,今天老娘不干了!”

    以上的话语来自向来温柔的麦小杏。勤劳的妹子彻底大爆发,强悍的语言把同住的俏公主喷傻,良久方才小声地道:“明天呢?”

    麦小杏站在屋中间,小手指着赖在chuáng上的同学,直气得说不出话,半天顺下气,大声道:“张淘淘,我要跟你分居!”

    张淘淘死皮赖脸地凑过来,道:“老婆,嫁jī随jī。女人就是cào劳的命,你看,你男人的衣服都是你洗,总不能有了男人,忘了老公吧。”

    麦小杏不客气地道:“我愿意shì候男人,是我的事。”又哼哼冷笑道:“反正你的衣服都在那里,不嫌脏就接着穿。”

    张淘淘瞧着大盆里如小山般的衣物,眉头直皱。她对衣服向来没概念,总是换下就扔一边。反正有勤劳的“老婆”清洗整理,需要时找干净的就行。如今再看,光各式罩罩和kùkù就几十条,想到要把这些洗干净,头皮都要炸了。赶紧把视线转到阳台,上面除一套又大又féi的男人衣服,什么都没了。再扫视屋里,麦小杏的衣服全都不见。

    麦小杏yīn森森地道:“别找了,都被我锁起来了。”

    张淘淘凑过来,哀求道:“杏杏大老婆,我都从你,借我穿穿吧,就这一次!”

    麦小杏不为所动地道:“不行,”又道:“你这么高,穿出去也不能见人。”

    “没事,我能穿的,”张淘淘道:“顶多暴lù一点,正好馋死那些臭男人。”

    “不行,死了这条心吧。”麦小杏道:“有本事去借别人的。”

    张淘淘顿时变成苦瓜脸,进屋后就把衣服脱下丢一旁,再闻那汗味,绝不想再穿。现在只剩三点式,不能出去。这层楼虽没有男舍,但楼上楼下都有,男人为提升两族关系,时时来做友好访问。何况,别人的衣服不好借啊。

    麦小杏见此,lù出一副胜利的姿态,道:“我也不难为你,以后每星期,你负责二四六,我cào劳点,负责一三五七。或者你只洗一天,但一天只能穿一身衣服。”

    张淘淘苦着脸,不愿意答应。签下城下之盟意味着未来苦难的开始。眼珠子luàn转间,忽然发现新大陆,三步并作两步,窜到阳台,直接捞下féi大的男人衣服,道:“小杏,我先借你男人的衣服穿穿。”

    麦小杏勃然大怒,叫道:“张淘淘,你还要不要脸!”

    张淘淘恬着脸,卖萌道:“脸是什么,能吃咩。”

    麦小杏气得说不出话,过去抓住衣服就抢。

    张淘淘赶紧捞住另一边不松手,还道:“把衣服借给我吧,好老婆。”

    麦小杏不放弃,嘴里道:“我真服了你,连陌生男人的衣服都敢随便穿。”

    张淘淘心说:还不是你bī得,要不然谁穿臭男人的衣服。嘴里却毫不在乎地道:“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你的就是我的,我穿就是你穿,这怎么能算随便,这又有什么问题!”

    麦小杏被歪理气乐,但深知今天松口,再无法整治张淘淘。这个身材高挑,出落到完美的舞蹈编导班公主,外表光鲜,内里邋遢的要命。她下定决心,猛然使劲要夺过衣服。

    张淘淘也严防死守。于是出乎两人预料的事情发生。或许是雷贝壳的内kù过于cào劳,总之竟被两个大姑娘扯烂。

    完了,没脸见人了。说出去谁信啊,两个大美人抢男人的内kù抢烂了。麦小杏委屈无比,气得直想哭。

    张淘淘眼见任劳任怨的宝贝老婆要哭,赶紧畏畏缩缩地赔小心,道:“对不起,杏杏,你别急,我马上去买件新的陪你。”

    麦小杏苦着脸,嚷道:“新的有什么用,我怎么还给贝壳大哥。”

    张淘淘暧昧地挤挤眼,道:“就说旧的太旧,特意送件新的呗。”

    “你还说!”麦小杏气得不想理她,又瘪着嘴分辨道:“我跟贝壳大哥只是普通关系,我可没有你那样的厚脸皮。”

    “好好好,我脸皮厚,”张淘淘自嘲道:“没办法,谁让本宫天生丽质啊,不厚脸皮治不了那些臭男人啊。”

    “别臭美了,”麦小杏道:“谁梦里发chūn,大叫老娘这么祸国殃民,怎么就没有男人懂得欣赏呢!”

    张淘淘难得lù出害羞的表情。这是人生一大丑事,同屋住的麦小杏亲耳听到,根本无法否认。她的确称得上天生丽质,脸蛋漂亮,身高有一米七六,再加上一对又细又直的大长tuǐ,不仅有人追,而且是汹涌不绝。奈何没有懂得欣赏的。至于怎样的才算懂得欣赏,唯有小美人自家清楚。

    她叹口气,转而抱住麦小杏,道:“老娘没人要不要紧,有我的亲亲小老婆杏杏在就行。”

    麦小杏试图推开她,嚷道:“一边去,我喜欢男人,你有需要找母猪去!”

    张淘淘嘿嘿一笑,道:“lù馅了吧,”假里假气地模仿道:“我喜欢男人。”又意有所指地道:“我看是喜欢老男人吧,尤其是大哥,大叔,贝壳啦。”

    麦小杏顿时气急,叫道:“小sāo蹄子,找死啊。”说着去挠痒。

    张淘淘平生最怕小强,第二怕就是挠痒痒,立时大呼小叫地躲避,并道:“好杏杏,饶了我吧,我不说,你放心,我绝对为你保密。”

    麦小杏见还说,立时把张淘淘推倒在chuáng上,使劲胳肢腋下,嘴里恶狠狠地道:“小sāo蹄子,今天你是不想好过了。”张淘淘在chuáng上狂滚疯笑。

    两人闹腾半天,方停下说话。经过艰苦谈判,张淘淘成功争取到每日能自由换衣,且每周只需洗一天衣服。当然,麦小杏大方让步,皆因张淘淘的洗衣方式很过分。公主大人不管衣服好坏,sè重或sè轻,全塞进洗衣机里随便搅。这让当初刚住在一起的麦小杏完全看不下去。反正她的衣服也用洗衣机洗,不过是分内外衣和深sè浅sè而已,劳动量没大多少,便接过此活。如今一去近两年,今天特别想整治张淘淘的公主作风。

    洗衣服的事解决。被撕烂的大内kù要换新的。麦小杏根本没等张淘淘提,主动揽下还的任务。死党长得不次于她,但有一对完美的大长tuǐ。那高挑的身材最是勾男人魂魄。这等尤物,不能放去见贝壳大哥。万一引得大哥犯罪,岂不是小妹的过错。

    至于新内kù谁买,麦小杏没争,任务交给张淘淘。原因一是要给公主教训,二是她还没准备好给男人买这种东西。

    夜里,麦小杏带着洗干净的衣服走进爱家店。

    雷贝壳在研究汤品,一楼保持灯火通明。见小杏现身,立刻奉上备好的美容汤。

    麦小杏不客气地直接坐下,道:“贝壳大哥,你的汤很有效啊,我感觉这两天皮肤更好了。”

    雷贝壳哈哈大笑。此汤养颜美容的原理在调节内分泌,使人由内及外的变好,效果不会见效太快。小美人觉得效果好,只能是心情好,有心理因素在。当然,心情开朗,满面chūn风,确实能让人更加漂亮。从此角度,不算说错。便顺着话道:“那就好,以后保持喝,绝对让你变成艺院的校huā。”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