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五章 女生不同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雷贝壳没有拒绝的道理。☆笔趣阁www.biquke.com☆之前应聘时已预支半个月薪水,只因踏上回乡的飞船时身无分文。说来可笑,去酒吧就是用艾姬提前给的钱。算起来竟是准备用母亲刚给的钱去上女儿,世事离奇至此。当然,跟钟慧珺处的好,不能拿钱影响感情。做妈的之前戏言让他多掏点钱,免得吓坏人,却没想到做女儿的非但没被吓坏,还免费服务,并甘之如饴。

    艾姬不知道这些。加钱一方面是褒奖两次解决húnhún,另一方面是雷大厨技艺精湛,值得此价。

    谈话完成,事情结束。艾姬懂得做人,不追究雷贝壳的底细,只是默默地关注。雷贝壳身入厨房,全心去做新品——秘制老鸭汤。

    两案爆发,爱家店受益,有人倒霉。黄槟警察局重案队队长叶浩伦正端坐桌前接受吹风机的咆哮。没办法,分局副局长和黑帮老大一起死在夜总会,影响太坏。BOSS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叶浩伦负责此案,不得不来接受指示,正赶上局长有火,只能认倒霉。

    局长丁伟峯发过火,才有心情发现叶浩伦受了无妄之灾,对爱将不能过分,遂停止吹风,发出指示。

    叶浩伦心领神会,明白关键。黑帮死人不要紧,别说是大佬,全死绝也没事。问题在于分局副局长,上面对二级警督的死需要一个交代。交代的好,屁事无忧。不好,一边歇着去。

    若单纯交代凶犯,非常简单,等那块地盘的新主人出来,交个替罪羊就行。问题还是劳安国,需要叶浩伦查出实情,以便局长定性。

    叶浩伦白挨训,不能向BOSS提意见,就拿三狮堂开刀。本地的黑帮不可怕。身处大星海时代,强人都往外星系跑。无尽的宇宙有无穷的机会。留下的hún子本质上都是软蛋。

    充一把大爷,把人五人六的几位头领好一番欺负。这些头领心中所想全是三狮堂堂主之位,哪敢在此时得罪这个煞星。休说别的,把你拘留二十四小时,什么地盘都没了。叶浩伦解气后,方有心检验两个现场。

    五人致死之处全是喉咙,且是徒手攻击,一人被踩断脖子,一人被拧断脖子。七人包括三个保镖,全没有格斗伤痕。根据谭贵铭和妓女的口供,两案全是一人所为,非常专业和强大。叶浩伦自认面对三个专业带枪者,做不到如此完美。

    嫌疑人确定是死者罗子望带来的朋友,名字不知,容貌普通,除又高又壮,没明显特征。按罗子望的说法,是军中高手,非常厉害。罗子望为何会死,没人知道。

    手下很快又汇报新案情,东郊仓库夜里失火,灰烬中发现一辆面包车,有五具尸体。那是罗子望的产业,车也是他的。据喽啰辨识,尸体可能是罗子望失踪的手下,所以并案过来。

    叶浩伦禁不住吸口冷气,一晚上杀十二个人,好猛好凶!没留一点指纹,东宫夜总会的录像没了,甜梦酒吧灯光昏暗,没监控。折腾这么多,什么都没留下。

    作案如此完美,反而jī起叶浩伦的斗志。沉思片刻,道:“调出周围路线近三天的监控录像,让目击者去找!”此人办事如此利落,必然要踩点,不可能不留下影像。现在城市监控系统非常发达,只要上路或乘交通工具就一定有记录。

    凶手未找出,却能去汇报了。对方的目标是三狮堂无疑,否则不必杀掉劳安国后,还去杀黄均杰。劳安国是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出现在错误的人身边。堂堂副局长为何去哪儿见黑帮老大,往小了说是消遣偶遇,往大了得看领导的意思,不需他这个一级警督管。

    对手彪悍高效,找到或抓住的概率不大,反而压制住三狮堂蠢蠢yù动的头领,少发生几宗命案更现实。不过身为警察,叶浩伦不会轻易认输,先揪出来再说。

    同一时间,艺术学院内娇小女生在迎接吹风机,不过面对的是年轻美人香喷喷的聒噪。补觉到下午方起,仔细洗过衣服,正晾时,同屋住的同学回来,顿时一阵闹腾。先是担心一夜未归,后又埋怨不通知,解释半天搞定,又被注意到晾的是男人的衣服,顿时兴奋。

    “老实交代,昨天是不是去跟男人鬼hún,让我瞅瞅,**没有。”

    “说说,长得如何,怎么勾搭上的。”

    “衣服真大,看来是大块头,虽然不排除大块头有大智慧,但别中看不中用。”

    “瞧衣服,至少一米八五,这么féi,肯定非常强壮,天天压在身上,小心变成妹纸!杏儿,要多学小姑娘骑烈马啊。”

    “这是男式平角内kù吧,还不承认!”

    一个半大的姑娘处在正疯的状态,又身在自由的象牙塔内,言语无禁忌。麦小杏招架不得,遂使出沉默**,堪堪挡住,但当最后一招来临,再撑不了,落荒而逃。

    “说啦不是,只不过感谢人家帮我教训流氓而已。”女孩嚷着钻进被窝。没办法,当初仅扒拉一眼,发现是脏衣服就全卷来,到洗时才发现里面有内kù,只能硬着头皮洗干净。

    “碰到杏儿这样的青chūn美少女,当然要赶走流氓,自己上。英雄救美,实乃幸事,然美人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我从小到大,遇上不少此类桥段哦。”

    “你这个深宫怨fù,找不到男人别来烦我。”麦小杏用被子捂住脑袋大叫。

    眼见女孩口不择言,美人顿时发出宛若凉子女王胜利时的怪叫:“哦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此举令外面的路人浑身直冒jī皮疙瘩。

    晚上,雷贝壳熬好秘制老鸭汤。好大一翁,女老板先尝第一碗。端到嘴边,清香随着热气扑鼻而来。红chún轻吸,一丝飘着些许油huā的白嫩汤汁入口。香而不腻,入口爽滑,味道更是回味无穷。

    “好!”女老板竖起大拇指。眼巴巴地瞅着的众厨师顿时纷纷盛汤品尝。

    雷贝壳lù出满足的笑容,有什么比劳动成果被认同更让人满足。

    艾姬走到他旁边,道:“怎么你熬的汤就是不一个味,”又回思道:“感觉有质的差别。”

    “我有秘制调料。”雷贝壳态度安然地让人咬牙。

    艾姬气恼地道:“我们用你的料也不行。”

    “那没办法,”雷贝壳哈哈大笑,道:“都学会了,我吃什么。”

    艾姬嗔怪一眼,不再苛求,转而享用第一道汤。

    秘制老鸭汤晚上推出,未来几天经过推荐品尝,很快传出名气。此汤口感好,又是补身益气的药膳,自然受欢迎。店里客流大增,收入大长,让女老板瞧雷贝壳愈发顺眼。大块头真是她的福星。自出现,既解决麻烦,又带来生意,一定要拴住。

    晚上关门歇业,艾姬故作正常地道:“雷师傅,麻烦解决,你就不必每天护送我回去了。”

    “哦,也是。”雷贝壳没有反对,点头道。

    艾姬顿时一阵失落,表面未显lù,而是振作地道:“没有麻烦了,晚上也不必在店里守着,该去哪里放松就去哪里。”

    雷贝壳道:“没事,”又开玩笑道:“不需要护送,那上次邀请我喝茶,还算不算数啊。”

    艾姬心中一喜,故作懊恼地道:“本来想逃掉,但你提了,一起走吧。”

    路上,雷贝壳似无意地问道:“小爱晚上在家吗?”

    艾姬顿时蹙眉,叹气道:“这丫头太疯,根本抓不住影。”又道:“你要能碰上,就帮我管管她。”

    雷贝壳心想:她都快成我的管家婆了,怎么管?嘴里劝慰道:“这年纪叛逆难免,过得快乐就好。”

    艾姬自不知道眼前人面兽心的家伙话说的冠冕堂皇,实际是为自身的性福代言,遂大谈艰难育女经。

    两人说着到家。艾姬家是十二层东户,进门就见宽敞的大客厅。左边做餐厅,有餐桌餐椅。右边做客厅,有一套朝南摆放的组合沙发。此时大沙发上lù着一个小脑袋,脑勺朝着二人,理都不理,专心看电视上模特走秀。

    艾姬不满地喊道:“臭丫头,来客人了。”

    钟慧珺不爽地起身,扭头发现雷贝壳,顿时眉开眼笑,就要过来。

    艾姬瞥了一眼,训道:“还不去换衣服,穿着睡衣算什么。”

    “妈啊,”钟慧珺撒娇地喊了一声,道:“雷大叔又不是外人。”又小声嘀咕道:“老古板,穿睡衣出门的都有。”

    艾姬立刻要发火。不是她保守,关键是女儿太暴lù。若是冬天厚睡衣还好,夏天的睡裙非常薄,钟慧珺未穿文xiōng,一对不输于自己的大白兔彻底绽放,把小号吊带睡裙顶的鼓鼓的,不仅lù出半拉腻滑雪白和深邃的沟壑,还完美凸出小红豆。尤其以她对女儿的了解,仅掩住tún部的超短睡裙下肯定是真空的。

    雷贝壳自然看得出小魔女的暴lù,虽对yù遮还lù的chūn光无限眷恋,但不得不抢先道:“小爱,不兴顶嘴的。别人穿睡衣出去丢人,我们不能跟着学不是。”

    “好啦好啦,我回卧室成吧。”钟慧珺说着嘟上嘴,抄起桌上冰jī凌桶就走。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