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五章 继续疯狂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当然……”钟慧珺一个jī灵,忽然清醒,结结巴巴地续道:“做,梦,是做梦。☆笔趣阁www.biquke.com☆”

    艾姬见女儿醒了,不再追究,转身离开。

    钟慧珺抹去虚汗,拍拍心口,怦怦直跳的心脏许久才平复。又回思昨夜的刺jī,暗忖怪不得岛国文艺动作片那么多寝取和目の前。不知道在老妈眼皮子底下爱爱是什么感觉,找机会跟大叔试试。小魔女无法无天,只追求新奇和刺jī,根本不理会事发的后果。

    对她来说,现在疯狂,总比长大再疯狂好。既已**于大叔,自然要充分利用长大前的短暂时光,好好享受,方不年轻无知这一回。接下来,起chuáng洗漱,去学校补觉。

    爱家店内,雷贝壳坦然面对和蔼的女老板,丝毫没有背后偷人家女儿的不安。对常年处于生死之间的大叔,没有什么是禁忌,只有应对一切的理所当然。当然,为回报岳母,除了常去抚慰寂寞,还可继续提供新的美汤,使女老板对账时再无皱纹。

    晚上关门后,雷贝壳去完成另一个任务——为张淘淘做二次推拿。

    再次走进十二号宿舍楼,受到无数学生或明或暗的关注,雷贝壳很不解。他当然不晓得,艺院许多学生认定他为吃掉张淘淘的男人!待走进四零五,又去问麦小杏。麦小杏忍住笑,yù解说,却被张淘淘坚决制止。没办法,总不能告诉雷贝壳,外面的人都以为你上了淘淘女王。若是那样,编导班公主尴尬的可以去死了。

    雷贝壳不置可否,没有寻根问底。即将按摩时,张淘淘提议先给麦小杏做。雷贝壳无甚意见,瞧麦小杏。麦小杏咬着嘴chún,没有多犹豫的点头。这是事先想好的,不必抉择。雷贝壳换地方。麦小杏主动坐到chuáng上,脱衣服。

    即便早有思想准备,在大男人面前更衣仍超出麦小杏的界限。待看到张淘淘期待的眼神,不甘之心立起,又想及曾仅着内衣kù被贝壳大哥抱过,顿时所有尴尬一扫而空。她自然又非常利索地脱去衬衣,趴到chuáng上,主动解开文xiōng背扣,并拉开。

    张淘淘心中微讶,愈发肯定早先的猜测:小杏妹妹果然看上了壮汉贝壳,否则向来害羞的她怎么可能如此干脆地脱衣。再瞧解开文xiōng的速度,没有一点犹豫,就跟不是第一次在雷贝壳眼前做似的。以编导班公主对闺密的了解,若没有类似经历,就算面对新婚老公,脱起衣服来也会扭捏半天。这是生活中单纯的本性决定,麦小杏之所以去酒吧驻唱,就有让自己快快成熟的想法。

    两人背后绝对有一tuǐ,就不知进行到哪步。合为一体当然不可能,搂搂抱抱太单纯,亲亲mōmō恐怕不可避免。瞧拿文xiōng不当回事,大白兔失守极有可能。下面应该没有被袭击,否则小杏妹妹就要早她一步了。

    不提张淘淘臆想症发作,毫无根据地胡思luàn想,这边雷贝壳开始按摩。与对待张淘淘时一样的手法和力气,麦小杏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顶多皱皱眉头,咬咬牙就算完。

    这让张淘淘极受打击,不敢相信地道:“你不疼?”

    麦小杏傻傻地回道:“不疼啊,就是有点酸,tǐng舒服的。”

    张淘淘转而对雷贝壳道:“贝壳大哥,你欺负我!”

    雷贝壳无语,解释道:“正常人就应该像她这样,你那样只能证明身体进入了亚健康,还确实不能忍痛。”

    张淘淘双手抱头,很受伤,哀叹倒霉事怎么都被她碰上。

    麦小杏很享受,头次后悔让张淘淘拔了头筹。早知道这般惬意,在爱家店就该享受。美人完全把雷贝壳大手初触体时产生的电bō忘记。大方的张淘淘当初都很有感觉,害羞的麦小杏只会更甚之,尤其美人心中对贝壳大哥有种莫名的好感。这使得按摩更胜爱抚,麦小杏都止不住想叫出声。可以想象此种情形下,美人的叫声会是何种腔调。幸而醒悟的早,极可能让人误会的异响被咬牙忍住。直到稚嫩的yù背适应粗糙的大手,莫名的情yù方被压下,才能享受按摩的惬意。

    雷贝壳身为劳动者,也有幸福。张淘淘的yù背光洁润泽,让人赞叹。麦小杏的背部毫不次之,还犹有胜出,其肌肤的白皙,在见过的女人里唯有宫秋嘉能媲美。两女都是那种天生的白皙,晶莹透红,绝对让女人嫉妒死。此次按摩,手眼享福啊。

    搞定麦小杏,张淘淘上场。编舞班公主已是破罐子破摔,继续接受摧残。一切依如上次,继续尴尬的姿势保证伤脚安全。反正甘甜自知,她本来就是清白的,又不能控制别人怎么想。

    叫喊初始还能压制,到后来加上药酒的功效,张淘淘再无法控制,又一次放开喉咙。异样的声音在屋内dàng漾,又传递到宿舍走廊。期待许久的八卦女们终于得到满足,安心地放下一件心事,各忙各的去。仅有数名职业八婆,悄悄过来倾听,似准备研究编舞班公主爽了几次,淘淘女王的男人战斗力行不行。

    第二天,新八卦自然诞生。征服女王的男人极其凶悍,半小时内拿下女王无数次,直让女王连呼不行。与此传闻同时散播的还有淘淘女王的亲自爆料,据说麦小妹也被征服女王的男人拿下,成为西宫娘娘。东宫娘娘警告某些心怀不轨的臭男人,若不想被女王的男人教训,就老实点。

    两条消息让人傻眼。一男挑二女,偏偏二女还无比和谐,双·飞啊,真是强悍。佩服之后又很快生出不满。张淘淘被摘走,没人有意见,因为都行动过,失败过,反正得不到。麦小杏不一样。这是新近被风传的舞蹈编导班小妹,很让人动心。怎么转眼就又有主了。不仅编导班,其他班俊男亦不服,想挑战女王家的男人。当然,更多的人怀疑后一条消息的真实性,昨日很多fù女听墙角,根本没听到麦小妹的处子yín。

    对此,张淘淘只能埋怨麦小杏不配合,昨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麦小杏无法反驳。按摩的那点疼痛无法使她发出惨叫,但异样的感受足以产生异样的呻yín。可惜这种声音只会专门哼给贝壳大哥听,绝对不能让张淘淘听到。她唯唯诺诺地道:“我也没办法啊。”

    张淘淘不知跟脚,当她真没法,叹气摇头片刻,又振作精神道:“为那些臭男人烦恼什么,以后跟着我,谁敢sāo扰你,就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麦小杏想到朋友的招数,顿时心虚,又想不出办法,遂默默点头。

    议定之后,再有表白贴,张淘淘强悍的回复道:“干什么,小杏是我家的,谁敢打主意,先过我这关!”

    立时一片偃旗息鼓。这伙人被整怕了,不敢贸然迎敌。虽偶有不怕死的出现,但更多的人选择曲线道路。比如想认识一下女王的男人,请带来交个朋友之类。

    张淘淘不胜烦扰,又找不到理由拒绝,也想把麻烦向雷贝壳传递,毕竟麦小杏是他的女人。为了他,自己一世清名毁于一旦,不能再为他的女人成为全民公敌,遂回道:“可以,等机会。”

    对方立刻打蛇上棍,道:“到期末,快放假了。找时间聚一聚,或者开个舞会和party之类。”

    张淘淘考虑到这些人多有职业舞者,直接道:“舞会就不必了,聚一聚没问题,等我问问何时有空。”

    对方去找地方,二女该愁如何对雷贝壳交待。张淘淘想拿麦小杏做幌子,也不能说幌子,是告知实情。以麦小杏面临的困境和两人的关系,想来雷贝壳会义不容辞地出马,扫dàng群寇。

    麦小杏没有反对,也不担心雷贝壳拒绝。凭她对贝壳大哥的感觉,绝对会答应。

    这落在张淘淘眼中,愈发觉得两人jiān情严重,尤其听到麦小杏竟还愁贝壳大哥如何应对群狼。真是傻姑娘,瞧这千方百计为人家考虑的模样,距离被吃干抹净肯定不远。可惜,祖国又一个huā骨朵要凋谢。想到这,又愤懑。举世无双的淘淘女王竟然被比下去,对方的胜利钥匙还是名义上的她男人,真让人悲催!

    舞蹈编导班公主很快发现更悲催的事——雷贝壳以何身份参加聚会,同学们都以为他是她男人啊!

    麦小杏听到此问题,同样苦恼无解,良久方小心翼翼地道:“不如以实相告。”

    “那还不如让我去死!”张淘淘的话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麦小杏又小声地道:“就算你不说,也管不住聚会上那些男人的嘴啊。”

    张淘淘立时傻掉,无比地后悔答应此聚会,半响方气恼地道:“难道真的什么都说?”

    麦小杏开动脑筋,道:“如果不怕别人luàn说,随便找个理由让贝壳大哥假装你的男朋友都没问题。问题是他们肯定会谈及。”

    张淘淘耷拉着头,被完全击败。

    麦小杏趁热打铁道:“其实告诉贝壳大哥也没什么,把传闻并一起,轻描淡写的讲讲,然后说我们顺势拿了贝壳大哥做挡箭牌,对付烦人的追求者。现在希望大哥亲自出马,把戏演下去。”

    张淘淘陷入深思,不得不同意麦小杏的主意其实非常好。整个事情的关键对她来说,就是面对雷贝壳的尴尬。如今有麦小杏一起分担,尴尬变成两人份,但小杏是正牌女友,尴尬其实无所谓。这样不经意间,她的尴尬也变成小意思,不再让人羞于面对。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