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九章 三大业务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何家别墅里,参加派对的人都没走。※笔.趣.阁

    www.BiquKe.COM※闹腾半夜,天大亮方醒。见不到主人何公子,便去敲专用房间的门,良久没动静,不放心撞门,结果就看到那残忍的一幕。

    叶浩伦穿过凌luàn不堪的大厅,上到二楼闻见扑鼻的臭味,再看前边,遍地是呕吐物。提前赶到的巡警报告说:全是看过现场的报案人吐的。看情形,他们绝对走不进案发的卧室。这算是好消息。

    当重案队警员进入现场,也被残酷的杀人方式震住。这不是单纯的杀人,而是折磨。

    巡警重点介绍电脑上的留字。叶浩伦看过,紧皱眉头。

    有警员道:“这是自诩为夜光明王,要扫尽不平,制造乐土啊。”

    另一警员道:“都什么时代了,还有正义使者,夜光侠。”

    “真是正义使者就麻烦了,说不定会夜夜出现。”

    现场很快检查完。盥洗室的窗台有出入的痕迹,对应窗户下的地面,草儿有踩痕,推断是从此进入。

    叶浩伦抬头望望窗户,问道:“有多高?”

    “四米多吧。”

    “人怎么上去?”

    “不知道,既想做蝙蝠侠或钢铁侠,应该有精巧的辅助工具,否则就是超人了。”其他警员亦赞同这个可能。

    叶浩伦见手下们不自觉地往夜光侠发现罪恶行使正义上偏,不由思忖:电脑上的留言是真的新生超级英雄的开场白,还是有人故意如此,折腾警方。代号“夜光明王”的凶手还会再次出现吗?

    一切都是未知。军方虽有如蝙蝠侠或钢铁侠般提升个人战力的辅助工具,但严格限制向民间流入。还有一个烦人的问题,就他所知,眼前就有一个能做到事的超人,还跟受害者有关联。没错,正是雷贝壳,谁让他跟何公子有交集,偏偏还有非凡的能力,不能不让人联想。

    折腾到现在,时间已是下午。叶浩伦直接去爱家店吃午饭,见见雷贝壳。

    前两天的无妄之灾令艾姬认识叶队长,立刻热情招待。女老板够yàn丽,惜乎叶队长无心欣赏,特别点了雷大厨的汤。

    雷贝壳亲自端进单间,顺便坐下道:“尝尝吧,亲手熬的。”

    叶浩伦按耐住性子,品尝一下,又不得不发出赞叹。这人真是能啊,有一身杀人的本事不提,做汤的手艺也这么高。想到杀人,又盯着雷贝壳,见其满脸淡然,毫无一丝杀气,不由道:“昨晚发生一起血案,你战友的仇家被人放血了,知道吗,”又补充道:“全身的血被几乎放光。”

    雷贝壳表情不变,云淡风轻地道:“你说我才知道。”又道:“恶有恶报,不奇怪。”

    叶浩伦早知会有此反应,道:“凶手留下一首诗表明身份。夜光明王一出,市府彻底震动啊。”

    雷贝壳道:“这样不错啊,多出几个凶神,正好震震那些失去敬畏之心的公仆和失去怜悯之心的世人。”

    叶浩伦也读点杂书,明白官失去敬畏之心,视权力如己物。人失去怜悯之心,与畜生何异。做警察多年,见到许多丑恶,明白此话理之所在。然而做为警察,不能接受法律被践踏,遂道:“英雄再多,不能改变世界。力量失去约束,反而危害更大。”

    雷贝壳呵呵一笑,道:“哪有拯救世界的英雄,能守护一方水土都是极难。个人力量再大,也比不上掌权者和上位者啊!”

    叶浩伦自知说不服一个心志坚定的人,也清楚不管雷贝壳是不是夜光明王,危害都不会超出容忍,转而道:“在其位谋其政,我只能做到能做的。”

    “屁股决定脑袋,非常现实。”雷贝壳道:“有人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要我说,爱做就做,如意就好。”旋即补充道:“对于退休人士,享受人生才是主业,个人爱好可算副业,帮帮他人只能是第三职业。”

    两人机锋打半天,都成功了解对方是什么人。

    叶浩伦明白官员的**和**的祸害,但依旧相信法治是最佳选择。他是敬业的警察,会一直干下去。若抓到某些人的痛脚,绝不会客气。

    雷贝壳有做正义使者的能力,更曾做过。明白超级英雄无法改变世界,甚至连家乡城市也难守护,所以不准备改变世界和守护家乡,但不介意偶尔去做正义使者。毕竟超级英雄的破坏力远比不上**的官员和堕落的黑社会。他也相当敬业。既然已经退休,就优先享乐,偶尔客串。

    叶浩伦不准备再试探雷贝壳是否是夜光明王。案子按正常查,找到雷贝壳头上自不必问。找不到,问了白闹心。

    雷贝壳在叶队长吃过饭告辞后思索是否再行使一次正义彻底转移视线,随后又放弃。一切随缘,事到临头不推,没事老实享福,若像超人般二十四小时随时出勤,除非脑袋被门挤了。

    说起来,许久未见小魔女,距第一次已过八天,该休养好了。都是任志辉害得,晚上没有一点空闲时间。算算日子,倒不用太着急,高中还有一个多月放暑假,大概能有近两个月的自由生活。

    想到这,雷贝壳又有点担心自个。身体虽向来极壮,但毕竟三十过半,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夜夜笙歌。以小魔女的性格,绝对敢夜夜索取。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再折腾也不累。只希望那次奇遇的效果更好些,不至于用上大厨的本事。

    晚上,英大律师的电话姗姗来迟。电话接通,劈头就问是否知道何景豪被阉杀的消息。雷贝壳只说听来爱家店吃饭的叶浩伦提了一句,转而问这事对任志辉案的影响。

    案子极可能会被发回中院重审,影响有好有坏。好的方面是震慑徇sī的法官,或许能令他们秉公而断。坏的方面是何家的反应。儿子惨死,定不会罢休。在找不到凶手的情况下,极有可能迁怒任志辉,甚至怀疑凶手是任志辉的同伙都很正常。

    后续看似很麻烦,但在雷贝壳的后招里只是一个选择题,就看任志辉如何选。当初走正常程序,最期待的结果是被判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且又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这样休息几年,出来重获新生。

    眼下法律不给力,只能退而求此次。雷贝壳做出决定,约英大律师第二天一起去探视任志辉。

    在会见室里,英丽告知何景豪的死讯,并做分析。

    任志辉的心思完全离开案情,听不进一句话。他没有一丝怀疑,绝对相信是雷贝壳所为。只没想到雷贝壳如此守诺,效率这么高,jī动之情溢于言表。

    英丽见此说不下去。这是她代理的最郁闷的案子,不是判决不合理,而是当事人和委托者都不在乎法院的判决。若非此单是免费奉送,绝对要退钱走人。

    雷贝壳也不废话,直接问任志辉道:“你喜欢本来的名字,还是新的?”

    话很隐晦,要让人猜。没办法,会见室有警方的监控,不能luàn说话。不过不需要解释,若是一类人,自能领悟。任志辉明白是问他是想继续用现在的身份打官司,还是隐姓埋名,做另一个人。他没有先回答,而是问道:“那一个能让你更省事。”

    对方上道。雷贝壳满意地答道:“后者。”前者要继续打官司,而打官司是最麻烦的事,否则律师不会让人闻之sè变,而且对方是权势家族,只会更麻烦。

    任志辉没有任何犹豫,立刻道:“那我喜欢后者。”对他来说,小妹的大仇已报,不必再给连长的恩师惹麻烦。

    雷贝壳道:“注意安全,等着换地方。”

    “里面待着可不容易,”任志辉感叹一句,转而对英丽道:“我想放弃上诉,可以吗?”

    英丽正研究两人奇怪的对话,诧异地问道:“为什么?”

    “仇人死了,虽不知道是谁干的,但那是我想做的,判无期也不算冤。”任志辉说的冠冕堂皇,但傻子才信。

    英丽不傻,却猜不出道道。

    雷贝壳暗中点头,道:“也好,当断则断,速战速决。没白受训练。”刑期长短既不重要,自然越快逃离越好,此决断很聪明。

    任志辉道:“已经添了够多麻烦,不能再劳烦了。”

    “做事要有始有终,谁让我摊上了。”雷贝壳道:“既然放弃上诉,很快会执行判决,囚车上小心点。”

    任志辉轻松地道:“明白,小意思。”

    英丽眼见两人商量好莫名其妙的决定,只能干瞪眼。待雷贝壳主动起身,两人离开看守所,语气饱含不爽,话又客气地道:“真抱歉,我没帮上忙。”

    雷贝壳连忙诚挚地道:“是我对不起,本来想靠你争取轻罪,可惜法律不给力,不能给你施展的机会了,抱歉。”

    英丽稍微好受点,无奈地道:“我是律师,只能管好法律以内的事。”

    雷贝壳呵呵一笑,道:“所以我们不想难为你,法律之外的事还是在外面解决。”

    英丽立时生出好奇,又明白地没有问出口,转而道:“这单没帮上忙,以后有事,接着免费。”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