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五章 女生不同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有麻烦也是那hún蛋,我本来就是去找他算账的,不用担心我,”雷贝壳又展示上身健壮的肌ròu,道:“敢再来找麻烦,我揍的连他妈都不认得。+笔趣阁

    Www。Biquke。Com+”

    “真的谢谢大哥。”女孩感动中流出欣喜的泪水。女人是水做的,悲伤流泪,高兴也流泪。女孩不好意思地去抹。

    雷贝壳自嘲地道:“终于从大叔降到大哥,”又解释道:“老板的高中生女儿,比你小不了多少,见我就喊大叔,真让人伤心。”

    女孩噗嗤一笑,差点被凌辱的yīn霾一扫而空,身心彻底轻松。此番意外只被扒去外衣,等于没有任何损失。夏天穿比基尼在海边玩,看得人更多。

    雷贝壳放下心,到底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就是好骗。做好事真难啊,要是告诉女孩实情,不知会吓成什么样。说起来,昨天还犯了错。他易过容,不会被人认出。女孩没有,又是驻唱歌手,肯定有人认识。都是信心太盛,忽视了突然冒出的战利品。不过也不用担心。三狮堂失去二位大佬,将进入残酷的洗牌期,就算有新老大上位,还得应付周围虎视眈眈地同道,不会有人想起一个无名的驻唱女。

    女孩心情变好,转而道:“大哥,我叫麦小杏,你叫什么?”

    雷贝壳道:“雷贝壳,”见女孩瞬间显lù,又压抑的笑容,道:“还酷吧。”

    麦小杏乖巧地道:“很酷,我叫你贝壳大哥吧。”

    “行,”雷贝壳道:“饿了吗,给你做点吃的吧。”

    麦小杏道:“不用麻烦。”

    雷贝壳笑道:“没事,我是这家饭店的厨师,厨房就在下面。”

    麦小杏望望窗外,发现不知不觉间,天空已发白,就要大亮,遂道:“还是不了,时候不早了。”听到下面是饭店,更待不住。饭店开门早,若让人看见在这里住一夜,太尴尬。

    雷贝壳不好强留小姑娘,也清楚其中的问题,遂道:“等以后再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麦小杏想要告辞,站起来才发现裹着毯子呢,里面还是不好见人的三点式。

    雷贝壳见此拍拍额头,道:“当时有火警,走的匆忙,没来得及找你的衣服,”又指着衣橱道:“柜子是老板的,她是女的,里面的衣服虽大点,但应该能穿。”

    麦小杏知道女人的禁忌,摇头道:“那样不好,”又道:“贝壳大哥有旧衣服,随便借我一件就行。”

    雷贝壳不了解女人的麻烦,不好强求。又是别人的东西,不能真的做主。难得尴尬地道:“我就几件旧衣服来回换,没来得及洗。”

    麦小杏噗嗤一笑,道:“没关系,贝壳大哥,有衣服穿就行。”

    雷贝壳向来干脆,闻言指着帆布包道:“都在里面,挑着穿吧。”说完,径自出去。

    麦小杏见此,又是一番感动:真是遇上好人喽。转而打开帆布包,挑了一件军绿背心。放到鼻下嗅嗅,一股浓重的汗味直入腔中。说来奇怪,没感到预料中的恶心,仅觉得异样,甚至怪怪的感觉里有一丝莫名的情绪。女孩不敢往下想,直接套到身上。雷贝壳又高又壮,把汗衫撑得又féi又长。娇小的麦小杏穿上,下摆已能护住tún部,就像一件背心裙。再看更féi大的kù子,干脆不穿。又想了下,直接把所有的脏衣服卷进包里,放到chuáng上,方道:“贝壳大哥,我好了。”

    雷贝壳走进屋,顿时眼前一亮。麦小杏娇小的身材穿上féi大的汗衫,别有一番性感的味道。

    麦小杏感觉敏锐,发现雷贝壳眼中的欣赏,顿时原地打个转,笑道:“还可以吧。”

    “很好,非常漂亮,”雷贝壳夸奖道。

    麦小杏对自己的选择很满意,提起脏衣服,道:“贝壳大哥,我告辞了,你这些衣服,我拿去帮你洗。”

    “不用不用。”雷贝壳连忙推脱。

    麦小杏非常坚持地道:“哪有男人洗衣服的。”

    “我一直都是自己洗,不费事。”

    “不行,”麦小杏道:“你要自己洗,怎么会拖到现在。”

    “没来得及买洗衣机呢。”

    “那正好,我们宿舍有,”麦小杏很郑重地道:“你救我一命,我帮你洗洗衣服有什么大不了的。”

    “别提那,”雷贝壳见女孩有梨huā带雨的趋势,不好再坚持,道:“好吧,让你洗,我们算两清。”

    麦小杏道:“不行,我不想让人家说是忘恩负义,”又狡猾地道:“除非以后你的脏衣服都让我洗,直到贝壳大哥找到老婆。”

    雷贝壳不由心生感叹,好心有好报啊。能救这么善良的女孩,值了!如此贤惠的女子,不知道未来便宜哪个臭家伙。他倒是有一个准老婆候选,可惜小魔女一点不像肯洗衣服的人。面对这样真挚的恳求,拒绝是一种罪恶。当然,内心的懒惰谁都不会承认。

    不用说,麦小杏就从表情上看出态度,高兴地道:“等洗好给贝壳大哥送来,我先走了。”

    “别急,我送你。”

    “不用,打车就行。”

    “打车,有钱吗?”

    麦小杏哑然,包落在酒吧,幸亏没有重要东西。

    “等下楼就知道了,不用推辞。”雷贝壳说着先头领路。

    麦小杏穿着大拖板,吧嗒吧嗒地跟上。六寸小脚穿四十五码的拖鞋,就像撑小船一般。不过总比穿大头军靴强。走出爱家店,立时认出是艺院南路,不由惊呼道:“我们经常来这儿,肯定在贝壳大哥店里吃过饭。”又好奇地看雷贝壳。

    雷贝壳不待她问,就道:“我才来三天,你不可能见过。”

    麦小杏点点头,不再反对相送。

    艺院占地广袤,东南西北四方设四门,夜不关闭。校园内如所预料,绿化非常好。大楼边,道路旁,郁郁葱葱。走一段路还会有各种树木单独成林,内设石椅,供野鸳鸯占据。

    此时有不少人出来跑步锻炼,也有很多浓妆yàn抹的女生返回校园。身为艺院,自然有此类学校独有的风景,校风再严谨也没用。环绕学校一圈的名车会把一切淹没。当然,出淤泥而不染的人永远存在,而且不少,麦小杏明显就是。

    路上闲谈,雷贝壳问起驻唱。麦小杏解释因由。原来是喜欢唱歌,嗓子又好,便到酒吧驻唱,既能长经验,也能贴补生活。她家的条件不差,更谈不上好,而女生没有钱不行。

    说着送到十二号宿舍楼下,麦小杏停住脚步,道:“贝壳大哥,有空我会去爱家店尝你的手艺。”

    “绝对欢迎,包你满意。”又补充到:“昨夜的事别对外人说,什么人问都说不知道。”

    麦小杏滑黠一笑,道:“我醉了,醒来就躺在学校的草地上。”

    雷贝壳很满意女孩的识趣,送别佳人,接着去杀人!藏面包车的仓库还有两个活口,灭掉最安全。走上此路就该有此觉悟。宰了人,放把火烧掉,痕迹全无。三狮堂再跟爱家店扯不上关系。罗子望昨天来放火时没有声张,知道的人全死,死在夜总会不会跟爱家店联系上。去爱家店找事的人见识过雷贝壳的厉害,不会自找麻烦。

    黑帮老大死在自家地盘,如黄均杰般,能封锁消息不外泄。副局长劳安国死在夜总会,是三狮堂残余无法控制的大事。为了防止引火烧身,必须交给警察处理。卢浩鹏遇刺,黄均杰的死亡也再无法掩藏,消息随之飞速传播。

    艾姬中午收到此条流言,确认后不免跟雷贝壳请假一天联系在一起。疑huò缠在心头,让人无比的烦闷,干脆把雷贝壳揪到一边询问。

    雷贝壳一问三不知,推得一干二净。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像麦小杏那样的单纯女孩,告诉实情肯定会吓到。像艾姬这种成熟良家,不一定被吓到,一定会很麻烦。若是钟慧珺听到,恐怕会很兴奋。当然,小魔女的嘴巴牢不牢还需考验。总之,杀人这种事,能做不能说。不管做的如何正义,也一定不能承认,其他的尽情去猜吧。

    艾姬只能压下狐疑,郑重地对雷贝壳道:“不管是不是,以后不准冒这种险。”

    雷贝壳心道:果然如此,又腹诽:这也算冒险,幸亏不知道以前做什么的。说玩命都太轻,根本就是送命。只是美女老板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不能不识抬举。遂道:“放心吧,能吃几碗干饭我自己知道,不会去做危险的事。”

    “那就好。”艾姬稍安心,也知道眼前的男人非常神秘,不是一个弱女人能管的,唯有压下好奇的种子,等待未来解决。

    “这件事发生的倒是及时,”雷贝壳道:“老大挂掉,堂内肯定会内luàn,不会再找店里的麻烦,以后不用愁了。”

    艾姬同意地点头。国人向来只会被从内部击倒。失去头领,正是内luàn之始。

    “我这安全助理做的还算可以吧。”

    “很好,不次于厨师,月薪加五千,你应得的。”

    “算是试用合格?”

    “非常合格,期待你推出新品。”

    “放心,待会就去准备。”

    “下半个月的薪水也预支给你,刚回来,需要用钱。”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