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五章 继续疯狂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安chā在美盟的鼹鼠传回消息,内部有人出售极端重要的技术文件,美盟特工拿到部分文档并经过验证,现已派出特使到黄槟完成交易。+笔趣阁

    Www。Biquke。Com+据信泄密文件源自光启微生物医学实验室。那里肩负政fǔ绝密研究计划,极可能涉及BC药剂专用缓冲剂。

    事关最重要的超级英雄药剂,安全情报部总部被惊动,部长直接干预,拿下处置不力,反应迟钝的黄槟安全局局长,调派长期任职第三总局,熟悉美盟特工的师婕以特派员身份代理局长。根据线索,黄槟安全局内部应有问题。搞定此事,师婕扶正不成问题。

    若是如此,将诞生一位美女特工局长,超年轻的二级警监。对应军衔就是上校,正好追上曾经的雷贝壳。这位大美人仅有三十多岁,也是升职飞快的强人。

    对方八卦之魂又要燃烧,雷贝壳不得不阻止道:“我退休了,太绝密的事不要提。”

    黄兴雷嚷道:“教官就算退休,密级也高我无数吧,”又道:“给你讲点不绝密的,师美人抵达黄槟后,手段独特啊。我有她的原话录音,内部会议记录的。”

    短暂的停滞后,清冷又带着一丝明亮干净的声音传出:“从现在起,放下一切工作,每人写份报告,列出职务和任务,详细说明过去九十六个小时每一分钟的行程,并列出证明人或证明方式。想不起来不要紧,别让我帮着想就行。要先说明,这不仅是为内部调查所做,更重要的是我想检查你们的工作,熟悉你们的现况。我是调查特派员,也是代理局长。这份报告决定对你们现有工作和能力的了解。不要作假,之前是否认真工作并不重要,我看重以后的态度。只要发现有假,不管撒多大的谎,一律直接清退。”

    果然独辟蹊径,非常人行非常事,让人不由赞叹。

    黄兴雷又道:“就靠这些报告,师大局长把不可能泄密的人剃出,剩下的数十人不管是否有嫌疑,全部送去秘密基地集中培训。”

    这一招遍天撒网,闭眼捞鱼,直接肃清内部,保证安全局暂时没问题,剩下只要盯住实验室,就不用担心情况失去控制,如此还能调动全部力量,不必担心再掉链子。

    美人虽牛,但与己无关。不提自家碗里已有极品,单是窝边芳草无数。好不容易脱离秘密战线,暂时不想再有牵扯,遂道:“雷子,别瞎摆活没用的,以后来黄槟,我请你喝酒。”

    黄兴雷郁闷地道:“教官,就你千杯不醉的酒量,我还想多活两年。”

    雷贝壳又闲扯一会,直到黄兴雷有任务,被召唤走。到晚上,钟慧珺也没回来,只是打电话来道歉。雷贝壳表示没关系之余顺带调戏小魔女,说她肯定是害怕,担心明天起不来chuáng,没法去上学。小魔女也不客气,立刻反击,说就是害怕,以后再想吃嫩草,请到学校去。

    去学校暂时不可能,到家里分分钟钟的事。晚上下班,女老板又最后走人。雷贝壳借此感谢给与假期,并大赞小爱,说玩的很好。艾姬客气一番后,雷贝壳顺势提出送女老板回家做回报。

    距上次品茶已有十天,艾姬反思huā痴行为,没有急着再次邀请。今天听到雷贝壳主动,立刻配合同意。雷贝壳路上不着痕迹地回思上次的茶极好,让人回味无穷。艾姬心中自有一点小得意,当初第一时间翻出茶具没做错。这不都过去十天,眼前的男人还念念不忘。待抵达所住楼下,品茶的邀请自然而然送出。雷贝壳故作万分渴望地干脆答应,把女老板捧的志得意满。

    开门进屋之后,正看到钟慧珺xiōng间裹着大浴巾,刷着牙从盥洗室出来。

    艾姬不由怨道:“说过多少遍,刷着牙别luàn跑,就是不听。”

    钟慧珺嘴里全是牙膏,不好分辨,遂横老妈一眼,继续我行我素。

    艾姬见此,无奈地取换鞋。

    雷贝壳在女老板身后,做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似在说:怎么样,不用去学校,我直接追到你家里。

    钟慧珺眼看老妈换好鞋,无法回应,只能瞪眼咬牙。

    艾姬拿到茶具去清洗,路过她时不由道:“呲牙咧嘴的干什么呢,还不快点刷完牙,去睡觉。”

    钟慧珺再遭打击,郁闷无初说。

    雷贝壳幸灾乐祸,愈发得意。

    待艾姬走进厨房,钟慧珺突然拉开浴巾,晃晃大白兔,自傲地展示一番极品身材,又马上裹紧,把一切yòuhuò藏得严严实实。

    雷贝壳傻傻地瞧着这一幕,直到看见小魔女示威地眼神,顿时明白这是在气他就算追到家里,也看得见吃不着,馋死你!

    输人不输阵。雷贝壳张嘴用口型无声道:“吃不着你,就去吃你妈。”知道小魔女习惯没大没小,所以敢开这种玩笑。

    钟慧珺丝毫不生气,直接对口型回应道:“有本事就去吃,不吃不是男人。要真吃到,我给你玩母…女…双…飞的机会!”

    果然,与小魔女斗嘴是人生最没有希望的事。不过遇上钟慧珺,雷贝壳总会把自己替代回十六岁。斗阵还想继续,奈何艾姬端着茶具返回,只能作罢。

    钟慧珺刷完牙,没理由留下,总不能再学上次那般搞出意外事故。这么去睡觉又很不甘心。未见雷贝壳就罢了,情郎就在眼前,享受不到性·福是多么悲催。适才的斗阵仅是斗气,真看到雷贝壳的那一刻,登时兴奋万分,就差直接扑进怀里。跟老江湖相比,chuáng上新嫩的自制力差到没边,食髓知味的小姑娘如何能忍耐。自己想不到办法,转而期待地望雷大叔。

    两人心意相通,雷贝壳明白爆·rǔ萝莉的想法,不动声sè地把手藏到女老板看不到,但钟慧珺能看到的地方,凌空轻轻连画两个V。

    钟慧珺瞧在眼中,暂时没有领会,眼见老妈闲她当灯泡,要撵人,只能疑huò地进卧室,心中念叨道:“W,什么意思?”小女生扑倒到chuáng上,苦思:WC,厕所,藏到厕所里去?肯定不行。V,V,还是W?Window,窗户!要从窗户里爬进来。

    小魔女立时兴奋。深更半夜,情郎从窗户里爬进闺房,一番**后悄然离去。电影里常那么演,想想就让人兴奋,多新奇的体验啊。亢奋良久,忽然又醒及,又不是以前无楼的年代,如今住在十二层,情郎怎么爬。愤懑半天,又生希望。雷大叔不是凡人,说不定会有办法。先打开窗户,然后在期待、怀疑、踌躇、苦思和煎熬中,小女生钻进被窝,瞪大了两眼。

    客厅里,有过上一次的经验,加上临来路上的夸赞,艾姬的状态随心情调整到最佳,烹出的茶愈发清香可人。如上次般,两人闲谈不多,以烹茶和品尝为沟通。此时的雷贝壳完全抛弃适才的幼稚和待会的刺jī,陷入随热气四溢的茶香中。

    路不同,道相通。雷贝壳竟从中找到一丝参禅打坐的感觉,可见女老板的茶艺已mō到道之门槛。待三道茶过,品尝结束,瞧向艾姬的目光充满掩饰不住的欣赏。

    被这般炽热的眼神盯着,虽明白是因茶艺而来,艾姬仍不免心神dàng漾地低下头,去收拾茶具。

    雷贝壳很快醒神,并提醒自己。闺女还在卧室等着临幸,别再招惹母亲了。遂起身告辞。

    艾姬正享受被看中的人关注的乐趣,很是不舍,又觉得适才已得到回报,而女儿就在屋里,遂没再挽留。

    雷贝壳说着客气话,准备去换鞋。

    艾姬却抢先一步,弯腰把鞋拿出,摆到雷贝壳脚边。这等举动,宛如贤惠的妻子,让雷贝壳受宠若惊。艾姬心中有点慌,怪自己太勤快,表面却徒自镇定,当作没事般,淡淡地道:“喜欢喝茶就常来,我平常想烹茶都没人品尝。”

    雷贝壳笑道:“没问题,能享受这等美茶,是我的福气,就算不请,我也得赖着来。”

    艾姬美滋滋地送走客人,看着茶具胡思luàn想半天。不能说女老板真喜欢上某人,只能说默契的茶道交流使女老板对某人的观感无限利好。

    雷贝壳到了楼下没有走远。在yīn暗的角落晃悠近一个小时,直到艾家灯灭许久方走进消防楼梯,爬回十二楼。从窗户钻出,踩着仅数厘米宽的台阶,无声沿到钟慧珺的卧室。

    不出所料,小魔女猜到手势的含义,打开了窗户。悄然钻进去,钟慧珺已熬不住,mí糊睡着。脱光衣服,钻进少女的被窝。钟慧珺立时惊醒,狂喜地扑进大叔怀中。

    乌云遮天,室内昏暗。门口墙边,人影晃动。小魔女被大手死死捂住,发不出一丝声音。随时会被母亲发现的刺jī令两人无比的兴奋。而渡过甜蜜的一晚,正熟睡的艾姬完全想不到自己心仪的男人此刻正在隔壁卧室跟女儿大战三百回合。

    远超此事本身的愉悦令两人再三尝试,直到后半夜方疲敝睡去。第二天,钟慧珺困乏地赖在chuáng上不起。

    艾姬为叫女儿上学,不得不进来扯毯子。

    钟慧珺mí糊中抱怨道:“累了一夜,让我多睡会。”

    艾姬诧异,对这等不着边际的理由很生气,叫道:“你干什么累了一夜!”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