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八章 夜光明王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二天晚上,英丽来电话,此案未分给她的妹妹。*笔.趣.阁

    WWW.BiquKe.CoM英大律师还戏言从未见过警检法三方面如此有效率,就好像任志辉是烫手山芋。警方似怕嫌疑人在看守所出问题,今天上午就把案件侦结,并转给检察院。检察院下午就审查结束,直接向法院提起公诉。到打电话时,法院已经排好主审法官和开庭日期,就在明天下午。

    幸亏案情清晰,嫌疑人供认不讳,不然还真难为警察和检察院的老爷们。英大律师收到的刑事案以前过这两关至少需两个月。果然有压力才有效率。两院内部也传出消息,有领导指示——要从重从快严惩凶徒,还黄槟朗朗乾坤。

    何家未在何景豪身上制造各式重伤,毕竟中间有其他人出手。但精神重创的报告,以及数名顾客精神受到无法恢复的严重损伤的报告都冒出。据英丽的妹妹打探,有女人给法官打电话,叫嚣该判那些持枪行凶的人死刑!

    英丽代理此案,能做的恐怕只有准备上诉。

    事情朝着另一端前进,某些希望果然还是没有好。雷贝壳不愤怒和意外,只是想后招何时用。借助英大律师,他能一起去探视羁押的任志辉,说的话不多,就是不用担心判决,不管如何判,都不必管,他会解决,之前的许诺也会有结果。话很简单,来此的人常说,英丽深悉此案,觉得不对头,但猜不出问题所在。

    第二天开庭审判非常迅速,英丽能施展的机会不多,法官当庭宣判——无期徒刑。任志辉初始表情愤怒,待看到雷贝壳的口型,又偃旗息鼓。事后,英丽很抱歉帮不上忙。雷贝壳答曰:好人会有好报。英大律师莫名奇妙,继续去忙上诉。

    雷贝壳准备行动,还逝者公道。出生时就体验人间的残酷,后来曾为拾荒者、军人、特种兵、特工和间谍,多样的身份造就非凡的人生,见过太多,愈发看透这个表面公平,内里腐朽的世界。公刑既不判,sī刑我来决!

    之前怕影响判决,迟迟未行动,现在无所顾忌。借着事发那天bī不得已出手的因由,找上到庭的何景豪,郑重道歉。

    何景豪反应还算不错。对当日把他救出火海的人感谢不已。

    客气中不免身体接触,一个米粒定位器无声无息地黏在何景豪的衣服上。这是雷贝壳事先备好的工具。在秘密战线工作时,通过网络熟悉许多专业设备供应商。这些地下链条的工作效率极高,所购物品能在一天之内送达九大星球任何角落。只要有钱,军方最新装备也能搞来。

    其实通过手机号或公民卡,再找上老朋友,就能二十四小时监控何景豪,不过那样太小题大作。如今huā几百块,轻松搞定。

    等到夜里,易容做好准备。打开定位器,何公子的所在立刻展现在电子地图中。从附近停车场借来一辆车,直抵望江佳苑。这儿是豪宅别墅区,安防严密。车停在外围,简单翻过三米高的围栏,进入苑内。警惕地观察每一处可能安放监控摄像头的地方,随时隐藏。内里绿化非常好,到处是郁郁葱葱的高树和huā草,易于躲避。一路轻松地进入内部别墅群中,根据信号指示,很快抵达目的地。

    何景豪就在这里。米粒定位器是黑货,阉割版,注重信号的强度,精度极差,不能精确定位。剩下的是雷贝壳的任务。今夜的目的很简单,一报还一报。若单纯宰掉,有无数轻松的办法,亲身来此是准备加倍奉还。

    别墅是两层欧式小楼,里面灯火通明,透过一扇未关紧的窗口往里望,似在开无遮大会。听声音,青年男女有很多。派对正到高cháo,隐约看到四P大戏上演。看情况,何公子想用一场hún战好好地庆祝。

    慢慢的仔细观察,检视过一楼大厅内所有人,没看到何景豪,应该在其他地方。考虑到何公子的特殊爱好,或许会独自享受。根据别墅外观,雷贝壳选择二楼东边的窗口。这里的位置应是盥洗室,不会有人长待,且窗户常年开着,能省去一番手脚。

    别墅外墙简洁光滑,没有影响美观的其他设计。二楼的窗户有四米多高,难不倒雷贝壳。不需助跑,原地起跃,两手就挂到二楼窗台上。手臂使劲,身体一窜,就站到窗台上。从狭小的换气口钻进去,立刻闻道一股清香,是盥洗室保持空气清新的香料。

    微微把门打开一道缝隙,发现走廊内没有人。往远方望,能看到中空的大厅和明亮的大灯。这套别墅设计让一二楼围着大厅,方便举办宴会派对。

    盥洗室门到明亮的楼梯间有四扇门,能听到墙里似有动静,但声音极小,隔音效果很不错。走进左边第一扇门,关的紧紧的,贴在门上能听到里面的奋战声,hún合有男女说话和**,听着不像何景豪。右边第一道门,没声音。左边第二道门,门没有关紧,有一丝缝,但看不见里面。听声音,有皮鞭声,女人的惨叫,片响有一个男人喘着粗气叫道:“小贱人,还敢不要。”

    正主在此。回顾左右,没人出现。缓慢地推开门,没有发出一丝声息。只见一个luǒ体的女人背对着成大字型高高吊起,四肢腕部被绳子拴住,扯向四方。她边痛嚎,边求饶。何景豪同样不着衣物,背对着门,拿皮鞭抽打女人的背部。看那一条条血痕,显然不是玩假的,果然变态。

    雷贝壳用手机拍下一段后,无声走到何景豪身后,直接捏晕。又到嚎叫的女人背后,同样捏晕。他不知道此女是真喜欢,还是被动喜欢,这样处理最省事。世界终于恢复清静。

    回身把门锁好,研究怎么折腾何公子。著名的古代酷刑包括:剥皮,腰斩,车裂,俱五刑,凌迟,缢首,烹煮,宫刑,刖刑,chā针,活埋,鸩毒,棍刑,锯割,断椎,灌铅,刷洗,弹琵琶,抽肠,骑木驴。现代的刑罚五huā八门,新奇的如扒光衣服,吊在旗杆上。绑起来,放N天文艺动作片。残酷的如装箱子里埋地下,还给水给气。

    雷贝壳本想请君入瓮,削掉何公子的五肢塞桶里,最终还是决定艺术点,先绑上吊起,再堵上嘴搞醒,接着让何公子眼瞧动刀,先是最短的第五肢离体而去。疼痛和惊惧下,何景豪直接晕过去。简单包扎,既流血,又不会过快,能有一些时间感受死亡的来临。再拿过大杯子放到身下,使得能听到血滴落下的声音,加重死亡的恐惧。最后用酒泼醒何景豪,低声道:“用心感受人生最后的时光吧,还有六十多分钟,好好想想曾伤害过的人,地狱在欢迎你。”

    何景豪的恐惧无法用笔墨形容,没有当场崩溃已是不错。

    雷贝壳又瞧见滴蜡的蜡烛,便拿来发挥余热。点燃蜡烛,放于脚下,以小火烤脚心,受微弱疼痛刺jī,人更难昏mí。

    何景豪觉着脚心万蚁噬咬般的难受,又感到血液的流失,对死亡的恐惧令他用眼神苦苦哀求雷贝壳。

    雷贝壳不为所动。这种死亡很残忍,但想想何景豪对任佩怡所做,又是活该。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方为真理。

    临去之前,该搞点huā招分散视线,遂打开何公子的电脑,打出一封遗书:我是自杀的,立字为证。我自感今生罪孽太多,特以此番自戮谢罪。愿我来世,多做善事,多积善念,不枉为人。愿我来世,不入畜生,不坠地域,不为饿鬼。

    又知遗书假的过分,还是补上一首打油诗:我乘夜光来,照尽不平事。忿怒化明王,舍身造乐土。

    万事搞定,检查无疏漏,消除一切痕迹,拍照走人。回首再望,雷贝壳第一次发现,mō了一辈子枪,居然还有点文学细胞。

    离开卧室,走廊无人,大厅那边依旧**不止。锁死门,原路撤离,把借来的车送回去,希望对方不介意电子报警器和启动装置毁了。

    临睡前,雷贝壳习惯性地反思今番行动,总结功过。之后又打坐,掏空思想,把血腥戾气除去,提醒自己——你退休了!有空多想想如何调戏小魔女,怎样充实空闲的厨师生活。直到把人从过去拉回来,方轻松地睡去。

    六月二日,叶浩伦自早晨上班心情就不错,本想着终于能轻松一天,一个案子把一切扫空。望江佳苑发生血案,何景豪被残忍杀害。望江佳苑住的是权贵豪富,使得消息在上层迅速扩散。此案影响巨大,有市局重案队负责。叶队长赶往现场时,市里震动,局里沸腾。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