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四章 辣手除恶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两人配合良好,应对极佳。!笔趣阁

    WWW.BIQUKE.COM奈何雷贝壳非常人。近处的保镖枪才掏到xiōng口,已被虚影之手击中喉咙。喉骨瞬间破碎,此人抓着喉咙再无法发声出气,缓缓倒地。远处的保镖此刻正推着卢浩鹏要下楼,却被脚下一绊,直接把老大一起扑倒在走廊。雷贝壳勾脚成功,顺手击碎慌张半天还没mō出手枪的副局长的喉咙,接着再次前进,一脚把趴在地上yù爬起的保镖踩到地上,跟着直接踩断此人的脖子。此时卢浩鹏正爬起,看到这惊恐的一幕。

    昔日敢打敢拼的三狮堂堂主早已被纸醉金mí的堕落生活击倒。他失去往日临敌的冷静,慌忙yù逃,却被雷贝壳单手捏住喉咙,举起撑到墙上,艰难地出声道:“你是谁,为什么?”

    “问你手下的冤魂吧。”雷贝壳不与此人废话,直接捏碎喉咙。

    一切仅发生在数秒间,四人已命丧黄泉,其中包括纵横本地的三狮堂堂主和南里区警察分局副局长。

    雷贝壳扫视吓傻的四个女子。她们被凛冽的目光惊醒,方恍然大悟出大事了,惊恐地大叫。雷贝壳恶狠狠地道:“闭嘴。”四个女子立时失声。

    借卢浩鹏慢腾腾出来的福,此时三四楼都没人出现,雷贝壳又拧断罗子望的脖子。招风耳已经无用,留着徒增祸害。把五具尸体和四个活人塞进大包厢,踩碎所有手机,锁上门,堵死锁眼,施施然撤离。这般举措全为多争取时间去寻找副堂主,否则寻找一个惊恐之鸟可不容易。

    夜总会内的húnluàn还在持续,但稳定许多,毕竟未见火起,而大厅里的人都出去了,剩下的不多。

    雷贝壳下到二楼遇上奔来的谭贵铭,拦住道:“火警是假的,有个喝醉的客人干的好事。老大让我来通知你们,没事!还吩咐让你快点搞定客人,有事等他出来再说。”

    谭贵铭心中虽有狐疑,但确实未见火起,也知道若是虚报,大佬肯定不爽,不想去挨训,便听从雷贝壳的指示,去安排。

    雷贝壳根据事先所问mō进监控室。果然如预计,黑帮分子很不尽责,听到火起都跑了。把适才的录像找到,拿走,断去对方短时间发现真相的可能,然后从侧门轻松离开。

    下一个目标是副堂主。黄均杰最常去的是吉利夜总会、甜梦酒吧和三刀迪厅,其中甜梦酒吧和三刀迪厅是南里区有名的觅食之地,充斥寻找一夜情的孤男孤女。三刀迪厅距离此地最近,首先去。开着借来的车,三分钟后抵达。

    雷贝壳直接找上看场的,用罗子望的名头问副堂主在否。看场的小弟不疑有他,老实回答不在。雷贝壳又赶往下一地,吉利夜总会,仍失望而出。待到甜梦酒吧,得到期待的回答。又问在哪儿,小弟不知道。雷贝壳不急,以罗子望的名头令小弟带着一个个的问。反正不是一个统属,不担心看破。小弟们也不敢质疑雷贝壳的身份,毕竟对方说是招风耳直接派来的,这样的问题留给老大。

    直到第三个,算是管事的,才知道副堂主的所在。顶着罗老大有急事报告,小管事没敢隐瞒,带到一个包厢。这儿只有一个保镖守着,但拦住雷贝壳不让进,让保镖进去禀报,也不同意。叫嚣半天,拿出罗子望的头领身份,保镖终于无奈地道:“不是不给招风哥面子,老大看上一个新来驻唱的学生,追几天没到手,今天发狠,不做好人了,刚把人骗到里面,我怎么敢开门。”

    雷贝壳听此不再多言,似是放弃进去。保镖方放下心。带路的管事走人,留下两个大男人等屋中大佬完事。雷贝壳当然不会干等。卢浩鹏已死,不用再管是否会惊动三狮堂。他先服软,待保镖放松,骤然出手,直接以手掌砍碎对方的喉咙,回身又一脚踹开结识的实木门。

    包房内打扮的油光剔亮的黄均杰被巨响吓得差点不举,气得转身就要大骂,没曾想扭头看到保镖直tǐngtǐng地飞向自己,慌忙中直接滚到一边,跟着还没爬起,就被人一把掐住喉咙。他拼命用手去掰,奈何那手如铁钳,纹丝不动。

    雷贝壳冷冷地道:“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说完直接用劲捏碎黄均杰的喉咙。

    两大龙头玩完,三狮堂也要luàn了。雷贝壳完成任务,也发现计划外的麻烦。一个仅着内衣kù的小巧女孩正歪倒在沙发上。

    在晦暗不定的包房灯光下,她蜷缩着身子向内侧躺,lù出洁白光滑的后背,粉红sè的小内kù紧绷住nǎi白的俏tún,盖住内里的chūn光。滑嫩的yùtuǐ雪白的似两段yù藕,mí人眼眸。最令人惊奇的是那对六寸的小脚,白嫩粉红。脚趾排得整整齐齐,趾部细小,宛若yù指,看上去无比舒心。整只脚秀气无双,似yù如翠,简直就是非凡的艺术品。

    女孩用细小的手臂护住chūn光微lù的xiōng部和两tuǐ间。一头乌黑柔软的长发,此时披散开,遮挡住脸颊。那娇软的luǒ躯似受不了天huā板吹下的冷风,微微地瑟瑟发抖。

    真是可怜的人儿。雷贝壳走近后发现女孩眉头紧皱,喃喃自语,又闻到浓重的酒味。想来应是黄均杰为呈兽yù,强行灌酒,给灌醉了。既是被骗进来,自是好姑娘,不能不救。也是女孩运气好,看眼前情景,明显是准备完毕,就等着干坏事。

    雷贝壳不能耽搁时间。踹门的动静很大,会引来人,带着女孩不好逞威。干脆把人直接抱起就走。此时一股yòu人的甜香气息扑鼻而来。这是美丽的ròu体自然散发的,令雷贝壳不由去看,却见女孩的头发全都垂下,lù出俏丽的容颜。

    呵,是一个清纯的小美人。脸儿是完美的鹅蛋型,额头光洁,皮肤洁白胜雪。因醉酒的缘故,两腮绯红,更添一份yàn丽sè泽。那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此刻显得mí离无神,让人生怜。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柔软的樱chún,让人垂涎。真是一位秀丽清雅的小个美人啊!

    雷贝壳很高兴自己及时出现。如此国sè绝不能让那垃圾副堂主糟蹋。这样的宝贝应该得到应有的呵护。雷贝壳发现自己又做了件大好事,心情愉悦地撤离。从破门到离开,仅有数秒的间隔,远处的人还没从一声巨响中回味过来,又听到火警大作的声音,顿时人群慌luàn,全往门口跑。雷贝壳身入人流,如鱼得水,轻松前进。

    不过人生鼎沸的大厅只见人多,不见人少,有人大呼别挤,又听前面有人狂叫门被锁住了。顿时叫骂声不绝。雷贝壳肩部微摆,轻松拨开人群,挤到门口,对使劲敲门的人道:“闪开。”

    慌luàn的数人听到沉稳的声音,本能让开地方。

    雷贝壳运气直踹,就见两扇金属大门咣当弹开,撞到外墙。那缠绕的拇指粗链子锁被生生拉断。

    人群响起一片欢呼。没人在意雷贝壳的离开,全都急着逃走。雷贝壳顺着人流出去,消失在夜sè中。

    回到爱家店,去除易容,熬制一晚解酒汤,给女孩灌下,再放入被窝,盖好毯子。女孩很快脱离困扰,沉沉睡去。世上没有真正的解酒药,雷贝壳做的解酒汤是让女孩明天不为醉酒难受,并能安稳地睡一个好觉。

    chuáng被占去,雷贝壳干脆去练功。爬上屋顶,月亮仅lù出一丝细小的月牙,月光很弱,聊胜于无。雷贝壳盘tuǐ而坐,呼吸吐纳,陷入无声,很快又无思无想。

    不知过了多久,雷贝壳莫名惊醒,远眺天空,尽头翻出一丝鱼肚白。下面传来走动的声音,原来是可怜的女孩醒了。想来身处完全陌生的环境,会害怕不已。天sè不早,该睡够了。雷贝壳下楼回到卧室,没有贸然进去,而是敲了敲门。

    女孩吓了一大跳,先是如受惊的小兔子般yù裹着毯子藏起,后又醒悟没受一点伤害,应是被好人救了,遂不好意思地道:“请进。”

    雷贝壳推门而入,打开灯。节能灯的光亮再温和,也刺得睁不开眼。女孩半天方适应,眯着眼看助自己脱离苦海的人,发现对方好壮,好威猛,心中不由留下深刻的印象。雷贝壳轻声问道:“睡好了吗?”

    “好了,”女孩道:“谢谢你救了我。”说是感谢,却带着一丝疑huò。

    雷贝壳明白地其意,道:“我去对付黄均杰,就是想欺负你的人,救你是碰巧,不用谢。”

    “碰不碰巧都是您救得,”女孩郑重地道:“小女子实在多谢。”

    雷贝壳笑道:“别您您的,我没那么老。”

    “是不老,年轻着呢,”女孩说着失笑,又道:“我只记得被强灌酒,后来怎么了。”

    雷贝壳轻描淡写地道:“哦,他只脱了你的外衣,就被我闯进去教训一顿,”又道:“放心吧,他被我教育过,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你也不要再去那边,免得生别的事。”

    “你怎么教育的?”女孩好奇地问。

    雷贝壳自不会说出是化为灰灰。杀人对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太可怕。故意展示右上臂健壮的肌ròu,傲然道:“狠狠揍了一顿,保证你有什么仇都报了。”

    女孩顿时一阵开心,关心地问:“不会给你添麻烦吧?”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