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八章 夜光明王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八章夜光明王

    雷贝壳拆下炸药,拿着枪带任志辉下楼。!笔趣阁

    WWW.BIQUKE.COM外面的警察见有人拿枪出现,纷纷紧张的举枪瞄准。叶浩伦一眼瞧到雷贝壳的高大身躯,心生古怪:又有这位主什么事。雷贝壳把枪和炸药放到门口桌上,带着任志辉出门,对叶浩伦喊道:“我说服他出来自首,里面只剩人质,全都安全。”

    听到此话,不论真假,所有人都松一口气。叶浩伦自不会怀疑,立刻命令警察进去收拾残局,自己走到雷贝壳身边,道:“雷师傅不仅兼职大厨,还兼职谈判专家啊。”

    雷贝壳平淡地道:“运气好,他当过兵,我也当过,还熟悉他的部队,就这样扯上了关系。”又指指被拷上警车的任志辉道:“他的事tǐng让人同情,请尽量关照一下。”

    叶浩伦望望任志辉,问道:“有伤人吗?”

    雷贝壳道:“没有,人质就一个,被我打晕放到一边。”又解释道:“两个有仇,我怕人质说出刺jī的话。”

    叶浩伦道:“那就行,没伤人,又有自首,判不了几年。”

    正说着,何景豪被救下来。雷贝壳下手极有分寸,何景豪被晃几下就清醒过来。此时见到任志辉被塞入警车,顿时叫道:“hún蛋,敢拿枪指着我的头,你死定了。你妹妹傻,你更傻,死了活该!”

    任志辉顿时暴躁的yù从警车里跳出去,被两旁的警察死死按住。

    何景豪见此,嚣张地冲任志辉亮出中指。

    雷贝壳脸sèyīn沉,第一次生出火气。不用再确认,错在那方太明显。

    叶浩伦的表情也很难看,让警员请走何景豪后,叹气道:“人质是何公子,案子不好说了。”又忍不住解释道:“他父亲是商务局局长,倒还好,舅舅是副市长,家族很不一般。”

    雷贝壳知道叶浩伦的意思,明白官官相护的现实,道:“他家传闻如何?”

    叶浩伦想了想,决定做回好人,道:“具体不清楚,重案队据说有何景豪的档案,但我没见过。何夫人很爱儿子,还大闹过某中学。”

    话说的婉转,意思却到。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在重案队挂号,绝不是好事。能抹去此节,明显公器sī用。又有护短不讲理的母亲,此家人可想而知。雷贝壳道:“谢谢叶队长,先看看判决吧。”他依旧准备走一走正式程序,不是怀疑叶浩伦的话或试验何家的人品,而是想试一试,即使有一丝可能也好,隐姓埋名或改头换面总不如本来面目自由。反正就算不如意,还有后招帮助任志辉。

    “雷师傅想使劲,得赶快,何夫人是有名的急脾气。”

    雷贝壳见叶浩伦似有误会,道:“我是小厨师,想使劲也没法,看看法律怎么公正吧。”

    叶浩伦顿时皱眉,盯着雷贝壳看,见不似作假,道:“我有个安全局的朋友,只凭能查到的‘终极凶器’四字就令局长知名啊。”

    “哦,”雷贝壳没有lù出一丝惊讶,平淡地道:“我退休了。”又补充道:“你的朋友若想安生,就少点好奇心。这是忠告!”

    朋友挨了一脸吐沫,再大的好奇心也给浇灭。叶浩伦无奈地道:“谢谢关心。”又再次提醒道:“此案事实清楚,判决会极快。”

    雷贝壳接受好意,道:“谢谢。”

    叶浩伦不再多言。说那么多皆因看不惯某些人和事,但现实不是他能改变。

    警察很快完事。艾姬指挥员工恢复开业。这场无妄之灾来的突然,损失无法计算。雷贝壳很体谅女老板,但不得不继续为带来此劫的麻烦者奔走。

    手机上电子地图,查询附近的律师事务所。最近的一家名叫赢家律师事务所,意头不错,直接请假前往。不用乘车,抄近道从高楼内部穿过,抵达两条街外的一栋三十余层的写字楼。

    走进电梯,按下二十三,电梯门正要闭合,被一只素手挡住。电梯门再次打开,先是一只尖细的黑sè漆皮高跟凉鞋lù出,十二厘米长的超细跟透着慑人的性感。鞋跟敲打地面的清脆响声让电梯里的男人心中随之跳动,但随着高跟鞋的主人现身的刹那,又屏住呼吸。果然,一位标准白领女装打扮,但透着冷yàn性感的成熟美人跨步而入。

    乌黑的长发泛着冷漠的光泽。被老天垂怜的白皙瘦脸和尖尖的下巴,是女人梦寐以求的完美脸型。纤细的弯眉和漆黑的双瞳搭配得十分恰当。鼻梁上宽大的黑细眼镜非但未掩住美丽,反而增添一股智慧的高傲。精致的琼鼻下是小巧的嘴儿,粉嫩的樱chún鲜yànyù滴。若说她的脸儿美中透着拒人千里的冷,修长脖颈下的身体则让任何男人浮想联翩。

    绝对标准的黑sè职业女装,绝对的让人垂涎。上身是雪白的衬衫,在大开的领口处浮现出高耸的曲线。与之对比的是极度纤细的腰肢,让整个身体的曲线极度收缩后,又在短裙后侧剧烈的膨胀开,形成浑圆的翘tún。裙子下边延伸出两条黑sè的丝袜,将纤细的美tuǐ包裹得十分修长,每抬足前行一步,都将男人的心晃出来。

    电梯里的四个男人默契的让出正中的位置,供高贵的女王占据。美人在侧,淡淡的体香在狭小的电梯内飞散,让人闻之愉悦。有人似忍不住yòuhuò,终于伸出罪恶的sè手mō上浑圆的tún掰。

    “谁!”美人的声音尖锐又严厉,冷冽的目光扫视四人,恶狠狠地道:“谁干谁断子绝孙!”

    好恶毒,好冷!包括雷贝壳在内的无关三人顿时忍住爆笑的冲动,真是活该。这等绝品美人,远观多养眼,岂可亵玩破坏之。伸手的sè狼遭此意外,再能装也做不出与其他男人一样的反应,直接暴lù。

    美人咬着牙盯着此人,似要把他瞪死。

    sè狼正因适才的话闹心,此时不要脸地嚷道:“看什么看,不就mō了一把,有什么大不了的。”

    美人本不想多追究,现在不客气地道:“想mōmō你老娘,mō你全家去!”

    三个旁观的男人心中大乐,美人的嘴很利,又赢一局,二比一领先!

    若是没外人,或许还好。被三个男人围观,sè狼似觉得不能输了男人的面子,又被恶毒的语言刺jī的恼羞成怒,上前一步叫道:“臭婊子,我撕烂你的臭嘴。”说着yù动手。

    围观者顿时失望,如此丢男人的脸,直接判负出局。雷贝壳看不惯,不像另两个男人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继续围观,直接探手捏住sè狼的手腕,暗中使劲。

    就见sè狼如死虾般弓腰,嘴里狂叫道:“松手松手,要断了,真要断了。”

    雷贝壳令其记忆深刻后,方放开,道:“别太过分。”

    sè狼不敢看强悍的雷贝壳,把怨毒的眼神投向罪魁祸首。未曾想美人从大手提包里mō出一个小巧玲珑的八万伏电击防狼器,还展示的打开,就见火huā在两极间闪烁,滋啦的声音让人汗máo倒竖。

    美人咬着牙,道:“算你走运!”

    sè狼顿时变成乖巧的小绵羊,不敢lù出牙齿。开玩笑,被这东西碰一下,绝对够味。此时电梯门开,十五层到,sè狼希冀的望着光明的天堂,却不敢动。

    美人不为己甚,让开通道,又在电梯门即将闭合时对前行的sè狼喊道:“不要脸的东西,老娘祝你出门天天被车撞。”

    此话顿时令sè狼打个踉跄。电梯里没人同情sè狼,如此没品,活该。但另两个人站得离美人更远了。

    电梯再上行,美人对雷贝壳道:“谢谢你。”

    “没什么,”雷贝壳笑着道:“我是多此一举。”

    “有心就是有心。”美人郑重地道。

    雷贝壳淡淡地笑道:“应该的。”

    之后两人不在言语。二十层走掉另二人。二十三层,雷贝壳和美人同时yù走。雷贝壳先伸手示意道:“女士优先。”

    “谢谢。”美人没有客气,迈开性感的步伐。

    雷贝壳跟在后面,竟然直走到东边尽头,挂着赢家律师事务所的牌子下。两人目的地一样,顿时互视一眼,lù出友好的表情。雷贝壳还是伸手示意女士优先。

    美人却伸出素白洁净的手,热情地道:“你好,我是英丽,这家事务所的律师兼老板。”

    雷贝壳恍然,道:“雷贝壳,有个案子咨询。”

    英丽边引路前进,边道:“你帮了我,咨询免费。”

    “不用,谢谢。我不仅咨询,可能还得请律师。”

    “那这单我免费接,”英丽认真地道:“你若不同意,就不必进去了。”

    雷贝壳只好接受。坐下后,简单讲明案情,着重提了何景豪的背景和叶浩伦的判断。

    “这种案子可轻可重,主要看法官。根据现有情况,不考虑背景,碰上严厉的法官,会判十年以上,不会超过十五年的有期。碰上宽松的法官,能判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若能轻判,服刑二三年就能假释出来。”

    “你也提了,背景是问题,得看法官能不能顶住压力,毕竟严判也是秉公执法。若碰上无cào守的,判无期都正常。我妹妹在中院做法官,若能摊到此案,到不用愁背景压力。不过她是新人,摊到的可能性不大。若真是她,我还不能当这个律师,必须回避。”

    分析的非常清楚,暂时只能等待。雷贝壳把案子委托给冷yàn成熟的女律师,告别而去。晚上又通过麦小杏联系上任佩怡的一些同学。这些学生sī下把所知大胆讲出,任佩怡确实是好女孩,最后离开学校时是被何景豪带人绑走的。何景豪有不少死党,也是权贵公子,在艺院也有女人。这些人曾经聊过,说任佩怡死前在何景豪的别墅里被许多男人强上过。一切都证明任志辉没说谎。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