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四章 辣手除恶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雷贝壳再牛也无法知道别人的心事,否则真得为幸福的烦恼挠头。@笔.趣.阁

    www。biquke。com入手的宝贝女儿不可能放手,满怀期待的母亲则yòuhuò力非凡,鱼和熊掌难以兼得啊。

    若想兼有,倒不用愁外部因素。大星海时代以来,社会愈加发达,性观点已是非常夸张现实。社会道德不会管也管不了,全看个人。若能共处,不管男女,有多少情人都行。若不能,有法律维权。母女同shì任何时候都匪夷所思。有本事搞定两边的是神人,凡人无此忧愁。

    雷贝壳不为没发生的烦恼cào心,回到爱家店做出一番准备,静静地等待。三狮堂一定会报复,前番的违逆大损帮派的威信,这番的灭敌又火上浇油。对方若不行动,就别想安稳地霸占此区。

    打是打不过,用枪便是有保证的选择。功夫再高,一枪撂倒。此招过于jī烈,是否实行要看对方性格。温和的选择是夜里搞破坏,砸店放火都能扳回一程。不论何种方式,今明两天最有可能实行。

    凌晨二点,一辆金杯大面包车停到店外。刹车声惊动假寐的雷贝壳。他mō出备好的钢管,隐身暗处窥视。车上下来三个人,提着两个红sè金属桶。车里有人低声道:“快倒!”那两人赶紧到店门口泼洒液体。

    雷贝壳闻到汽油的味道,心叫不好,直接冲出饭店。

    下来的三人被突然冒出的黑影吓了一跳,又听过爱家店高手的厉害,本能地丢掉油桶就跑。车上发号施令的人见此气不打一处来,又没胆下去阻止懦弱的手下,干脆打着火机,丢向汽油。

    雷贝壳两步越来,挥起钢管,击飞临头的火机。再看前方,下来的三人已有两个钻进去,未熄火的汽车蹭的窜出,最后一个被车上的人连拉带扯拽上去。雷贝壳走到路中间,望着驶出数十米的汽车,lù出轻蔑的笑容。

    这是二十三世纪,不是二百年前,以为这样能跑掉真是太天真了。雷贝壳深吸口气,拉开架势,原地把手中钢管如标枪般掷出。黑暗的道路没有路灯,钢管宛若幽灵消失在夜空。

    瞬息远方传来噗噗的闷响,接着面包车猛得刹住。雷贝壳跑过去,就见车中门被拉开,晃晃悠悠地下来一人。一掌把其打晕,再看车内,死了两个。穿透后窗玻璃的钢管穿透座椅扎透一人后,又穿透座椅扎死司机。还有三个没死的被急刹车撞得七荤八素,没缓过神。全部捏晕,用绳把四个活人绑一起,塞进车中。抽出钢管,把司机推到一边,开车走人。

    绕过三条街,进入一片树林深处。用水泼醒,一个一个审问。一把小刀足以让他们把小时候偷内kù的事都爆出。不是四个黑帮精英没见过血,意志不坚定,而是雷贝壳技术太高,竟施展出等同大太监刘瑾被凌迟三千多刀的本事。虽然没有真完成,但是单看那薄薄的ròu片,四人发誓再也不吃与之相关的东西。

    事情与猜测的不差,根由是三狮堂的一个头领罗子望,也就是刚才放火的发话人和行动者,偶然遇上艾姬,惊为天人,生出觊觎之心。此君倒是明白人,清楚自己五短的身材和见不得光的背景难以正面追求美人,便提高保护费,令女老板过去,准备以势压人,bī迫艾姬委曲求全,成其美梦。

    计划开始很顺利,爱家店受sāo扰,一天没做好生意。可惜没等女老板屈服,第二天冒出不速之客,打跑了三个手下。罗子望不甘心,sī下请帮中强力打手出面,自己躲在后面准备做好人。没曾想高手被抬回去,这下事情闹大,不再是他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到帮派的威信。不找回场子,无法向大佬交待。

    没老大的允许,不能随便动枪。找回场子前更不能告诉老大。三狮堂堂主卢浩鹏非常好面子。统一穿黑衣黑kù就是他老人家觉得威风。告诉这样的人,我办事不利,折了您的面子,不是找罪受吗。没办法,只能晚上偷偷过来放火。结果,被拿了。

    mō清根由,雷贝壳思忖良久。闹到死人,再无法善了。何况事不过三,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实在过分,该还回去了。对于涉入黄赌毒的黑帮分子,最好的改造是人道毁灭。地球上坏人够多,少点还能纯洁环境。

    关键一点,爱家店和艾姬的麻烦要彻底解决。女老板的宝贝女儿都被干了,总不能吃干抹净不认账,他还想着把小尤物永远栓在手里,不做点实事不行。当然,就算没有女儿的献身和漂亮的寡fù,也不会留手。那天主动出面,就是要行侠仗义。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还是有道理的。

    祸因罗子望必须死。此人死必然引起三狮堂的反扑。他手下三次来捣luàn,无法隐瞒。因此最好再把堂主灭掉,使三狮堂陷入内部争斗,那时没人会关心死掉的罗子望,反而高兴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这样就算三狮堂重组,也不会再找爱家店的麻烦。至于为老大复仇,就算有心也找不到目标,何况不可能有心。

    限于退休前的职业本能,雷贝壳选择最简单干脆的手段。死多少人不在考虑范围,不伤及无辜就行。任务的难度不是问题,一个本地小黑帮头目而已,比之强大多少倍的人都已嗝屁朝梁。

    再审,挖出一切有用的。

    三狮堂控制着从天河北路到胜利大街的大片地盘,里面包含艺院南路,有无数饭店,及KTV、桑拿房和酒吧之类夜店。依靠自家的夜店和黄赌毒,赚取大量黑心钱。从收入比例上,保护费其实算小钱。收是为圈定势力范围,并表现主宰地位。

    堂口的核心管理层有一个堂主,一个副堂主和七个头领。堂主不管小事,副堂主不管大事。头领分别负责一块地盘。罗子望是头领之一。白天的精瘦青年地位不低于罗子望,但只是金牌打手。

    老大卢浩鹏,因身上纹有三头狮子得号“三狮”。脾气暴躁,一手打拼出三狮堂。如果听到手下人一对一输了想用枪找回场子,肯定大骂:你们怎么不去死。拿钱去请人,就不信干不过。当然,赢过后,会让目标赚回huā掉的钱。

    这位大佬爱热闹,没事就在自家的东宫娱乐城出没。

    副堂主黄均杰嗜yín,无女不欢,偏偏又爱好良家女子。每天穿梭各家夜店,寻huā问柳。为让三狮堂húnluàn,必须除掉此人。但此人行踪不好确定,只能到时候去常去之地寻找。

    各大头领不是天天汇集。自去年众帮派分过地盘,大哥小弟们都各自享乐。罗子望消失二三天没问题,再长无法保证。反正今天已来不及,明天再行动,也能做好准备。

    从罗子望嘴里问得一处秘密仓库地址,把面包车和人藏进去,搭车返回爱家店。路边夜店非常忙活,但外面人极少。适才的变故虽有人看到,但没人理会。雷贝壳清理掉汽油,关门休息。

    第二天,艾姬上班问情况。雷贝壳回答一切正常,又请假去踩点,采购必需品。晚上找到罗子望,当面活活肢解一个俘虏,把绰号招风耳的三狮堂干将吓破了胆,乖乖合作。

    雷贝壳易容过后,有罗子望带路赶往东宫娱乐城。矗立在最繁华地段的五层娱乐城外表豪华,进去之后更是富丽堂皇,厅中舞池人挤人的盛况更是证明此处为日进斗金之地。

    有罗头领出面,一路绿灯进入。卢浩鹏确实在,但低级húnhún不知道具体地方。直到遇上卢浩鹏的贴心手下,类似秘书角sè的谭贵铭。罗子望上前攀谈,无意地问老大所在。谭贵铭不疑有他,告知在大包厢陪南里区警察分局副局长劳安国喝酒。罗子望问清位置,准备过去。谭贵铭好奇地指问雷贝壳何人。雷贝壳说是外星来的,投奔罗哥hún口饭吃。罗子望解释说雷贝壳乃军中高手,非常厉害,特意带给老大瞧瞧。谭贵铭没有多想。

    二人hún过去后,上到三楼。大包厢外游两个壮汉把门。罗子望小声地道:“他们很厉害的,见陌生人会搜身。”又指指墙上道:“走廊有监控。”

    雷贝壳不怕保镖,他们再厉害也没用,担心的是引起监控注意不利于下步计划。想了想,目光瞄到楼梯口附近的火警器,问道:“楼梯那边呢?”

    罗子望道:“那是消防楼梯,很少有人走,没监控。”

    雷贝壳心下定计,拉罗子望上到四楼楼梯中段,趁其不意,直接击晕,回来趁监控器转向另一边时极速按响火警器,再回去楼道中,假意给罗子望做紧急救治。

    火警一响,夜总会里顿时luàn成天。不管看没看到火起,纷纷往外跑。大包房里的人不敢托大,火不会看身份。卢浩鹏的怒骂很快传出。他一边训斥手下,让其去看情况,一边邀请副局长出去透透气。果然如雷贝壳所料,他们没走电梯。

    雷贝壳架起罗子望,边嘟囔不能喝别喝,边艰难地下楼。两个专门的保镖也护着卢浩鹏和劳安国走来。身后四个huā枝招展的美女急惶惶地yù跑,却又不敢超过大佬。卢浩鹏到很有气度,和劳安国正常前进。

    双方相遇在楼梯口。雷贝壳突然发难,右手猛地把罗子望抛出,砸向远处的保镖,身子跟着电闪消失。保镖专业素质极佳,近处的人瞬间mō出枪,并判明形势,不管飞起的人,紧盯雷贝壳。远处的人拉住卢浩鹏,瞬间换位,以后背挡住飞来的人及可能的攻击。此人呼吸间已发现飞来的人无攻击力,放出后背是仗着有防弹衣保护,不怕枪击。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