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章 无妄之灾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艾姬喘口粗气,正yù说,忽听前面楼梯间传来一个雄厚的声音:

    “都不准动,谁动我蹦了谁。※笔.趣.阁

    www.BiquKe.COM※大厅里的人出去,告诉警察,我在人质身上绑了炸药,敢进来,等着收尸。其他人都回屋,锁上门。”

    话音落下,又一阵更猛烈的húnluàn,桌椅移动倒地声、人跑动声和关门声此起彼伏。劫持者满意顾客的识趣,该出去的出去,没让出去的老实返回单间,关紧门。

    雷贝壳听着楼梯上脚步声往上,很快又停下,跟着传来一声怒斥:“hún蛋,老实点。”之后再无动静,应该是劫持者挟持人质停在楼梯口,那儿正好能监测店门口,还不怕被外面的警察看到。转而低声问艾姬道:“怎么回事,警察来这么快,会飞啊?”

    艾姬低声道:“不知道,刚才小周看到一个男的拿枪指着一个青年人出二楼单间,马上下楼报告,我没报警,过来时警车已到门口。”

    雷贝壳思忖道:“肯定有其他人报警,拿枪的是看到警察才出来。”

    艾姬急得如热锅蚂蚁,希冀地望着雷贝壳,道:“怎么办,有办法吗?”

    “小事而已。”雷贝壳说着抬步出去。

    艾姬慌忙拉住他的胳膊,道:“干什么?”

    雷贝壳平静地道:“解决麻烦。”又拉开艾姬的手,道:“放心,我是专业人士,你的薪水不会白付。”

    艾姬想阻止再劝,却来不及。

    雷贝壳走出厨房,看到店外马路上警车密集地围成半圆,无数警察躲在车后举枪指着饭店,先前幸运离开的顾客被分开问话。警察没有任何行动的意思,想来在等待谈判专家介入。雷贝壳不由心生一丝感叹:真是无妄之灾。

    他举起手,边缓慢地走,边高声道:“我是饭店的厨师,我要出来了,看我的手,没有武器。”

    劫持者顿时紧张起来,大声命令道:“不准出来,回去。”

    雷贝壳降低速度,没有停步,道:“你要把我工作的地方炸掉,还不让人说话啊!”又不待回复,叫道:“这儿出事,我就没饭吃了。”

    劫持者yù发火,恰看到渐渐lù出的两只手,又改变主意道:“你有什么话说?”

    “我话多了,不过得当着面说,”雷贝壳讲得很慢,中间还似大喘气般停顿,一句话说完,已走到一楼楼梯口,转身看到二楼楼梯口间一个强壮汉子手持短管双筒猎枪指着一个高个青年的脑袋。强壮汉子皮肤黝黑,面带愤懑,又有掩饰不住的悲情。高个青年油头粉面,衣着高档,可惜多了一身不符合品味的**马甲。此人惊慌失措,似被吓坏。

    劫持者调转枪口,叫道:“不准上来。”

    雷贝壳这次停下,又仔细瞧瞧对方,突然tǐng直腰杆,沉声问道:“哪个部队的?”

    对方从tǐng拔的腰杆看出军姿的神韵,立刻道:“毒梭特种作战大队,”

    “哦,七一二的人。”

    劫持者顿时一惊,直盯着雷贝壳。毒梭特种作战大队的战区作战编号是七一二,代表第七战区特种作战部队,虽无保密价值,但仍属禁止外传的机密。对方显然是军人。

    雷贝壳放轻松,道:“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上去谈如何?”

    战友之情无与伦比。劫持者虽不至于把后背交给雷贝壳,但没有迟疑的答应,还放松了戒备。

    雷贝壳走上楼,瞬间出手。劫持者即刻反应,抬起枪口。而此时,雷贝壳已经一掌击晕人质,并顺手提起,又用食指压住嘴chún示意噤声。劫持者不明所以,只能配合。雷贝壳把人质放进旁边单间,关门出来,道:“把枪收起来,我若出手,不会给你机会。”

    劫持者不服,想说适才大意,放松了戒备,才来不及。

    雷贝壳冷冰冰地道:“执行任务时永远不能有任何疏忽,不要有任何理由,死人无法开口解释。”

    劫持者听着与教官相同的话,泄气地放弃争辩。

    “你们在单间,警察却提前赶到,还悄无声息,说明你劫持的人身上有报警器,”雷贝壳说着叹气道:“真不知道怎么执行任务的。”

    “我已经退役,不是执行任务。”劫持者辩解,又觉得无力,遂道:“报警器已经找到,毁了。”

    “能醒悟还算没傻到边,”雷贝壳道:“不过,我们的话不想让他听到。”

    劫持者本来肩负巨大压力,被训的有点恼怒,不爽的眼神瞄着莫名其妙占据主动,还拥有优越感的家伙。

    雷贝壳毫不在意,平静地道:“七一二的,大熊信磊,小三行德,娘们沛明……”

    这下劫持者的惊诧无法掩饰。知道名字不难,连绰号都配上必是认识。清楚“娘们”此号,绝不是外人。他入队一年才知道连长陈沛明的外号,禁不住问道:“你认识连长?”

    雷贝壳好奇地道:“他还在当连长?”

    劫持者小声地道:“前年犯错,降了一级,我年初退役,没见有升的希望。”

    雷贝壳气道:“没出息的家伙,当我学生时就属他最娘!”

    劫持者彻底没言语。对方还真实实在在的拥有优越感。军方重资历,不提是军中前辈,就凭连长的老师身份,他就只能挨训,没有说话的份。

    雷贝壳见对方低头,方道:“我是贝壳,听娘们提过吗?”

    “贝壳教官!”劫持者惊喜地敬礼道:“前毒梭3238小队,任志辉。”

    雷贝壳摆摆手,道:“你我不是军人,”又道:“总算还记得我。”

    任志辉jī动地道:“连长经常提,说我们很幸运,您不在了,又很不幸,您不在了,还说您的不败纪录永远无人能超越。”

    “别提那些,”雷贝壳道:“说说怎么回事。”

    任志辉情绪顿时低沉。事情源于他的妹妹任佩怡。任佩怡是艺院学生,相貌不错,被人质何景豪看上,疯狂追求。何景豪是权贵公子,年少多金,卖相又好。结果,两人谈起恋爱,并发生关系。没曾想何景豪是变态,热衷**。任佩怡受不了,要分手。何景豪却缠着不放。几次三番,任佩怡最后甚至报警求助。可惜何景豪家中有关系,没用,反而惹怒何景豪,被掳去豪宅,凌虐至死。事后,警方以自杀结案,并迅速火化尸体。

    任佩怡想向当兵的哥哥求助,但任志辉退役后做雇佣兵,在遥远的陌生星球探险,难以接收通讯,直到最后收到的诉苦求助留信变成遗书和控诉书。这让任志辉陷入自责,不顾一切的赶来,为妹妹讨公道。与外星系有特殊需求不同,亚盟在地球民间实行禁枪政策。正规枪支难搞,但土制枪支容易自制,易于购买。任志辉轻易买到,连同炸药带上。

    爱家店是任佩怡与何景豪相识之地,也被她视作定情之处。任志辉就约何景豪在此见面,想问何景豪,妹妹到底怎么死的。何景豪自恃是地头蛇,又仗着家中权势,横行惯了,胆大的独自赴会,答复更嚣张:一切是任佩怡咎由自取。她喜欢他,他虽喜欢她,但已是过去。她接受不了,便以死相bī,后来更跑到他住处自杀。

    待任志辉忍不住怒气亮出双管猎枪,何景豪又怂了。在枪口的威胁下终道出实情,任佩怡在被凌虐时,被他大意掐死。

    知道实情,任志辉无比愤怒。想杀人时,发现大批警察到来。原来何景豪看到猎枪后按响秘藏在手表上的报警器,连通家里。此手表有窃听功能,已被任志辉发现踩碎。

    于是乎,权贵公子穿上**马甲。任志辉现在不杀他,还想着为妹妹讨回公道。

    雷贝壳见识过太多不平,情绪没**ō动。待任志辉心情稍微舒缓,严厉地道:“还记得行动需要什么吗?”

    任志辉脱口而出道:“情报,计划,退路!”

    “你行动前搜集情报了吗,制定计划了吗,找好退路了吗?”

    “没有。”

    “在我眼里,拿下目标不算完成任务,安全返回才是。”雷贝壳道:“教官怎么教的,忘记了吗,永远不要让怒火淹没理智!”

    “我不需要理智。”

    “不,你需要。”雷贝壳道:“死者已去,不该被打扰。难道你想让妹妹所受的屈辱呈于大堂广众之下。她要那样的官面文章有何用。让罪魁祸首更屈辱的死去,是最好的公道,而你好好的活着才是她最想看到的。”

    任志辉无言以对,只留下痛苦的泪水。

    本来只想解决爱家店的麻烦,奈何扯上战友师生关系。雷贝壳虽非职业正义使者,但不介意多客串一回。杀人能解决的麻烦对他不是麻烦。遂道:“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来解决,必让小妹安息。”

    任志辉顿时不乐意。

    雷贝壳盯着他道:“老规矩,想反对,击败我!”

    任志辉的黑脸顿时垮掉。不是没胆挑战,而是连长讲过无数次雷贝壳的强悍,更公开承认不是教官三合之敌。他打不过连长,又有何能挑战连长的师傅。想丢人也不能在这里,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什么情形。

    “你一会出去自首,剩下我来处理,”雷贝壳道:“进去后,注意保护自己,小心暗算。”

    士兵习惯服从命令,但任志辉仍觉得不妥,问道:“为何帮我?”

    “一是你要炸我的店,”雷贝壳道:“二是我看你顺眼,看那hún蛋不顺眼,三是我向来想做就做,从不怕麻烦。”

    任志辉被强大的气势慑服,没再出声。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