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三章 春堤决口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事情搞定。§笔趣阁

    WWW.Biquke.Com§见到帮中高手拼命也mō不着人家的衣角,húnhún们屁都不敢放一个,老实地看脸sè等指示。

    “把他带走,滚吧。”雷贝壳挥手赶走这些苍蝇。精瘦青年看似只受小伤,但危机未解。若不用对应的缓冲剂解除超级状态,待药效自然退去,身体将大损。雷贝壳很怀疑此人是否有解药。黑市上卖超级英雄药剂的很多,配有对应缓冲剂的很少,对于药剂的后患更是讳忌莫深。

    敌人的麻烦不是麻烦。雷贝壳不去理会那些自作自受的家伙,转身进店。

    艾姬一直关注战局,此刻打开店门,极为高兴地迎接英雄凯旋,嘴里不停地关怀雷贝壳是否伤到,是否累到。

    雷贝壳礼貌地回应中感到一丝不对和熟悉。美yàn女老板笑开huā的俏脸似有不同。微微分神,细细回思,立刻找到。与平日高高在上的老板气派不同,此番有一份崇拜的存在,像极钟慧珺离开时的眼神。母女俩做此等神情时非常相像。

    只不过钟慧珺不是简单的崇拜,而是hún合了爱,包括地上、chuáng上和厨房里。女老板崇拜什么,他不过击退一个,赶走一群máo贼而已。

    雷贝壳很聪明,艾姬确实生出崇拜之心。不过雷贝壳再精明也猜不到,女老板被开始神奇的打斗吸引,悄然用手机录下第三次击倒的画面。她的手机录像每秒有六十帧,就算如此在攻击前后一秒内,六十帧图像中仅有二帧有雷贝壳出脚的动作。也就是说,他只用了不到五十毫秒就完成攻击,超过正常人眼的反应时间。难怪会让人丝毫未觉,以为未曾动。

    通过录像的分帧图像,艾姬充分认识到雷贝壳的强大。这是真正的非人类,传说的强者。这样强悍的超级英雄还非常向着她,生出一点小崇拜也就不奇怪。女人需要关怀,美人喜欢英雄。女老板对自己能引来英雄的关怀,非常兴奋。她本能地为只huā万五就雇到如此强者庆幸,同样又很快担心小池塘养不了真龙。

    此时,女儿早晨的戏言自动冒出:“雷大叔很帅啊,妈妈是不是……”

    艾姬了解女儿,清楚后文的意思,不外乎动心了或想泡他。本来,她没有一点意思,现在立场却坚定不起来。没有依靠的女人日子不好过,尤其像她这样貌美如huā,蜜蜂追着飞的美人。有个超级英雄傍身,生活将多么安逸。宝贝女儿大了,长得比母亲还出sè。这已不是幸福,而是危险之源。若有强者庇护,不必再担心地睡不好觉。

    女人的心思很多。艾姬的脑海瞬息转了三圈,依旧没有结果,只能暂时放下,有空慢慢想。有些事就像洪水,一旦开了口,就再无法阻挡。某些念头是无法当做没产生的。艾姬在放下的同时,告诉自己多观察。仅认识两天就做决定,不仅草率,而且huā痴,还极不负责。

    女老板绝不会想到,十年来首次觉得有资格做女儿爸爸的男人已经先把女儿吃掉,认识时间甚至不到一个小时,而她的宝贝女儿一点没觉得草率。世事出人意料。后làng把前làng拍死在沙滩上不是没有理由。

    英雄又入厨房做本职工作。爱家店恢复平静。与先前各聊各的不同,顾客都在谈论适才的诡异一战。他们也是旁观者,同样没看懂。开始没人想到手机录像,等想到战斗已结束。适才的交锋极为短暂。一群黑社会流氓来时冲冲,去时匆匆,让人感慨无数。爱家店的名字倒被深深记住,并在回去后得到传播。此举让女老板未来看账本时高兴许多。

    夜里关门下班,艾姬不再推脱英雄的护送。路上,她随意地问起雷贝壳的小时候。女老板知道他如此强悍,必有神秘的经历,所以先避开这。

    雷贝壳对悲惨的过去并不介意,反而兴致勃勃地讲起如何离奇地被义父,也就是一个等死的老拾荒者捡到的故事。他被丢弃在一处荒凉的沙滩,那儿少有人去。老拾荒者也不常去,当时还崴了脚,更不该去那么远的地方。可是老拾荒者就是去了,说是听到孩子的哭声。要知道那天雷雨交加,十步外就听不到人声。休说孩子哭,就是大人喊也不行。偏偏老拾荒者说听到了,还坚持瘸着tuǐ过去,就为可能的走失小孩。

    接下来走失的孩子没有,被丢弃的婴儿有一个,刚刚出生。被大雨淋过的幼儿不仅活了下来,还无比茁壮的成长。老拾荒者一直说雷贝壳是天神下凡,不然小小年纪怎么哭的那么响亮,害他瘸tuǐ走了几里地。

    “我是个幸运儿,长大了肯定有福,义父一直这样唠叨。”雷贝壳无限感慨,满脸回忆。老头已走,再听不到唠叨。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义父是对的。”艾姬说着不好意思地抹掉眼角的泪水。真可怜啊,让人无法控制。

    雷贝壳抱歉地道:“对不起,害你流泪了。”

    “没什么,”艾姬忙道:“是我不该让你回忆过去。”

    “呵,我并不难过这些,”雷贝壳道:“老头疼我爱我,付出所有,足够了。”

    艾姬好奇地问道:“你找过亲生父母吗?”

    “没有,”雷贝壳道:“既然他们不要我,就等于跟我割断血缘关系。在那样的雨天,我肯定活不了。他们不会再想一个死人,我这个死人自然不会去烦恼他们。”

    艾姬听得出里面的怨气,不敢多问,转而道:“你后来跟着义父拾荒?”

    “是啊,”雷贝壳笑道:“老板不会嫌弃我这个穷要饭的吧。”

    艾姬噗嗤一笑,道:“你是穷要饭的,我比你好不到哪去。”

    雷贝壳好奇追问。艾姬简单解说。原来她小时候,家里做生意破产,欠一大笔债。一家人靠救济金过日子。等父母有了工作,大部分收入得还债。等到无债一身轻时,父母已累坏身体,早早去世。

    “咱们都是苦命人,就不说这了。”艾姬赶紧结束此话题。

    两人又闲聊一会,抵达家门。艾姬表面犹如昨日般例行邀请上去一坐,喝杯茶。雷贝壳却感受到一丝不同,女老板有点小紧张,似希望答应。他真想上去,不为其他,能参观小尤物的地盘也好。昨夜的美妙令他回味无穷,念念不忘啊。但又另有担忧,不得不拒绝道:“今天不行,我得回去看店”

    艾姬顿时失望难掩,语气不免不渝地客气道:“那下次吧。”

    雷贝壳敏锐地察觉,立刻解释道:“那群húnhún两次白天受挫,nòng不好会晚上会出幺蛾子,得小心。”

    艾姬听此俏脸转晴,到头来对方关心的还是她,遂道:“那你回去吧,小心点。”

    “没事。”雷贝壳说着告辞。

    艾姬待其身影消失,转身依到墙上,以手做扇轻扇微烫的脸庞,心中埋怨刚才的表现太不堪。定好先再观察一段时间,转头却巴不得他去家里。那像三十多岁的成熟寡fù,根本就是大huā痴。女老板却不知道,形容恋爱的女人词很多,却多是盲目,疯狂,傻子,白痴,瞎子,智商等零之类。像可爱和美丽很少用来感慨。

    jī流再奔腾也不如决口的洪水凶猛。一个是细水长流,始终减压,一个是囤积到极点,彻底奔泻,不可同日而语。这恰是艾姬所临的情形。她禁yù十年,饥渴十年,又不是对**懵懵不懂的青涩少女,而是深悉男女美妙的成熟少fù,对于夹在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之间的寡fù,好不容易发现幸福,又怎能按耐得住。

    chūn心就怕寂寞。有了心,就无法像先前一样轻松压制。如同堤坝不破,简单修补就不会出事。若堤坝决口,投入再多的力量也不一定能挡住。尤其艾姬的爱情经验并不丰富。当年早早结婚,未及享受爱情的美妙,便陷入家庭的琐碎中。之后是长久的闭锁,憋得美fù比大姑娘还饥渴,是以一天都等不了,宛如大huā痴。

    离开的雷贝壳不知道无奈之举恰达到yù擒故纵的效果。不管艾姬事后如何自省,心中失落总是无法否认,直到走进家门,失落又变成庆幸。之前麻烦缠身,没心思做家务。宝贝女儿又不会帮着收拾。屋里现在又脏又luàn。若让雷贝壳看到,不仅没脸见人,更不用妄想给女儿找爹了。

    “真好!”艾姬得意地挥挥拳头,然后撸起袖子,大扫除。

    没过多久,钟慧珺回来,见到干净明亮的客厅,大吃一惊,在卧室找到努力工作的母亲,好奇地道:“今天什么日子?”

    艾姬听得出背后的意味,恼怒地道:“干活的日子。”

    钟慧珺感觉到里面的火气,吐吐舌头退出去。

    艾姬亏心地瞄了瞄门口,lù出羞赧的模样。若有男人看到,定会魂都被勾掉。这才是真正熟透的水蜜桃,丰满多汁,娇yànyù滴。

    此时客厅里又传来钟慧珺的声音:“妈,怎么把旧茶具翻出来了,洗的这么干净!”

    艾姬深吸口气,恢复正常,道:“我想喝茶,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钟慧珺感觉妈妈今天口气很冲,不敢再说,直接溜进卧室。

    艾姬干完活,又摆nòng一番茶具,回忆以前擅长的茶道,不由寻思:喜欢喝什么茶呢。明天去休息室看看,还是直接问?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