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三章 请悠着点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换过衣服出来,雷贝壳又有机会继续欣赏娇俏学生妹。★笔.趣.阁

    www。97parse。com★钟慧珺和宫秋嘉出来的急,尚未脱去校服。两人所在的南里三中校服取水手式样,但又不同。女生上身是白sè短袖小衬衫,系红方格领带,下身是红方格褶皱裙,带白长袜。与标配及膝不同,钟慧珺和宫秋嘉所穿的极短,仅能盖住tún部,应是sī下所改。

    与当日酒吧初见暴lù的性感不同,钟慧珺今天清纯许多,只因小巧的水手服掩不住傲人的伟岸,是以超脱成熟的身材依旧勾人眼球。

    宫秋嘉也是一个美人,容貌不输于钟慧珺。如玫瑰huā瓣般yàn丽的鲜嫩脸蛋上,镶嵌着一双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顾盼生辉间似会说话。tǐng俏玲珑的小瑶鼻下,是一张樱桃般的小嘴,未涂口红,chún掰却红yànyàn。洁白的犹如透明的雪肌yù肤,细腻润滑,lù着粉红。

    与钟慧珺不同,小一岁,且在元月生的小美人,年纪真的小,身体没发育开。更矮一头的身高,更细一筹的小胳膊小tuǐ,远逊无数的xiōng前更仅是略微鼓起。站在旁边,若是不言不语,文文静静,实是未长开的青涩小丫头。

    当然,这仅是表面现象。早熟的女生玩起来是不次于钟慧珺的疯妹子。从没走三两步,就已如钟慧珺般自来熟地抱住雷贝壳的另一条胳膊,而且还学着闺密如树袋熊般把半个身子挂在雷贝壳身上,就可见一斑。

    大观园夜总会距离不远,三人走着很快就到。进入包厢不久,只听狼嚎伴随娇嫩甜腻的女声此起彼伏。

    雷贝壳本事大,擅长的很多,偏偏对唱歌一窍不通。天生五音不全的他,面对钟慧珺和宫秋嘉的殷殷教诲,半天没有丝毫的进步。宫秋嘉气得跑到一边,抱着酒瓶自斟自酌。钟慧珺没有走,但放弃努力,转而坐进大叔怀里,飙起歌来。

    女声再响,压不住鬼哭狼嚎的魔音,偏偏雷贝壳脸皮厚,明知在杀人,还一嗓子接着一嗓子。宫秋嘉听得烦。钟慧珺看到此幕愈发上性,连带着跑调配合。宫秋嘉受不了这对贱男女,干脆跑出去醒酒。

    没有了灯泡,就没有了顾忌。雷贝壳不再安生,偷mō许久的大手明目张大地出发肆虐。

    钟慧珺没有喝高,但红酒喝多,本就不强的自制力愈发变弱。再加上距离初次享乐已有十天,早就饥渴难耐。若非学校这些天查得紧,早就偷跑去爱家店。今天的原计划就是去找雷贝壳,可惜偷跑时被闺密拦住。眼见大叔开始行动,小美人随即配合。

    ……

    宫秋嘉放松一会,又回到包厢。这一次,魔音终于消失。她松口气,好奇地去瞧那对贱男女,为何发善心停止嘈杂。幽暗的灯光下看得不甚清楚,但两人还在原处。有一点不同的就是适才钟慧珺侧坐在大tuǐ上,现在则面对面跨坐,两脚甚至踩到沙发上。

    这姿势很羞人,但考虑到他们的关系,并不奇怪。这样坐更方便搂抱和接wěn。魔音的消失应是两人把嘴用到打架上,来不及他用,宫秋嘉如此想。

    于是乎,小女生过来拿起沙发上的麦克,并想当然的大方地道:“你们继续忙,就当我不存在,只要求你们别再狼嚎就行。”不在意加上室内暗,令她没有发现距离麦克风三十公分外的闺密俏脸酡红,衬衫上扣开了三个,伟岸脱离保护,正在空气中颤抖。

    宫秋嘉言行如一,说完就背对二人站到点唱机前,干脆地自点自唱。看架势,根本不准备管后面发生何事。

    雷贝壳顿时大喜,心中狂赞小美人上道。钟慧珺虽奇怪闺密的反应,但正享受的时候,无心思索。两人万万没有料到是对方误会,以为他们在接wěn,才如此大方,结果饥渴的男女干脆地恢复宫秋嘉进来前的运动。

    宫秋嘉对这一切茫然不知,仍醉心于歌唱,以方便闺密行动。

    雷贝壳和钟慧珺天雷勾地火,没有顾忌愈发玩大。小魔女承受不了。雷贝壳干脆脱下她被拨到一边仍碍事的小kùkù,塞进她嘴里。既然人家识趣,他们不能再制造新的魔音sāo扰。当然,如此之后便是更嚣张的行动。

    一个人唱歌总是无趣。宫秋嘉很快失去兴致,又好奇闺密怎么许久没过来,竟亲个没完,遂挑出一首舞曲,借跳舞的机会偷窥后面。

    这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她以为在亲嘴,却没有想到不是上面在亲。到这时,小女生终于明白适才误会了。也不怪她,谁能想到这对狗男女如此大胆呢,更想不到守身至今的闺密会大胆至斯啊。

    ……

    舞曲一首接一首,妹妹大胆偷回头,一回首啊二回首,回到两tuǐ颤悠悠。

    有过第一天遭逢女老板的尴尬,雷贝壳虽没有恢复往日二十四小时戒备,但不再大意,很快发现小女生的异样。只不过对方yù瞧还躲,不闪避,不揭破,他乐得装不知情,继续享受。

    双方友好共处,直到舞曲噶然而止,室内灯光大亮。短暂的诧异,很快醒悟是包厢时间到了。不知不觉,已到十二点。清醒之后,又不得不面对尴尬的现状。小魔女衣衫不整。两人的姿势更不能见人。

    钟慧珺刚开始着急害羞,却见雷贝壳手指前方。小魔女这时后背朝雷贝壳跨坐,抬头看到宫秋嘉依旧望着停止闪动的屏幕自跳自乐。瞬间醒悟,闺密之前明说过,所以现在定会配合,音乐停了还傻跳就是提供收拾时间。小魔女可不清楚,宫秋嘉前边误会,之后才窥破这一切。

    雷贝壳又伏到耳边,道:“人家都看够了,快收拾吧。”

    钟慧珺大羞,从嘴里掏出小kùkù,塞进雷贝壳的大嘴。雷贝壳嘿嘿一笑,把小kùkù收进兜里。钟慧珺起身整理衣服,待雷贝壳收拾好,迈着发软的tuǐ,来到闺密身边。

    两人对视,通通是大红脸。这可不仅是红酒的功效。钟慧珺是红中透媚,面含无限chūn情。宫秋嘉是红中泛yàn,面带一片羞涩。这种时候,不必多讲。反正两人sī下的体己话里无有不说。她们干脆拉着手,先出门。

    雷贝壳随后跟上,又紧随保护。没办法,小宝贝下面真空着呢,不能不留心。

    先送宫秋嘉回到家。临别之时,宫秋嘉悄悄伏在钟慧珺耳边低语道:“小爱,以后悠着点,别被你妈逮到。”这是告诫今天的冒险,还有之前说过,但不相信的那夜偷吃和那晚偷嘴。又瞧着雷贝壳雄壮的身体,回想之前包厢内的夸张,补充道:“也让大叔悠着点,咱家小爱还年轻着呢。”这话引来钟慧珺的一番笑骂。

    两个小女生叽叽喳喳半天不停,似乎一夜的分别宛如永久,丝毫不考虑明天极可能再相会。直到宫秋嘉家里人听到动静,别墅内传来人喊声,两姐妹才分开。

    钟慧珺没考虑回家,直接跟雷贝壳上了爱家店二楼。接下来是一夜鏖战。第二天又重复十天前的一幕,钟慧珺突然冒出,喊困,要补觉。这一次,雷贝壳没干利索。钟慧珺在书桌侧面发现一滴rǔ白sè液体,看位置,似是早安咬溅出的。小魔女用手指捻起,不由回想那晚老妈所做,顺手tiǎn掉。

    艾姬发现女儿的异样,随口问道:“干什么呢?”

    钟慧珺吐吐舌头,故作轻松地道:“没什么,”又扑到chuáng上,嚷道:“我要睡觉啦,没事别惹我。”

    艾姬拿宝贝女儿没辙,只能赶紧换过衣服离开。

    临近中午,钟慧珺睡足起chuáng,喝上雷贝壳早就熬好,一直温着的虫草huāhuā胶汤。女老板知道厉害,这回没敢再喝。

    补汤入腹,活力再起。小魔女眼珠溜溜转,思索去哪儿玩,玩什么。今天与以往不同,可以或者说一定要带雷贝壳出去。如此能考虑没去过或不能去的地方。

    没用太久,她就想到一个地方——观口海滨浴场,拥有黄槟市最好的沙滩,海景亦是极佳。以前常去玩,去年遭遇无赖sāo扰,再没去过。这次随身带着超级保镖,再不愁那些不开眼的人。

    心思既动,时光难熬。直接打电话约宫秋嘉一起去。虽然二人世界甜蜜,但是为了应付老妈,带个灯泡比较好。反正闺密连她和大叔办事都看过,正好能当作不存在。

    宫秋嘉正无聊,立刻响应。对于可能的灯泡命运,小女生不介意。上次看到钟慧珺被男人蹂躏的重度镜头,怪令人怀念。真人秀和小电影的感觉完全不同,尤其主角是无有分别的闺密,那是真的刺jī,绝对的勾人。瞧着飞扬洒脱的好友那般表现,真让人禁不住想体验一番。

    有了同伴,钟慧珺便去找艾姬,先提出想和宫秋嘉去观口海滨浴场玩。女老板知道上次的事端,当然不许。钟慧珺纠缠一番,撒娇一番,如预料的不成功,方才赌气道:“既然那样,你找个保镖保护我们。”说完还气呼呼地道:“雷大叔呢,我还要喝汤。”

    这句话顿时提醒女老板,家有一宝啊。那么专业的安全助理,此时不用更待何时。接下来如小魔女算计,雷贝壳成功领受新任务,陪二个小女生去海滨浴场玩。当然,艾姬所用的理由是小魔女主动提供:来黄槟多日,还没出去玩过,跟我女儿和她朋友一起吧,随便帮忙看着她们。

    雷贝壳心知这必是小魔女的鬼huā招,乐然从命。带着二人驱车直达观口海滨浴场,远远望见里面人流涌动。这儿最好,自然不缺游客。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