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六章 非凡体验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最先死的是罗子望的两个手下,时间是前天夜里,地点是车里。&笔趣阁

    wWw。biquke。COM当时连罗子望共六人出去,目的地在艺院南路,具体未知。交通监控系统在艺院周边没有录像。据说是曾有权贵公子惹事,麻烦搞大,此处监控遂被屏蔽。两人遇害原因不详。那儿夜里不缺人,若有事发生,应该有目击者。同时那儿人流太大,目击者难再找到。

    接下来是昨夜的大屠杀。先是一个罗子望的手下,地点在仓库,一切证据被烧毁。跟着是卢浩鹏五人,死在东宫娱乐城三楼,妓女被放过,录像被毁掉;黄均杰两人,死在甜梦酒吧,据说现场有一个驻唱的学生,事后消失。案发时有火警,húnluàn中人跑掉不奇怪。最后是二个罗子望的手下,死在仓库。

    此案的犯罪动机难确定。**流氓树敌无数,很难真正清查。húnhún们又不配合,一问三不知,更难调查。可能配合的目击者仅剩甜梦酒吧消失在犯罪现场的学生。

    查她!曾数次来驻唱,不少人用手机拍下这个清纯的小美人。再拿照片询问,这次运气回转,有人主动送上证据。麦小杏的包被捡到,见到警察的大动作,不敢sī藏。包里有证明身份最好的东西——公民卡:特种金属制作,极难毁坏,人人皆有,记录有一切信息以替代早就淘汰的身份证,驾照和银行卡等一切卡和证件。

    此卡挂失对警察没影响,案发后只隔一天,麦小杏被揪出。新时代科技的发达令破案简单许多。叶浩伦带人去询问,再次收到一问三不知。工作做再多也没用。对方坚持喝醉,什么都不知道。从现场指纹勘察能确定对方喝了很多酒,没说谎。唯一问题是如何出现在学校的草地上。这也算不上漏洞,对方醉了嘛。

    明知有问题肯定不会放过,叶浩伦派两个便衣跟踪监视。

    麦小杏心中惊奇雷贝壳的料事如神,使得早早备好谎话,在警察问时讲得毫不犹豫,又担心贝壳大哥惹上麻烦,遂用警察送回的手机给雷贝壳打电话,道:“贝壳大哥,警察来了,问那夜的事,还把东西都找回来了。”

    雷贝壳不奇怪警察找上麦小杏。现今监控系统发达,让人无所遁形,而麦小杏在酒吧出现过,很容易被找出。他平静地问清一切,听到警察送回包中除现金外的一切,顿时明白警察的打算。这种最低级的监听手法是永远不过时的招数。手机内必有窃听器,钱包一样,公民卡是最好的定位装置。他不多说,告诉麦小杏,警察有警察的任务,她真的醉了,什么都不知道,实在帮不上忙,而且她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又讲很忙,有事晚上说。

    麦小杏不知道雷贝壳怕她言多必失,识趣的不多打扰,挂前约晚上饭店关门后去送衣服。有外人在,小美人抹不开脸,不好意思送。只是当晚上挎包出去时,又被同屋堵住调戏:“小杏,晚上不回来了吧,小心身子,别累坏了,我就不留门啦”。麦小杏不理会,反正去去就回。

    从宿舍到爱家居很近,步行需十余分钟。麦小杏进屋,被迎上二楼。雷贝壳从厨房直接端上一碗做好的汤,道:“特意给你熬的金莺羹,能养颜美肤,尝尝。”

    麦小杏顿时感动非凡。出门在外有个关心的人,感觉真好。她不急于喝汤,而是道歉道:“昨天衣服没干,就没送来,害得贝壳哥哥没衣服换。”

    雷贝壳摆摆手,不在意地道:“没关系,常有的事。”

    麦小杏送上洗干净的衣服,道:“哥哥把身上的换下来吧,我拿去洗。”

    雷贝壳推脱道:“我还没洗澡,穿上就脏了。”

    麦小杏不客气地道:“那就去洗。”小美人长得温温柔柔,说话文文静静,但拧起来就是死疙瘩。

    雷贝壳眼见拗不过,道:“那你先喝着,我去洗。”说着拿上大浴巾进盥洗室。

    男子汉做起此事,就是一个快。麦小杏仅喝了小半碗汤,雷贝壳腰里裹着浴巾出来。黝黑的肌肤,泛红剔亮。两臂肌ròu高高鼓起,如石块般的xiōng肌下是整齐的八块腹肌。

    完美强悍的身材!麦小杏不好意思多看,又禁不住想瞧。如同男人痴mí女人的身体,女人对男人的性感一样感兴趣。

    雷贝壳见此,走过来笑道:“想看就看,看不羞我。”

    麦小杏噗嗤一笑,道:“哥哥真壮啊,”又忽然大起胆子,伸手去mō。

    雷贝壳丝毫未动,只好奇害羞的小美人脸皮居然不嫩了。

    “真硬!”麦小杏抓抓手臂,mōmōxiōng肌,感慨着又研究八块腹肌,道:“怎么练出来的啊。”

    “没啥稀奇,有专业指导,每个人都能练出来,不费事。”

    “练出来容易,保持难吧。”

    “确实。”

    麦小杏非常好奇地仰头问道:“贝壳大哥的力气有多大?”

    “这可不好形容。”

    “那就展示一下。”麦小杏兴奋的期待。

    雷贝壳不忍让免费的洗衣工失望,想想蹲下,伸出两指放在地上,道:“踩在上面。”

    麦小杏不明所以,试探着踩住,却不敢使劲。

    “放心的踩,用这一只脚立住。”雷贝壳又宽其心道:“放心吧,踩不疼我。”

    麦小杏听说的自信,方放胆一脚立住,但见到贝壳大哥所做,又惊呼出声。

    “别动,保持不动就好。”雷贝壳说着缓缓起身,竟只用两指就把人抬起来!小美人身量不高,体型娇小,体重也有八十斤左右。

    麦小杏很确定只有右脚一个支撑点。开始怕摔倒,想扶雷贝壳,但被阻止。眼见雷贝壳不仅指力非凡,技巧也极高,两指就稳稳让她飞起!尤其高度仍不停增加,直令她不停地大呼小叫:“贝壳哥哥,你的手指太有劲了,真厉害,哦哦。”

    眼看就要mō到天huā板,不得不低下头,看着高高的地板,禁不住让人眩晕。这不是脚踏实地,而是站在两根手指上。惊喜立刻被恐惧击倒,不由叫道:“啊,贝壳哥哥,我受不了啦,我要晕了。”

    此时两根手指平举到眼前,虽有余劲,但不好再掌握平衡。雷贝壳也就不再继续逗女孩,直接收回手指。

    “啊!”麦小杏骤然失去支撑,娇喊出口。幸而下坠半途遭遇雷贝壳的怀抱,顿时如抓到救命稻草般抱住。小美人感受着硬邦邦的xiōng膛,无比的安心,良久方醒悟男女授受不亲,脸红的离开怀抱。

    就在店外不远处yīn暗的地方,侧耳倾听的两个人中之一愤懑地骂道:“戏子果然会演戏,一根手指都能高。”

    另一个人撇撇嘴,道:“没见过就别瞎说。”

    “怎么,你试过。”

    “别废话,能有文艺动作片听,比喂蚊子强多了。”

    屋中两人不知道适才的怪调让没看到人误会,继续喝汤聊天。麦小杏很快放下尴尬,yù提警察的事,被止住。雷贝壳不好告诉可能被窃听,免得吓坏她,直接无所谓地道:“那事过去就过去,别想了,没什么事。”

    麦小杏心中纳闷,又所知不多,见雷贝壳毫不在意,也不再深究。

    雷贝壳待她喝完汤,换上衣服回送。关上店门没走几步,轻松发现暗中的监视者。不动声sè的把麦小杏送回宿舍楼,回走时对方果然放弃监视麦小杏,转而跟着他。

    两个值守的便衣初见雷贝壳就提起重视。见识过凶手的体型,再看雷贝壳,身形非常符合。就算脸不像,也立刻汇报,并暗中戒备。在穿越一段树林的小路上,目标忽然消失。两人奋起直追,毫无发现,只能向叶浩伦汇报。叶浩伦命令他们小心,防止被袭,并去爱家店附近守候兼等候。两人刚结束通话,就觉头顶有危险靠近,尚未拔出枪就齐齐失去知觉。

    不用说,都是雷贝壳导演。这片树林没有路灯照到,使他能借用非凡的速度一个闪身藏到树上。树林上空灰暗,目不视物。两个警察未能发现,在讲出老大后,被偷袭击晕。他们也没白训练。雷贝壳跳下时毫无声息。两人没听到动静,但训练出来的本能感应到危险。可惜面对的是雷贝壳,得不到反击机会。

    雷贝壳取出战利品所携的一切东西,把他们用自己的腰带和手铐绑上,塞进一片冬青中喂蚊子。都是警察,不能杀掉。他不是真的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夸张点算正义的化身,如蝙蝠侠之类的正义使者,若取个好听的名字,就是月光侠之类。正常点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看见不平事方出手。

    他有非常正确的善恶是非观,只不过明白现实社会的残酷,法律不是无敌,正义不一定得到伸张,才以自己的方式解决掉能解决的问题。杀掉碍事的好警察解决麻烦是绝对不行的。本来不管不问也可以,对方不可能有证据。但雷贝壳不想过被窃听监视的生活,便采用更好更直接的解决办法。用警察的通信工具回拨,话筒里很快传出叶浩伦的声音:“小五,有什么事,我快到了?”

    “人没事,我等你,地方你知道。”

    yīn沉的男声令叶浩伦汗máo都炸起来,禁不住大叫道:“你是谁,我的人呢?”

    “五分钟,过时不候。”

    “不管你是谁,若敢伤……”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