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二章 江湖告急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平淡的日子继续过。★笔趣阁

    www.97parse.com★这天晚上,身在厨房的雷贝壳忽然收到一封来自钟慧珺的短消息:“大叔,江湖告急,快来救驾,地方。”后文突然截至,没有句号。雷贝壳不放心,立刻回拨,提示关机,本能感到不对,再想起可爱的小魔女,一分钟不敢多等,直接拨通本不想再打的电话,道:“雷子,零零四四。”

    对方似不敢相信听到的熟悉声音,惊喜地道:“教官,真的是你!”又即刻注意到后面的数字。那是内部通用战术代号,意味着十万火急,事关人命。马上道:“要查什么?”

    雷贝壳说出钟慧珺的公民卡号,道:“位置。”

    对方耽搁了二分钟,回音道:“地址已发送。”

    雷贝壳道:“谢谢,有空时再联系。”

    对方也清楚不是叙旧的时机,道:“好的,教官,我等着。”

    雷贝壳结束通话,新信息同时抵达,是一个微缩地图地址文件,有密码防护。从记忆力找到一组密码,输入后验证正确,手机屏幕上的地图从地球外太空开始定位,瞬息越过高空,进入大陆,然后是黄槟市和新城区,最后落在乐天游戏城。与民间阉割版不同,信号继续前进,直接显示游戏城立体图。在二楼具体的房间,看到动来动去代表钟慧珺的圆点。显示三秒后,文件消失,未留下任何痕迹。

    职业习惯令雷贝壳在抵达新城市后,首先把高分辨率电子地图印入脑海,最终要做到比任何一个本地人更熟悉才算完工。二十年未回,家业也已是陌生的城市,雷贝壳按照习惯步骤完成,是以知道具体位置后,脑海中立刻产生最佳路线。

    经过这些天,在厨房里的任务隐隐定下。数种汤有大瓮煲着,随时取用,不必请假,说一声就可离开。有女老板的另眼相待,此职位相当的惬意自由。

    这次,他选择从楼群间的狭长小道穿行。放开脚步,全速飞奔,轻松达到每秒十米。栅栏、汽车和一切阻碍行动的物体瞬间被越过。此时顾不上惹人注目,心中只有钟慧珺的安危。二分钟后,在百米外发现一辆未熄火的摩托,骑上就走。三秒后,新路线图在脑海产生。戴上车把上的头盔,防止被留影。七分钟后,望见乐天游戏城。丢弃摩托车,走进一栋大楼。扔掉头盔,从侧门出来,撇掉一切后顾之忧,快步走进游戏城。

    喧闹的游戏声和嘈杂的人声扑面而来。这是人最多的时段,数千平方的大厅内全是玩与晃的人,既有少年,也有青年和中年。各式游戏机吸引他们奋战其中。

    雷贝壳按着记忆直上二楼,寻到目标房间——疯狂电球室。

    疯狂电球是新兴运动,非常流行。在四面封闭的矮小玻璃屋中,两队人互掷巴掌大的球袭击对方,以击中目标为胜。游戏的关键是所用的球,非常与众不同。球本身不带电,砸人也不疼,击中人体却会根据击中的力量释放出高中低三档电流惩罚失败者。所放电流量会累计到积分牌上,以定胜负。

    电球的弹力好的过分,在封闭的空间内来回反弹速度极快。唯一能防御的就是两手所带特制手套。手套挡或接球,不产生电流。而头部有保护头盔,只会把电流反馈到记分牌上,不会电击头部。

    电球房一分为二,以线为界,不可越线。两队人手一球,颜sè不同。球必须在十秒内过线一次,否则扣分,而球越线即变sè。具体玩时,从一对一到五对五都可以。每局有十二分钟。

    此游戏受追捧,不在于赛后的胜负,而是比赛时电球电击敌人。这一点引得人趋之若鹜,越玩越想报仇。

    电球室内有八间玻璃电球房。雷贝壳一眼找到钟慧珺所在的四号屋,看到里面的情形,立时暗怒。原因很简单,屋里正进行二对二比赛,一方是钟慧珺和同样的小个女生,另一个却是两个青年男子!

    电球游戏直接击中对方很难,更多依靠超强弹力制造出的防不胜防的反弹球。这里技巧很重要,但男人体能和速度上的优势仍非常明显。屋中的比赛根本就是以强欺弱,岂能不让雷贝壳生气。

    事实也是如此,面对两个技巧和身体都占优的男子,钟慧珺和伙伴攻少守多,且尽量多持球,甚至不惜被扣分。旁边观众席上有五个青年男女不断地大呼小叫。看打扮,都是男穿耳女穿鼻的hún子太妹。听动静,都在挖苦辱骂受窘的钟慧珺一方。

    从满口脏字的小太妹嘴里,知道了钟慧珺的伙伴名字,宫秋嘉。当然,与之相伴的是女表子和F打头四字英文之类的脏话。

    雷贝壳听过更不爽。上次在家里,钟美人只要弟弟不要亲娘,尽心服shì,绝不“làng费”,多么完美的贴身小棉袄啊。有首诗写得好,诗云:

    求包养,会暖chuáng,

    身材娇小**娘!

    声音甜美技术强,

    哪怕官人sè如狼,

    不到天亮不起chuáng!

    这正是真实的写照。雷贝壳绝不许自家宝贝受欺,直接来到四号屋前,猛敲钢化玻璃墙。

    钟慧珺扭头发现大叔抵达,顿时lù出惊喜的笑容,直接打出认输的手势,拉着队友赶紧逃离。电球的电流虽不能伤害人体,但承受多了绝不好受。

    电球屋里的人想抗议,却留意到这一局的时间马上就到,张开的嘴又闭上。

    钟慧珺从玻璃房中出来,脱去头盔,不及去拭额头的汗水,娇声叫嚷道:“大叔,来得好慢啊。”

    雷贝壳轻轻地去抹钟慧珺脸上的汗水,说道:“慢归慢,没迟到就行。”

    钟慧珺任由粗糙的大手抚过娇嫩的脸蛋。在那一瞬间,首先体味的不是情人之爱,而是感觉有一种父爱在徜徉。这种感觉是那样的温暖,令她无比的怀念,或者说是希冀。

    对方小青年看到这温馨一幕,顿时吹起口哨。有人嘲讽地道:“把家长喊来了,我好怕怕哦。”有人嚣张地道:“这位大叔哪里来的啊,我们欺负你家闺女了,要不要报警啊。”

    雷贝壳没有反chún相讥,直接斜瞥一眼,放出凛冽的寒气。死在他手上的人,绝对在三位数以上。对一个杀人如麻的强者,自会生出一种无法模仿,难以抹去,不可能忽视,极难压制的戾气或者是杀气。这种杀气只需泄lù一丝意思,足以令那些温室的huā朵噤若寒蝉。

    这些小húnhún虽向来好勇斗狠,拿人命不当回事,但没真正见过几次血,而且还多是一时之勇,事后害怕不止。真面临血腥压力,立刻麻爪。幸而雷贝壳的杀意只短暂泄lù,很快消失。húnhún们方恢复正常,但也无法像适才那样轻松,讽刺挑衅的话通通憋死在腹中。

    雷贝壳此行目的已变成为老板的女儿,长期ons对象兼准老婆候选撑场子,所以需要隐藏自己,用钟慧珺的路子解决问题。适才的手段不过是一个小教训,接着挑明身份,道:“我不是长辈,慧珺是我的女人。”

    钟慧珺看到对方惊讶和怀疑的反应,嘻嘻一笑,直接揽住雷贝壳的脖颈,表演了一场湿wěn。

    这番熟练的互动立时打消对方的疑虑,而且无形中令他们放松。马子被欺负,喊男人找回场子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他们此行实际也是如此。这种时刻,他们选择性遗忘雷贝壳适才的吓人眼神。立刻有人冒出,叫道:“你要接着?”

    “怎么,有意见!”雷贝壳的话音平平淡淡,不见一丝适才的杀气。

    对面的hún合们可不知道“终极凶器”此时是最危险的,反而进一步大胆,道:“三局两胜,她们已经输了二局。”有人怪笑道:“赌注可是输家脱光衣服走出游戏城。”有人yín笑道:“不想脱光也行,那要跟我们去happy一夜。”有人小声嘲笑道:“刚才那么刚烈,以为多清纯,原来早被包了。”

    雷贝壳表面不动声sè,心中却大怒。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不言自明。不等他言语,钟慧珺开口道:“大叔,他们净耍赖。”又解释道:“开始根本没说三局两胜,嘉嘉一对一单挑赢了,他们才改口。还换上男生,增加赌注,摆明hún蛋。”

    小魔女有了依靠,不再掩饰软弱。适才的情形确实危险。对方有一女的跟宫秋嘉是死敌。若真去happy一夜,她们绝对有可能被这群男人轮。

    雷贝壳抱着钟慧珺,安慰地道:“放心,有我在。”

    钟慧珺恨恨地道:“第二局完后,还把我的手机抢走了。”

    雷贝壳这下算明白始末。情况虽不如预料般夸张,不是绑架抢劫之类,但也非常严重。对面那群húnhún不知道轻重,做事的危害不下于前者。他对钟慧珺道:“不用急,一切交给我。”又对húnhún们道:“这是我马子,想叫她去happy,是不是应该经过我的同意。”

    从道上的规矩讲,húnhún们没得反对,遂道:“你想怎样?”

    雷贝壳傲然道:“很简单,你们不是三局两胜吗,咱们接着来,我上,还是三局两胜。”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