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二章 想求包养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酒吧里美女很多,质优如此又无男伴的几乎没有。&笔趣阁

    wWw。biquke。COM一人出世,万众瞩目。许多人蠢蠢yù动。

    美少女来到吧台,旁边自动有男士送上一杯螺丝钻,少女也不客气,接过来就抿了一口。此举立刻惹的男士热情向上。旁边一个黄máo青年也凑上去搭讪。

    横空出世带来的震撼渐渐平息。当然,许多人暗中仍在关注,看那两个同类何时吃瘪。有按捺不住地便叫shì者去传字条。众人没有期待太久,不知那位献酒的男士说错何话,美少女把大半杯jī尾酒全都还到他脸上。

    黄máo青年哈哈大笑,无所顾忌地幸灾乐祸道:“活该,女人的年龄是随便问的吗。”

    美少女突然扭头,厉声质问黄máo青年,“女人,谁是女人!”

    黄máo青年如被扭住脖子的jī,憋得说不出话,又见头顶一片鲜橙的男士偷笑,顿时转移怒火,叫道:“笑什么笑,死爹了。”

    男士大怒,就yù出手,未曾想美少女不知哪里被点着火,抢先抄起吧台上的一瓶酒,砸在黄máo青年头上。黄máo青年头很硬,但也只是让瓶碎,自己的鲜血则hún合着酒液流淌而下。

    黄máo青年没有料到少女出手,根本没防备。被砸以后,更是懵了。周围的人瞧到如此彪悍的少女,同样傻眼。酒吧不缺斗殴,如此莫名其妙少见。

    美少女行完凶,要走人。黄máo青年终于醒悟,大骂道:“臭婊子,想走!”美少女聪明的提前躲到男士身后。此刻,男士也不计较被泼酒,tǐng身而出。

    黄máo青年恶狠狠地盯着二人,叫道:“你们干什么吃的,给我抓住他们,往死里打!”

    周围桌上的两个壮汉应声而起,快步过来。瞧彪悍的模样,不是专业保镖,就是职业打手。

    男士顿时打起退堂鼓,不再遮挡美少女。少女寻求帮助,周围的人唯恐避之不及。他们看出来了,美少女来这里纯属找事,就算解决眼前两个壮汉,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麻烦。当然,主因还是大部分人没信心对付两个职业强人。

    美少女终于发现所临的危机之险恶。黄máo青年绝非善茬,落在他手里,啥希望都没了。她急得yù哭,悔不该那么任性。说到底,不是真正的小太妹,否则也不会如此惹事。眼瞧男人们变成怂蛋,她必须搏一搏。在不停地沿吧台退后的过程中,又握住一个新酒瓶,准备学电影上的悍妞敲碎。

    忽然,一张粗糙的大手抓住她的手腕。美少女扭头看去,发现是一个沉稳的汉子,有一副坚毅的面孔。他lù出一副让人无比安心的微笑,轻轻地道:“交给我。”

    简单的三个字,此刻宛若天籁。美少女的心瞬间被影响,不由自主地安定。

    雷贝壳很满意自己的感染力,轻轻把美少女拉到身后,问道:“想要把他们怎么样?”

    美少女奇怪地望望雷贝壳,眼神询问。雷贝壳给与肯定的答复。美少女顿时兴奋,压抑住jī动的声音,道:“打得他妈都不认识。”

    “如你所愿,看好。”雷贝壳说着离座而起。

    高手出马,一看就知有没有。两个保镖第六感察觉雷贝壳的不凡,谨慎地放慢脚步,成合击状态靠近。

    雷贝壳好整以暇的放松身体,不忘回头贴到美少女的耳边,低语道:“看我取他们的招子。”

    两个保镖觉得被蔑视,顿时大步跨出,脚尚未着地,忽觉劲风扑面,不及闪避阻挡,四个亮晶晶的东西已然击中两对眼睛。

    “我的眼睛!”两人捂着眼,疼痛与惊恐交织。

    雷贝壳适才趁他们注意力被分散,悄然弹出四个冰块,轻松制敌。初次见面不能下死手。冰块只是击中眼皮上方,瞎是不可能,疼一会睁不开眼很轻松。

    对付缴枪的敌人,无比轻松,为了完成美少女的愿望,一招双龙腾飞,两拳直击两个保镖的鼻子,打得他们鼻血直落,形象尽毁。

    美少女紧握着双手,兴奋地不由颤抖。

    黄máo青年发现形势逆转,转身就逃。雷贝壳箭步窜出。周围的人只觉一阵风过,再看黄máo青年已落入雷贝壳手中。此时,黄máo青年仅跑出二步而已。

    雷贝壳卸掉黄máo青年的双臂,揪到美少女面前。美少女此时尽显彪悍,两只yù手啪啪直抽,耳光响成一首进行曲。直到小手生疼,美少女方解气地叫道:“你才死爹,你全家都死爹!”

    围观者顿时恶寒。这是多么恶毒的诅咒啊。

    雷贝壳扫视周围,发现不分男女,看他们的眼光都很异样。望他的有羡慕、嫉妒和害怕,也有思慕。望美少女的,全是敬鬼神而远之的怕怕表情。

    这地方不能待了。雷贝壳赶紧拉着美少女走人。

    “我还没玩完呢。”美少女不满地嘟囔,却没有违逆雷贝壳的意愿。

    焦点远去,酒吧内恢复热闹,但与之前相比,声音低了许多。保安准时登场,处理后事。

    “大叔,你真是太厉害啦,”美少女挎着雷贝壳的手臂,兴奋地在他耳边叽叽喳喳。

    雷贝壳无法让美少女改变称呼,只能专心享受被崇拜的感觉,还故作谦虚,引来更多赞美。

    美少女奉承几句,突然道:“大叔,我们去你住的地方吗?”

    “你不是没玩完吗,”雷贝壳淡定地道:“我哪里有酒,可以接着玩。”

    “还不错,”美少女道:“那我们走吧。”

    雷贝壳很满意此回答,今天能过个难忘的夜晚了。

    没走几步,美少女又突然问道:“大叔,你是想上我吧。”

    问话如此直接,令雷贝壳即刻当机。

    美少女嘻嘻一笑,在雷贝壳耳边道:“只要大叔让我玩高兴哦。”

    小小年纪,yòuhuò之术已是无师自通。雷贝壳脑门都要冒汗,不愧是需敬而远之的魔女。他不会认输,主动道:“叫大叔,我很老吗?”

    “你不老,但绝对比我大一轮,”美少女笑道:“叫大叔不亏吧。”

    雷贝壳无言,又道:“我叫雷贝壳,你可以叫我贝壳,比大叔好听。”

    美少女惊讶地道:“你叫贝壳?”

    雷贝壳得意地道:“如假包换。”

    “谁给你起的这破名字?”美少女言出无忌。

    雷贝壳无言,道:“还行,不算破吧,癞名好养活。”

    “那是小名好不好,”美少女抽抽鼻子,道:“我叫钟慧珺,幸亏不是钟贝壳,不然肯定没法活了。”

    雷贝壳大汗,代沟果然无所不在。又道:“女生不都是喜欢贝壳之类小玩意。”

    钟慧珺嗤之以鼻,道:“喜欢归喜欢,谁愿意天天头顶着贝壳。”

    “那没办法,”雷贝壳道:“我是被拾荒者从贝壳堆里捡来的,这辈子都得带着。”

    钟慧珺很感性,小声地道:“大叔是孤儿,真可怜哦。”又瞬间变脸,道:“为了不想起不好的过去,还是叫你大叔吧。”

    雷贝壳无奈投降,道:“随你啦。”

    说着两人抵达爱家店。钟慧珺迟疑地瞧着店门,问道:“你在这里工作?”

    “是啊。”

    钟慧珺脱口而出道:“那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又跟着解释道:“我常到这里来吃饭的。”

    雷贝壳笑道:“你当然不会见过,我今天才从外星系回来,刚在这里找了份工作。”

    “这里好像不缺人。”

    “或许吧,谁知道。”雷贝壳说着打开门,引钟慧珺进来。

    “那你怎么?”

    “我当时路过,准备选家店应聘,正好看到有húnhún在这里sāo扰,就出手了。”雷贝壳道:“救人救到底,既然动手了,就不会善了,所以干脆在这里求职。老板也很聪明,直接答应,所以喽……”

    “你不怕惹麻烦?”

    雷贝壳自信地道:“从来都是我解决麻烦,而不是麻烦缠上我。”又傲然道:“做人要痛快,既看不顺眼,揍到他妈不认识!”

    钟慧珺不由地lù出崇拜的表情。这种尽兴的行事风格很合胃口,令她非常满意。

    雷贝壳见此很高兴。此时总算了解美少女的性格,并不是市面上hún的堕落没边的小太妹,仅是行事随心所yù但仍自重的叛逆期少女而已。又道:“知道我揍的最牛的人是谁吗?”

    钟慧珺狂点头,显示非常有兴趣。

    雷贝壳眨巴眨巴嘴,道:“干说难受,我去找点酒。”起身去搜寻,奈何睡了一天,未熟悉环境,能找到的酒都不行,不好拿出来。

    钟慧珺把手伸进坤包,取消掉酒吧里没机会用的快捷报警电话,并把手机关掉。又见雷贝壳尴尬地luàn找,再看不过去,直接去墙边打开一扇假木门。里面居然是一个微型的酒窖,摆满美酒。她取出一瓶打开的拉菲,里面尚剩大半。

    雷贝壳没感到奇怪,瞧了瞧商标,是瓶十年份。那年的天气围着葡萄转,是百年难遇的好年份。这一年的红酒多出佳品。这瓶酒很珍贵,非常适合采撷美人之前饮用。他转身取了两个高脚杯,道:“去上面的房间吧,这儿太显眼。”

    钟慧珺没有在意隐含的意思,直接问道:“上面有住的地方?”

    “老板的休息室贡献出来了。”

    钟慧珺不由暗暗翻白眼,没有多言。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