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一章 悲愤欲死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雷贝壳让麦小杏按住张淘淘受伤的右脚,免得luàn动伤到,之后方两手按摩,没想到仅使出一分力气,就听张淘淘“啊”的叫疼,两tuǐ跟着luàn踢,把麦小杏吓得躲开。!笔趣阁

    WWW.BIQUKE.COM雷贝壳见此,无奈地道:“我到chuáng上压着你,不然背没按好,脚问题更大。”

    张淘淘对自己的反应不好意思,遂道:“那好吧,我是真忍不住。”

    雷贝壳直接脱鞋,对麦小杏道:“你歇着吧,”说完上chuáng。俏公主穿着一件真丝吊带睡裙,恰好护住tǐng翘的小屁股,从后面看非常yòu人。但雷贝壳目不斜视,直接分开tuǐ跪坐在张淘淘的tún部下沿,并用自己强有劲的tuǐ压住美人的大小tuǐ。

    技击高手自然清楚如何制人,再加上力量的天大差距,张淘淘暗中试了试,发现手臂以下完全失去控制。用不恰当的比喻讲,雷贝壳若想做坏事,俏公主都只能任其施为。

    不担心脚会伤上加伤,但有新问题,就是身上被压了一百八十斤,实在太重。张淘淘这时想起当初调戏麦小杏的话,暗忖:找这大个子当男人,真的当心被压成妹纸。以后她要坚决做骑手,不当小木马。又有气无力地道:“贝壳大哥,快点按摩吧,我要被压扁了。”

    雷贝壳知道娇惯的huā朵没受过此罪,笑道:“开始按摩后,你就不会觉得了。”

    张淘淘立时吸气咬牙握拳做英勇就义状,直看得麦小杏笑出声。俏公主顿时不乐意,刚想反击,又见雷贝壳把药酒拿近,忙道:“背上也用?”

    雷贝壳道:“不是专门做背的,但之前你没说,我没配。不过效果也tǐng好,比不用强很多。”

    张淘淘道:“会不会把衣服整脏。”

    雷贝壳道:“你抻的是上半身,沾不了太多。”

    张淘淘道:“我腰也不舒服啊,”又小声地道:“我以为贝壳大哥要按摩整个背呢。”

    雷贝壳听此,道:“做整个背最好,但不太方便。隔着衣服也行,但没法用药酒,效果会差许多。若没抻着,那样按摩到行。”

    意思很清楚,想快点好,用药酒,想做全套,脱光后背。面对一个大姑娘,雷贝壳不可能提出这种建议。张淘淘明白后,也有点不好意思。平时嘴里再说不在乎,表现再豪放,真事到临头,不可能不踌躇。不过毕竟是见过世面的新时代女孩,很快调整过来。只是做背,情形虽香yàn,但事情非常纯洁。正所谓面对医生,请忘记双方的性别。遂下定决心道:“还是做整个背吧。”又轻快地补充道:“我非常相信贝壳大哥。”

    雷贝壳呵呵一笑,道:“好,让你瞧瞧我的本事,绝对保你待会满意。”

    张淘淘直接从两臂拉下睡裙吊带,再利索地把整个睡裙褪到tún部。

    雷贝壳看着美人脱衣,心中赞叹yù人的爽利。这样的性格不能不讨人喜欢啊。

    张淘淘去解文xiōng时突然犯难。背扣xiōng衣解开就行,不用脱。偏偏今天换衣不便,特意穿了前开扣文xiōng,必须得全脱才行。

    雷贝壳敏锐地发现,遂道:“解开,我掀上去就行。”

    张淘淘故作镇定的脸顿时微微泛红,默默解开前扣,任男人把泛着少女nǎi香的罩罩掀到脑袋上,再赶紧用两臂夹住肋部,遮住侧漏的半球。此时俏公主上身完全赤luǒ,不好意思地把头埋进枕头,仿佛鸵鸟**能解除尴尬。

    女人是水做的,而女人的皮肤是yù凝的。女人是否漂亮,年龄是最根本因素。单凭如凝脂般嫩滑的肌肤,就能令老女人羞愧yù死。望着光洁润泽的yù背,以雷贝壳的见多识广也不得不赞叹,又是一个尤物啊。瞬息收摄心神,两手不沾药酒,先做一番热身按摩。美人肌肤入手滑腻,辛苦活变成享受。

    张淘淘也在享受,但是痛苦的享受。初被粗糙的大手抚mō,身体瞬间僵硬,仿佛不是在按摩,而是爱抚。没办法,第一次被男人如此触mō,不可能没有感觉。幸而疼痛很快传来,使得莫名出现的情yù无声消失。当然,剧痛之中仍藏有挥之不去的异样感觉。被一个成年男人如此触mō,大姑娘总是不免感觉丰富。

    雷贝壳也有考验,大手按到腰部以下时能清楚看到神秘的股沟。若正常来,屁股上沿也需动手。今天情况特殊,只能放过。面对大手稍稍下滑,就能合情合理地扫到小半拉屁股,并拐进股沟的yòuhuò,雷贝壳非常有控制力的目不斜视。

    此举让围观的群众麦小杏很是宽心,贝壳大哥果然经得起考验的。他确实是一个好人。

    这个时候,俏公主不敢叫痛,只藏着小脸哼哼。没办法,实在尴尬。之前未想到背部按摩如此全面,待体验到,只能装无事硬撑。幸而很快用上药酒,火辣辣和热腾腾的感觉齐至,把她烧得浑身yù颤。奈何雷贝壳压得紧,身体无法动弹分毫,只能胡喊luàn叫兼求饶。

    张淘淘没说谎,真的是不能忍一丝疼。简单的指压一道经络,用上三分劲,就听舞蹈编导班公主从头哦哦声持续到尾,还加求饶道:“哦哦…我…不行啦…太疼了。”再疏通另一道经络,又听她噢噢直叫一段:“噢噢…大哥…轻点…好痛啊…噢。”若是两手同运劲,那高昂的啊啊声伴随各种求饶直接蹦出:“啊啊啊…大哥…我受不了啦…饶命…啊…啊…啊!”

    连绵不绝的娇啼听得麦小杏都不好意思:这人也太娇贵,怎么可能那么疼!

    叫声招来外人敲门,麦小杏打开门,正想问美女何事。对方瞟了屋中一眼,又听到嘶声力竭的“啊啊”声,顿时红了脸,lù出不好意思的表情,瞬间无声闪人。麦小杏非常纳闷,关上门转过身,忽然醒悟。

    原来从这里看,雷贝壳和张淘淘的姿势实在不雅,配上暧昧的叫喊,也不怪别人误会。想想看,一个女人趴在chuáng上,被一个男人跨坐在屁股下部,这会是什么状况才能发生!尤其女人上身赤luǒ,下身只lù出一丝不挂的两条tuǐ,而男人还用手撑着女人的后背,半倾着身体往前晃动,女人更配合地发出哦哦啊啊的声音。不让人误会才怪!

    看到这一幕,麦小杏拼命忍住不笑出来,想了想没有吱声,还悄悄地mō出手机,拍下一段运动视频。她选的角度比在门口还好,若不知情,根本猜不到两人是治伤,不是爱爱。

    存好录像后,心中按耐不住地jī动。有了这件大杀器,以后再不用怕张淘淘闹翻天!

    雷贝壳知道姿势不太好,但没想到会巧合到那样。他专心工作,不理会张淘淘的声音。以前为战友按摩时,那杀猪般的声音才是真的刺耳。现在美人的叫声只会让人愉悦。他用三分劲给张淘淘的背做了全套按摩,方放过小美人,起身离开。

    张淘淘这时只觉后背热腾腾地,说不出的舒服,讲不明的惬意,先前淤积的满腔怨气和无边的羞涩顿时化为乌有。大个子果然有真本事,不是luàn捏着玩,或占便宜。再动动两臂,活动背部,果然药到病除,先前的不适一扫而空,立时眉开眼笑地道:“真有效果啊,谢谢贝壳大哥。”

    雷贝壳傲然道:“没效果能献丑吗。”

    张淘淘扭头对麦小杏道:“你也可以做做,贝壳大哥技术真bāng,舒服极了。”

    麦小杏表面不动声sè地摇头,心中其实快乐死了,暗忖:这句话可以录下来,剪接上去。

    雷贝壳坐到chuáng尾,道:“快十一点了,赶紧推拿脚吧。”

    张淘淘翻身坐起来,突然发现忘记上身赤luǒ,xiōng前两点zǒu光了,赶紧用手臂护住,再瞧雷贝壳,大高个眼瞅着别处,顿时放下心,急忙把睡裙拉上穿好。此时睡裙下摆在腰间,粉红的小内kù跑出去晒太阳。赶快扯下去,盖住。俏公主头次埋怨买了这么一件容易zǒu光的睡裙,完全忘记平日多么的爱穿。搞定一切,安下心,又见雷贝壳还没转过头,顿时奇怪,再仔细瞧,赫然发现大个子的嘴角有一丝笑意,顿时明白一切都是骗局,适才肯定zǒu光了,立刻羞恼地道:“贝壳大哥,你好坏啊!”

    雷贝壳转过头,一本正经地道:“非礼勿视,我什么都没看到,何坏之有。”

    张淘淘气得鼓起腮帮,却没有办法。谁让她粗心大意呢。唯有心中催眠安慰自己:这一段抹去,不算!

    雷贝壳见美人没生气,放下心。适才不是故意要看,偏偏赶上了。不过两点真不错,粉嫩小巧,让人垂涎,而大馒头白白胖胖,不大也不小,端是正好满把抓。大有大的好,小有小的妙,俏公主这对走中间路线,正是适合自身的极品。

    麦小杏旁观一切,不敢出声,唯有偷偷的乐。她算明白了,雷贝壳就是张淘淘的克星。自贝壳大哥出现,公主赔钱又崴脚,抻着背还走着光,被上大刑且斗嘴失败。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