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一章 伟岸成双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正午的黄槟城,烈日当空,骄阳似火,行人大汗淋漓,稍稍抬头,就被刺得头晕目眩。&笔趣阁

    wWw。biquke。COM

    雷贝壳背着mí彩帆布包,从二层旅游巴士上下来,随意四望,二十多年没有回来,家乡的模样大变,完全认不得。摘下墨镜,细细观望,“黄槟前卫艺术学院”六个大字映入眼帘。记得当年是一个挂着大牌子的破落学校,如今占地半条街,成为名副其实地的明星大学,远处昔日仗之生活的大垃圾场也被圈进墙内,改造成秀丽的校园。

    校名未变,家乡的坐标没变,终于回来了。

    离开此地时,两手空空;退休身退时,依旧一无所有。过去一切宛若一场梦,虚幻又无比真实。怀念过去,是变老的征兆。雷贝壳心情正佳,很快撇掉怀旧的感慨,踏上新生的路。

    沿着墙外的人行道,走过旧时的栖息地,到达艺院南墙外。这里是一条繁华的小路,厅吧店馆鳞次栉比。雷贝壳漫步而行,扫视招牌,寻找衣食之地。这儿的店面不大,门面和内饰很好,档次不低。玩艺术的年轻人不差钱,不愁生意差。

    正是吃饭的时间,茶餐厅、快餐店和饭馆里的人不少。雷贝壳准备过一遍,挑家顺眼的自荐。

    爱家店,名字不错。开着门,准备进的顾客却直接绕道。门口被三把椅子挡住,三个身着黑衣黑kù的凶恶青年大马金刀地坐着。个个横眉冷目,表情嚣张,配上显lù的纹身,像极黑社会份子。

    多年不来,未曾想到本地黑帮居然正规到统一制服。雷贝壳这辈子最讨厌这种穿的人模狗样,做事狗都不如的东西。幼时的不愉快记忆更是永远无法抹去。不用再选,就去这家求职。

    毫不犹豫地大步走过去,立时看到最可能的问题根源。一个应该是老板的大美人正与黑衣húnhún交涉。

    这位女老板实在勾人,俏丽娇yàn的面容绝对称得上国sè天香,一身大红sè的低xiōng旗袍衬得象牙般的嫩腻肌肤雪白炫目。最令人眩晕的还是那如小山般异常高耸的xiōng部。旗袍被硕大的双峰撑的紧紧绷起,仿佛达到极限,随时都可能迸裂。每一个看到的人都会忍不住多瞅一眼,似在确认旗袍不会裂开,两颗跃出小半的丰润白球不会蹦出。

    掠过目测比36F只高不低的伟岸神器,旗袍急剧收缩,展lù出纤细的腰部。及膝的下摆几乎开衩到腰线。走动之间,丰腴féi美的圆tún和ròusè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浑圆大tuǐ时隐时现,再搭配上一双亮红sè的高根鞋,女老板浑身上下洋溢着成熟美fù独有的丰韵和mí人风情,又不时散lù出一丝贤淑典雅的气质,显示端庄大气的底蕴。

    不得不说这套旗袍做的非常完美,令女老板身心的每一处起伏和凸凹都得到展现。女人穿裙子很美,穿旗袍更美。女老板有极品的身材,恰得到完美的显lù。

    此时的女老板yù脸泛红,白sè雪山随着呼吸一上一下地不停的颤抖,显示出心神的jī动。

    三个黑衣húnhún无视顾客临门,专心跟女老板交涉,直到一座大山遮挡住阳光,才不得不放弃那mí人的尤物,扭过头来。

    雷贝壳抬手把大帆布包丢到黑衣húnhún脚下,平静地道:“让一让。”

    三个黑衣húnhún望望破旧的帆布包,又望雷贝壳。普通的旧衣服,看着不值钱。这不重要,高大的身材,健硕的体型令他们不得不警惕地站起。

    女老板也注意到不速之客。与黑衣húnhún不同,女人的细腻心思加职业本能令她观察的更仔细和目标明确。衣服确实又旧又便宜,但手腕上代表男人身份的手表却是顶级卡西欧G-SHOCK,价值数万。

    衣着破旧的壮汉,戴着不菲的名表,很有内涵。面目谈不上英俊,但透着一股内敛的英气,任何人见过都会印象深刻,不敢忽视。

    三个黑衣húnhún向来嚣张,一时之间却被来客的气势所夺。其中一人试探着道:“大兵哥,别多管闲事。”

    雷贝壳不屑一顾,道:“想做什么是我的自由。”

    “这是三狮堂的地盘,惹了我们没好果子吃。”黑衣húnhún搬出靠山,语带威胁。

    “我说过,没人能管我。”雷贝壳口气带着不善。

    话不投机半句多。眼见无法善了。黑衣húnhún不会被几回话吓走,否则无法跟老大交待。雷贝壳的气势和身板又极具威慑力。三人对视一眼,齐齐散开,mō出匕首。

    女老板惊怕地捂住xiōng口,担心地望向雷贝壳。

    雷贝壳没放过向美人示好的机会,目光移来,释放安心的信号。本来只是不爽黑社会,但有此意外收获,总算不白干。

    黑衣húnhún见来客如此嚣张,心中大火,默契地共同出手,成三角齐刺雷贝壳上身要害。这些húnhún,都不到二十岁,下手根本不知道轻重,完全无知者无畏。

    女老板惊呼之声尚未发出,雷贝壳已完成行动。

    匕首尚在半途,雷贝壳如装有弹簧般撞入右边一人怀中,一肘把其击倒,费时十分之一秒。

    一角灭,左中二角不及变向,已被反弹而回的雷贝壳拿住中角人的持匕手腕,回手抬肘击中头部。中角人鼻血横流倒地,又费时十分之一秒。

    仅存的左角人心志被夺,全力刺出的匕首又yù收回。迟疑间被扫趟tuǐ撂倒,重重地侧摔在地,痛的爬不起来,最后一个十分之一秒。

    零点三秒,即眨眼之间,三人倒地。女老板目瞪口呆,彻底傻掉。

    雷贝壳不屑地斥道:“滚!”说着不管扶持爬起的黑衣húnhún,举步捡起帆布包,站到女老板面前,淡然笑望。

    女老板尚未从适才的震惊中清醒,又被毫无顾忌的目光直盯,顿时莫名地慌张,本能地捋捋发丝,掩饰内心的húnluàn。

    雷贝壳不急于出声,好整以暇地欣赏秀sè。这女人乍看美丽不可方物,细瞧眼角隐隐约约已生鱼尾纹,显然生活的压力不轻松。当然,这一丝淡淡的皱纹并未影响她的美丽,反而倍添成熟的yòuhuò。

    异样终究会消退,尤其三个黑衣húnhún蹒跚离去后,女老板失去眼前的压力,终于放松。毕竟做过多年的老板,不是金屋雏燕。她稳定心神,以应有的笑容,真诚地对雷贝壳道:“谢谢。”

    雷贝壳摆摆手,无所谓地道:“没什么,”又自然地道:“帮人就是帮己,我来求职,不知老板是否给个机会?”

    女老板按本能地理解,道:“保安吗?”又快速地接口道:“我可以给你开月薪一万五,立刻上班!”声音非常果决,显然人生智慧绝对不低。

    黄槟城是大城市,一万元算是白领水平线,一万五足够聘请专业安全助理或特种安全护卫。女老板敢开出,自然不是白付。三狮堂的麻烦不会因这次败退解决,而能眨眼击倒三人,绝对称得上专业。

    “做你的sī人安全助理吗?”雷贝壳玩味地问。

    女老板犹豫片刻,道:“你可以只负责店里的安全。”

    “那样太不负责,”雷贝壳道:“三狮堂的企图不是单纯的钱吧?”

    女老板默默地点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永远不是问题。她不想惹麻烦,是以如数缴纳“看场费”。问题是对方要收双份,还要她亲自去交,没问题才怪。她知道自身的yòuhuò,所以本能地会保护自己,自然不会主动去魔窟验证。

    “我可以做你的sī人安全助理,”雷贝壳道:“不过免费。”

    女老板诧异,警戒,yù问。

    雷贝壳直接解释道:“我来应聘厨师。”又笑道:“老板有难,员工自然不会漠视。”

    女老板傻眼,又为适才的莽撞羞煞。在社会上打拼多年,今天头次不知该如何说。

    雷贝壳主动为其解脱尴尬,道:“老板不说话,就是同意喽,放心,我的厨艺绝对值月薪!”

    女老板拿得起放得下,道:“刚才对不起,”又静气道:“若是大厨,需试用。当然安全助理的职位随时有,不必试用。”她非常感恩,也很有原则,对超级打手化身大厨,很有疑虑。

    “没问题,等你尝了我的手艺,就知道赚了。”

    女老板听得出话里透出的无比自信,好奇地问道:“你最擅长什么?”

    “汤,做汤,”雷贝壳道:“我有独创的手艺,到时候别忘了加钱。”

    女老板干脆地道:“没问题,”又伸出手,道:“欢迎加入,合作愉快!”

    雷贝壳轻握yù葱小手,道:“合作愉快,”又自我介绍道:“雷贝壳,在外多年,今天才回来。”

    女老板自我介绍道:“艾姬,艾草的艾,虞姬的姬。”

    雷贝壳心下恍然,艾家店爱家店,谐音多意,取得真不错。

    艾姬又问道:“有地方去吗?”

    雷贝壳道:“本就孤身一人,四海为家,”又问道:“店里晚上有人看吗?”

    艾姬立刻领会,道:“没人,你若能留下就太好了。”又道:“楼上有一个单人间是我休息的地方,你可以住。”

    “谢谢,恭敬不如从命。”

    “跟我来吧。”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