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六章 非凡体验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这时,艾姬换好鞋,转身往沙发前边的柜子去取茶具,恰与钟慧珺遇上,就见小魔女似被绊一下,身子踉跄yù倒。&笔趣阁

    wWw。biquke。COM艾姬来不及思索,本能接住。钟慧珺人没摔倒,但手中小半桶冰jī凌哗的全倒在艾姬的xiōng部,一部分被挡在衣外,还有一部分直接漏进深深的沟渠。如此直接的透心凉把女老板冰的哆嗦,良久方来得及斥道:“臭丫头,小心点,摔着怎么办。”

    “对不起,妈妈,”钟慧珺满脸关心地道:“没冰着吧。”

    艾姬皱眉地捏起裙子上沿,免得雪上加霜,嘴里道:“我去换衣服。”

    钟慧珺立刻道:“别换了,直接去洗吧。”

    雷贝壳也chā话道:“没关系,去洗吧,我先坐一会。”

    艾姬被冰的难受,又明白冰jī凌很甜很黏,不洗不行,便不再矫情,取了睡袍,道:“小爱一会陪雷师父坐坐,我马上就好。”

    “快去吧,妈妈,别冰坏了。”钟慧珺待艾姬消失在浴室,顿时忘记母亲让她换衣服后再出来陪的意思,窜到雷贝壳身边,亲热地低声叫道:“大叔!”

    雷贝壳凑到她耳边,低语道:“臭丫头,故意的吧。”适才钟慧珺行动隐秘,却瞒不过他这个旁观者,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钟慧珺得意一笑,乖巧地道:“我是给你制造观看美人出浴的机会,夸奖我吧。”

    “小魔女,哪有这样作nòng妈妈的。”

    “不这样,大叔就不是我一个人的。”钟慧珺说着伸出双臂,求拥抱。

    雷贝壳听出话里爱意,对小魔女为与他独处,不惜牺牲老妈很是感动,俯身直接wěn上那两片樱chún。舌尖互尝,津液交流中,小魔女干脆趁势跃到雷贝壳身上,两tuǐ盘住他的腰。雷贝壳粗糙的怪手顺着那光滑的大tuǐ前进,直接抱住两掰tǐng翘的屁股。

    女老板的估计没错,女儿下面寸物皆无。雷贝壳从下面捞了一把光洁之地,刺jī的小魔女挣脱大嘴,妩媚地瞪了爱郎一眼,道:“大叔太厉害了,人家到现在还没好呢,所以没去找你。”

    雷贝壳对她误会上门的原因,故意不语。

    钟慧珺接着小声地道:“人家那里还痛,怕去了忍不住嘛。”

    雷贝壳听到这番小心翼翼的解释,心怀大慰:小魔女果然入毂,遂道:“此事饶你,”又道:“上次瞒着我怎么算!”

    “大叔!”钟慧珺无视自己的娇喊令雷贝壳yù火滋生,恶狠狠地道:“我都便宜你啦,要不是你救了我妈,我早就半路开溜,哪会让你毁掉人家的清白。”说话间又展示无限幽怨,令人不忍呵责。

    雷贝壳抵挡不住,道:“好好好,你有理。”

    “大叔,”钟慧珺面目一转,郑重地道:“你要保护好我妈,不然我就告诉她你强jiān我。”

    “放心吧。”雷贝壳感受到魔女的真意,清楚艾姬对她的重要。

    事实上,钟慧珺当初轻易献身完全是雷贝壳运气好。小魔女踢走旧男友后,确实怒气冲冲的准备随便找个中意男人解决掉第一次。不过怒气发过,又迟疑。直到在爱家店听过雷贝壳的讲述,才真正下决定。对一天之内主动救下她和母亲的男人,有什么不放心的。尤其是救母亲时,甚至不知道所救为谁,更谈不上贪图老娘的美貌。就算没救过她,为酬谢救母,送出本就不想珍藏的第一次也能接受。

    当然,之后的缠绵只能说是雷贝壳在chuáng上的表现征服钟慧珺,令小魔女不舍得放弃到手的大宝贝,只能改变一次就不联系的想法。毕竟去酒吧的不仅有泡女人的,更有泡男人的。钟慧珺觉得泡上的男人质优价廉,完全够资格珍藏。能一天解她家两次灾,算是母女俩的福星,该抓住不放手。

    钟慧珺打心里高兴地道:“我就知道大叔最好啦。”

    “要求我答应,”雷贝壳故意拉长声音道:“接着呢?”

    钟慧珺被sèsè的眼神瞧的心慌,心中清楚雷贝壳的意思,却忧惧身体能不能享受。

    雷贝壳明白小魔女恐怕真不行,对一个破瓜之夜无比疯狂的女孩,两天难以恢复完全。同时地点也不允许。他轻按小美人的樱chún,笑道:“办法有很多哦。”

    钟慧珺对此方面早有涉猎,顿时领会,妩媚一笑,拉着雷贝壳,让他坐到沙发上,自己蹲了下去。如此从浴室出来,除雷贝壳的大脑袋,什么都看不见。雷贝壳不及夸赞,就被温热湿滑的所在勾去魂魄。

    ……

    有客等待,艾姬的行动很快。地方不一样,雷贝壳的行动很慢。小魔女很努力,可是máo病出不来。水声很快停下,雷贝壳紧张起来。憋着的感觉不爽,一定要解决。主动权随之易手,小红嘴只能被动地接受欺负。

    啪嗒一声,门开声响。雷贝壳再承受不了刺jī。没办法,母亲就在身后,自己却在欺凌女儿,实在让人兴奋的难以遏制。巨大的压力面前,以雷贝壳之强也承受不住,唯有爆发。

    脚步声吧啦接着吧啦,家伙随之一抖一吐,两者形成异样的共鸣。勉强吐净,拖鞋触地的声音开始靠近。雷贝壳迅速关门,翘起二郎tuǐ做无事样。钟慧珺不及咽下,确认睡裙未zǒu光后便鼓着嘴站起,做找东西状。

    艾姬擦着头,不满地道:“又吃什么呢,还不去换衣服。”

    满满一嘴的东西,甚至容纳不下,不得不兜起嘴含着。勉强吞下,大口咽时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直听的雷贝壳浑身舒爽。钟慧珺好不容易掉消灭犯罪证据,再无可惧,理直气壮地道:“适才大叔一人待着,我出来找东西,顺便喝点牛nǎi。”

    艾姬不疑有他,虽对女儿的衣着不满,但对家居的小姑娘有点暴lù,并未太重视。转而注意到女儿的嘴角流出一滴rǔ白sè牛nǎi,遂用手指抹去,爱怜地道:“小口的喝,淑女点。”说完顺手tiǎntiǎn手指,诧异地道:“牛nǎi怎么有点咸?”

    jiān夫yínfù完全没预料到此,齐齐恶寒。钟慧珺被荒诞一幕震住,脑袋转不过圈。雷贝壳适时接道:“是汗吧,有点热,我都出汗了。”

    艾姬洗过的感觉正好对上此解释,又见雷贝壳确实出汗,遂道:“哦,有可能,今天洗的热,待会空调开大点。”

    钟慧珺大松口气,再不敢待下去,叫道:“我去睡觉啦。”接着跑进卧室。直到趴到chuáng上,心还扑通扑通的跳。刚刚真是怪诞,老妈居然吃了她搞出的那东东,再无话说。

    雷贝壳有迅速调整状态的本事,以前执行任务时更夸张的身体和状态转换都有过。他道:“无所谓,大点你们可能受不了。”

    艾姬没有坚持,转而取出茶具。雷贝壳此时有心观察浴后美人。她的浴袍很大,把身体悟得很严实,连伟岸的xiōng部也只lù出高鼓的轮廓。良家人妻越在看中的人面前越是在意自身,仿佛如此能证明自己的洁身自好。不过因热水的关系,娇yàn的皮肤白里透红,平添无数yòuhuò,也算养眼美景。

    雷贝壳适才有过那种过山车的刺jī,现在轻松稳定心,仅单纯的欣赏。

    艾姬感觉到目光的纯净,知道这次没把不该来的人引入家门,很满意自个的眼光。心中大慰下,心随意转,茶艺展现的格外完美。

    雷贝壳不吝赞叹后,静心品茶。客厅陷入沉寂,不同于无人的死静,这是令人享受的空灵之境。茶香在周围四溢,人的心变得无比安然。心神一天的劳累在此中烟消云散。如此美事,话语都嫌破坏。

    整晚两人很少交谈,但交流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关系无声中进了一大步。这是心灵的相知带来自然而然的改变,完全水到渠成,没有一丝斧凿痕迹。这不是爱,仅是单纯的友情,但未来会发酵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雷贝壳没有盘桓太久,喝过三道茶后,适时告辞。既尽兴,又留有余味。

    艾姬没看到不该看的,更不知对方跟来的主要目的是女儿,是以也很满意这一晚。喝茶没什么,但见微知著。多交流一段日子,就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雷贝壳惬意地下楼。今天收获不错。玩了次惊险,泄了火,还品到心的宁静。小魔女的家是好地方,以后得常来。倒是三狮堂的麻烦解决的太快,缺个天天护送的理由。不过做人不能太贪心,霸占着女儿,不能再想她妈,还是偶尔来喝喝茶,那就很不错。不管女老板的心思,他做出眼前最合适的选择。

    有人高兴就有人不爽。站在对立面的又是负责三狮堂遇刺案的重案队队长叶浩伦。凶手很狡猾,似知道躲避公共摄像头,lù面极少,辨认很久方找到人,拿到勉强清晰的侧脸图像。幸而从技术上足够比对,在前科记录搜,查无此人。如此要么未被抓过,要么脸是假的。对职业高手,易容的可能更大。这样此路不通,案子走入死胡同。

    此时是否追到真凶在官面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叶队长不想认输。他召集部下,从头开始模拟案发时间事件流。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